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赤刃

第二百三十八章 蓝风情

    肖泽眉头一蹙,小龙的反应让他感觉到一阵恶寒,难道它真的有生命吗,怎么会表现出痛苦的模样,不过,想来也还应该啊,它只是由仙液所化的,不可能有生命。

    被斩掉一截尾巴的小龙渐渐的又生出了一条龙尾,不过再次长出尾巴的小龙,体积上却缩小了一圈,而那截断掉了的龙尾则化成了点点水滴,被肖泽托在掌心中。

    肖泽不可能直接拿着这点仙液让蓝衣女子疗伤,他必须要掩饰一番,先在林子中找了一些普通的草药,磨碎后又将仙液参合到了普通的草药中,因为仙液太少,只有一滴的三分之一,为了将与草药均匀的搅拌在一起,肖泽又弄来了几滴山泉水,将其稀释了一番。

    将包好了的药膏拖到了面来,肖泽露出一个笑容,而后拨起了长枪,向蓝衣女子所在的那个山洞内跑去。

    进入山洞,蓝衣女子早就等待多时,虽然因为中毒较深,此刻她身不能动,但是目光却一直盯着洞口,见肖泽回来,那无波的容颜顿时露出一抹浅笑,荡漾人心。

    “灵药可曾寻到?”蓝衣女子开口,神色恬静,尽管容颜被毁,但是此刻依旧显得镇定而从容,悦耳的声音仿佛如同世间最优美的音符,动听之极。

    肖泽微微一愕,旋即道:“运气还算不错,找到了一些!我已经将它们磨碎了,你将其敷在伤口处,先看看药效如何。”

    说着。肖泽将那已经磨碎了,并且掺有腾仙池仙液的草药递了过去。说实在的,他也不知道这东西对蓝衣女子脸上的伤有没有用,毕竟那药只是普通的山药而已,想要将治好她脸上的伤,还得靠掺杂在里面的腾仙池仙液。

    尽管蓝衣女子已经再次将面纱遮在了脸上,肖此刻无法看清她的表情,但是在接过了他手中的药时,肖泽还是感觉到了一丝紧张,一闪而过。

    原本。蓝衣女子因为中毒太深。身体无法动弹,但是她毕竟是修炼者,且实力强大,经过这大半日的休养。已经可以稍微行动了一些。所以后来她又将。面纱遮盖了起来。

    对于蓝衣女子这种如仙般的女子来说,为了保持自身的神秘与圣洁,自然不会随便在世人面前露出容颜。特别是现在容貌出了问题,就更不愿意将面容展露了,像这种女子,是不能容忍自身出现污点的。

    望着手中的药渣,蓝衣女子尽管再沉稳,此刻情绪上也出现了一些波动,忽然,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美目盼兮,看向坐在一旁的肖泽。

    突然被这么盯住,肖泽感觉到一抹惊疑,不过他很快就明白蓝衣女子为何这么盯着他了,望着那顾盼传神的双眸,肖泽很自觉的将头扭了过去。

    蓝衣女子嘴角荡漾起一抹浅笑,这才轻轻解开了面纱,她的动作很轻,一举一动都带着仙灵之气,仿佛不属于尘世间。将药渣涂到了脸上,蓝衣女子又用一块纱布将伤口包女,这才再次遮上了面纱。

    下一刻,蓝衣女子身体突然一颤,紧接着双目之中闪过一抹震惊,她才刚刚将药渣涂抹到伤口上,就感受到了伤口处发生了强烈反应,那被涂抹上了药渣的伤口,此刻传来来火辣辣的感觉,然后又传来一丝清凉,紧接着又有一种麻痒的感觉传出。

    蓝衣女子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伤口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愈合,脸部的血肉正在滋生,那少年给他用的是什么药,效力怎么这行惊人,他如此的年轻,在药之一道上怎么会有如此深的造诣,蓝衣女子头一次为一个同龄的少年赞叹了一番。

    不过,蓝衣女子的心恩非常深沉,那抹惊色只是一闪而过,坐在一旁的肖泽并没有发现,眼角偷偷的瞄向蓝衣女子,肖泽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丝表情变化,好以此来判断那腾仙池仙液的功效,可是他失望了,蓝衣女子双眸无波无澜,根本让人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你可以把头转过来了!”

    就在肖泽愣神之迹,一道悦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缓缓的转过了头,看见蓝衣女子已经将药液全部涂抹在了伤口之上,并且脸上再次遮上了轻纱。

    此刻,因为体内毒素刚刚排出不久,蓝衣女子坐在那里,虽然看起来还有一丝病态,但那神态已经恢复了一丝高贵而出尘的气息,整个人精神也好了起来。

    肖泽心中充满了疑问,不知道那仙液到底如何,但是他又不能直接向蓝衣女子询问,只能旁敲侧击的道:“敷上药后感觉怎么样?。”

    “感觉还好,此次还待多谢兄台救命之恩!”望着转过头来的肖泽,蓝衣女子忽然对肖泽展然一笑,尽管如今的她脸庞上有些瑕疵,但是那已经被一张轻纱暂时遮掩了起来,若不考虑到这一点,那一笑还是堪称风华绝代。

    肖泽感觉如沐春风,心神一阵荡然,他的心很不争气的加速跳了起来,他感觉脸上一阵发热,然后速度的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

    当初在北极上青宗时,肖泽被冠以废物的名号,所以北极上青宗中与肖泽同代的弟子从来不与肖泽来往,男弟子中也就只有一个颜风,与他关系稍好一些,女弟子更没有一个。

    一直以来,肖泽都比较孤单,与女子的近距离接触也只有当初他的表妹楚钰銏,那个是他的亲人,所以相处起来并没有其他异样的感觉。可是如今再次与另一个陌生女子近距离接触,并且还是一个艳冠群芳的女子,这让肖泽心中有些不知所措,稚嫩的脸庞也渐渐泛红了起来。

    “对了,冒昧的问一下,不知姑娘芳名?”肖泽偏过了头,蓝衣女子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至今他不知道对方叫什么,这总有些说不过去。

    “蓝风情!”美眸闪烁了一下,当真是风情万种,蓝衣女子露出一抹浅笑,令人如浴春风。

    “蓝风情!好名子。在下楚肖!”肖泽淡淡一笑道,他并没有说出真名,而是报出了一个假名,毕竟肖泽这个名字,自从几个月以前,玄灵峡谷一战,肖泽将上古天诛剑带走后,他的名字就传遍了修炼界,很多人都怀疑他必然知道天诛剑的踪迹。

    “兄台的药术如此高深,不知师承何处?”斜靠在山洞岩壁上的蓝风情打量了肖泽一翻,心还在为肖泽给他用的药而感到震惊,她想打探一下肖泽的来历,但是又怕太冒失,不过她很聪明,旁敲侧击的询问了一番。

    “在下只不过一届山野之人罢了,从小与家中长辈学了一些药术,并无师承!”当泽自然不可能与蓝风情说实话,否则那就是在告诉她自己的身份。

    蓝风情闻言点了点头,她自然不会相信肖泽的话,对方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不想透露身份罢了,她也没有必要非要问个究竟。

    或许是因为脸上的伤正在迅速的恢复中,蓝风情的心情似乎不错,这一次,她竟与肖泽说了不少话,这若是传到外界去,定然会引发一场巨大的轰动,圣洁的仙子竟与一个陌生男子交谈良久,若是被其他人知道,肯定会将肖泽嫉妒死了。

    不过,片刻的交谈让肖泽对蓝风情有了一些了解,这是一个如迷般的女子,她就像是一团雾,根本无法让人看透,总是面带微笑,但是却无形中又拉开了与人之间的距离,让人生出一种遥不可望,无法触及的感觉。

    “药之一道,搏大精深!要问天下之最,当数北极上青宗!”蓝风情面带微笑,语气轻幽,她似乎是在感叹,又像是意有所指,然后又望向肖泽,接着道:“兄台可愿进入北极上青宗学习更加高深的药术?若是愿意在下可以为其引见?”

    闻言,肖泽一愣,旋即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中摇了摇头。他出身于北极上青宗,同样的也与北极上青宗结下了不解之仇,杨溢冤死,而对方为了宗门利益却将凶手包庇了起来,这使得肖泽迟早有一天会与北极上青宗对上,等下次再踏入北极上青宗之际,便是与北极上青宗决裂之时,个中情况,就是任蓝风情想破头也不会明白。

    “去北极上青宗吗?我会去的,不过却不是现在。”听得北极上青宗这几个字,肖泽瞳孔微缩,对于北极上青宗,肖泽有着说不出的一种感觉,那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但是那里也是给他带来伤痛最大的地方,不过在说话时,肖泽掩饰的很好,蓝风情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反应。

    蓝风情嫣然一笑,倒也没有劝解,对于肖泽拒绝拜入北极上青宗,她也是一阵错愕,不过倒也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她又不是北极上青宗的子弟,对于肖泽是否愿意加入也不是太在意,当下只能带着莫名的味道,缓缓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