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赤刃

第二百三十七章 仙液为药

    没办法,谁让蓝衣女子在当初肖泽在驱毒时突然醒来呢,换作任何一个女子,即便知道对方的好意,再次面对也不可以心如止水。对此肖泽也无可奈何,只能若无其事的答应了一声。

    取出一个小瓷碗,肖泽从山洞内的水潭中取来了一些温泉水,缓缓的端到了过来。明白蓝衣女子对自己的戒心,肖泽倒也识趣,小心翼翼的将装有山泉的瓷碗放在了蓝衣女子的身边,然后再次退后了几步。

    见到肖泽退后,蓝衣女子才松了一口气,望着肖泽的目光也少了一分冷意,不过就在他准备伸手去端那碗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虚弱的比想象的还要历害,连一只手臂都抬不起来。肖泽坐在山洞角落的一块岩石上,双眸无辜的望着半天也没有移动一丝的蓝衣女子,可是他却并没有自讨没趣的主动上前帮忙。

    再次挣扎了一下,蓝衣女子只能长出了一口气,无奈的放弃了。偏过头,美眸中望着那坐在角落岩石上的肖泽,顿了顿后,才轻声道:“还要麻烦你帮我端一下。”

    “我?”听到蓝衣女子那悦耳的声音,肖泽眨了眨眼睛,然后慢腾腾的走上前来,目光再次扫过那张半毁的容颜,心中暗叹一声:“可惜了!”干咳了一声,肖泽端起了一旁的瓷碗,缓缓的向蓝衣女子那樱桃小嘴送去。

    然而,就在瓷碗刚刚触碰到蓝衣女子的嘴唇时,蓝衣女子突然神情一滞。紧接着像是看到了世间最可怕的事情,一双凤目陡睁,惊恐的大叫一声,撞翻了肖泽手中的瓷碗。

    猛然向后退了几步,望着那全身颤抖,畏缩成一团的蓝衣女子,肖泽微微一愣,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的拍了一下后脑勺道:“碗里的影子。”

    此刻的蓝衣女子早已失去了往日那遇事不惊的秉性,与昔日仙子的形象大相径庭。她恐惧的畏缩着身子。脑袋一片空白。嗡嗡作响,就连平时看来很温暖与美好的东西现在也变成了魔鬼,狞笑着望着她。恐惧、慌张、无措,就连面对那只拥有着房屋大小的头颅。水桶粗细的巨蟒时。都没有表现出这种情绪。

    蓝衣女子刚刚奉师门之命出世。就遭遇此挫,容貌已经毁,她日后将怎么行走于修炼界?更何况。以蓝衣女子的师门的生份和地位,也不能容忍她是一个丑鬼,以后将让她如何去面对自己的师门长辈,该如何去见自己的同门。

    她原本拥有着闭月羞花的容貌,被众多修士高捧为“仙子”,可而今容颜半毁,变的如同恶鬼般的模样,心中恐惧无比。

    不过,蓝衣女子只是短暂的失态,仅仅片子时间,她又再次镇定了下来,恢复了那种无波无澜的神态,这让肖泽一阵惊异,感叹此女果非常人。

    “我的脸怎么了?”蓝衣女子虽然恢复了常态,但是可以看出,她对自己此刻的样子依然无法释怀,她用手捂着右脸,将头扭了过去道。

    “那只巨蟒的毒液溅到了你的脸上,蛇毒灼伤了你的右腮。所以……”说到此处,肖泽略微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虽然他的右脸是因为被蛇毒灼伤所致,但是那伤口却是肖泽处理的,左腮上的血肉也都是肖泽削掉的,虽然当初的情况所逼,肖泽不得不这么做,但也保不准蓝衣女子因为心中的痛楚,而失去理智,将肖泽当成了发泄对象。

    听得肖泽这么一话后,蓝衣女子并没有对他发难,她用右手将右半边脸捂着,然后平静的道:“我中的毒是你驱除的,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在药之一道上竟有这般成就,我要你帮我治好脸上的伤。”

    肖泽微微一怔,没料到蓝衣女子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她看似与肖泽在相商,但是话语中却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味道,这肖泽听起来很不舒服。

    眉头一皱,肖泽并没有被蓝衣女子那无双的容颜所惑,道:“我是能够治好你脸上的伤,但是那需要一些灵药,我身上没有准备,我看你还是去别处寻找救治之法!”

    蓝衣女子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看着肖泽道:“不行,我还有要事要办,现在没有时间了?”

    听闻此言,肖泽已经猜测出蓝衣女子所说的要事,如今距离古仙遗迹只剩下了不到四个月了,她肯定是要赶往北川,等待古仙遗迹的开启,当日在北陵城时,与她一起的还有几名老妪和年轻女子,只是不知道她们此时为何与蓝衣女子分开了。

    肖泽撇了撇嘴,道:“那就没办法了,你不是有面纱嘛,先把脸给遮上不就行了,等事情办完后再寻治疗之法也不迟。”

    “你不懂?”蓝衣女子轻叹,心中有些焦急了起来,不过常日里养成的沉稳性格,使得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忽然,她又望向肖泽道:“这片山林如此之大,肯定孕育有不少灵药,你可以帮我去寻!”

    肖泽眉头一皱,蓝衣女子这个要求很无理,对一个陌生人随意的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知道是天性使然,还是因为求治心切。

    此处山林纵横两千多里,按理说,是应该孕育有一些灵药,可是山林这么大,要找上一株,也不知道何其艰难,若是换作其他人,肯定早就因为痛惜那无双的容颜被毁,而主动为她去寻找灵药了,但是,肖泽却不在此列。

    似是也感觉到自己的要求有些不妥,蓝衣女子最后又补充道:“我不会让你白做的,会给你一些补偿的?”

    肖泽闻言,一阵错愕,不过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帮助蓝衣女子一次,他不是无情无意之人,对方曾经救过自己,现在她有难,肖泽自然不能做视不理,这并不是因为受蓝衣女子的美貌所迷惑,仅仅只是单纯的偿还一份情罢了。

    提起了插在了地上的长枪后,肖泽望着蓝衣女子,没有气的道:“补偿就不必了,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以治疗你脸伤的灵药。”

    蓝衣女子闻言,嘴角顿时露出一抹浅笑,若是单从侧面看,那股风情真的可以融化万年冰川,肖泽不自觉得咽了一口唾沫,旋即甩了甩头,赶紧走出了山洞。

    山林中,肖泽紧皱着眉头,他正在为蓝衣女子寻找治疗脸伤的灵药,可是如今他在林子中轻了大半日,连一株灵药都没发现,林子太大了,杂草倒是遍地,普通的老药也有不少,可就是没有一株像样点的灵药。

    “这么大的林子让我上哪去寻找灵药啊!”走在丛林中,肖泽不停的抱怨着,他真得后悔答应蓝衣女子了,早就料到灵药不好寻,可也没想到,竟难寻到这般。

    “这找不到药,回去也不好交差啊!”肖泽走到一块大青石上,一屁股坐在了上面,此刻他满脸的愁容,就像是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般,嘴中不停的嘟囔着。

    突然,肖泽灵光一闪,他想起了一样东西,说不定能治好蓝衣女子脸上的伤,那是他自腾仙池中得到的八滴灵液,当初,肖泽经过腾仙池的洗筏后,可是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气海被治愈了,自身更是彻底的脱胎换骨。

    那腾仙池内的灵液绝非凡物,自身能幻化成生灵,比世间的任何灵药都要珍贵,得到那八滴灵液也有一段时间了,肖泽一直不知道它们的具体价值,此次借机,正好可以看看那腾仙池内的灵液,倒底逆天到何种程度。

    从怀中取出了装有化龙池灵液的玉瓶,肖泽将瓶塞拔了出来,只见得八液青色的液体,此刻正沉寂在瓶底,它们彼此泾渭分明,并没有相融到一起。

    小心翼翼的将一滴灵液从玉瓶中倒了出来,灵液在脱离玉瓶的那一刻,瞬间化成了一条迷你型小龙,它似乎有自己的灵智,被肖泽囚禁在玉瓶中这么久的时间,令它非常愤怒,张牙舞爪的对着肖泽咆哮了一番后,小龙竟转身就要飞逃而去。

    小龙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看得肖泽却一阵目瞪口呆,尽管早就看到过灵液化龙的样子,但是再次看到,肖泽依旧啧啧称奇,世界之大,真是千奇百怪,竟能孕育出这种东西。

    小龙一出玉瓶就要飞逃,然而肖泽早有准备,大手一挥,便将它抓在了手中,它似乎非常惊恐,疯狂的冲击着肖泽的掌心,想要逃出来,可是肖泽掌心暴发出一道光芒,硬生生的将其禁锢了下来。

    望着掌心那由灵液化成的小龙肖泽微微一笑,他要试探一下这灵液的效果,但怕它真的太逆天,一次性就治好了蓝衣女子的伤,那样会引起蓝衣女子的猜疑,毕竟她脸上被毒液炙伤的面积很大,就算是药圣来了,也起码要等上几天。

    掌心之上,突然光芒大盛,肖泽运转体内真气,将小龙的龙尾一下子震掉了一截,那截龙尾并不大,约莫着相当于小龙整个身体的三分之一,龙尾被震裂的那一刻,小龙竟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仿佛非常痛苦一般。(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