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赤刃

第二百零四章 新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肖泽悠然醒转,但是他却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包裹住了,双眼都被一层青色的薄片遮住,什么也看不见,肖泽心中升起了一丝惊慌,他猛一用力,青色的大茧顿时被轻易的撕开了一道裂缝。

    “扑通”

    青色的大茧原本是被玉池中伸出的奇异藤蔓,拖举到了青色水液之上,但是大茧被肖泽撕破后,他再次从茧中落入了青色水液中,不过,这一次玉池中的青色水液并没有排斥肖泽,身处玉池之中,也没有发生什么异象。

    玉池的青色水液并不是太深,只齐肖泽的腰部,他擦了擦脸上的水滴,感觉到郁闷无比,怎么一醒来就成了落汤鸡,目光望向头顶上方,这时他才发现,在那玉池的正上方有着一青色的茧状物,而他刚刚似乎就是被这个青色的茧状物包裹住了身躯,在不明处境的情况下,撕破了那个大茧,刚好落入了这个玉池中。

    肖泽惊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又是为何被那个大茧包裹住的,此刻他发现,自己与御魂宗的绝世高手大战,留下的伤已经全好了,不知是什么原因。他迈开脚步,走到了池边,爬上了岸,这时才开始仔细的打量起这个世界。

    这像是一个地底宫殿,四周的石壁刻满了岁月的痕迹,古迹斑驳,最先吸引肖泽目光的就是那墙壁上的夜明珠,因为它是整座地底宫殿的光亮来源。整座宫殿每隔三五丈的距离,就会镶嵌一颗,这种装饰非常奢华。

    而且,以肖泽的阅历就能看出,那些夜明珠可不是世俗间流传的那种普通夜明珠,这种夜明珠要比普通的夜明珠还要明亮百倍,远远看去就像正午的小太阳一般,但是它又没有太阳光的那种灼烈,任何一颗若是放到外界,那绝对都会成为价值连成的宝物。世间难寻一枚。但是在这座地下宫殿内,却足有数百颗之多,而且只是用来当做普通的照明之物。

    肖泽缓缓的行走在这座地宫内,仔细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环境。这个地宫很大。单单这一间宫殿就有千丈之广。除此之外应该还有其他殿堂,宫殿的顶部是中空的,直通神山山顶。肖泽正是从这里掉进这座地宫的。

    建造地宫用的石板都是统一的一种,这种石板与普通石料打磨而成的石板相似,但是肖泽却感觉到它并非普通石板那么简单,但是要让他说有区别,他还真说不出来,只是有一种感觉,这座宫殿不简单,就算是一砖一瓦都不是凡物。

    肖泽举目四望,在宫殿的下方有着一面石壁,石壁上铭刻着大量的浮雕,那些浮雕千奇百怪,且透发着一股邪性,有无头的魔王,有断臂的战神,有失心的夜叉,总之,上面的篆刻的皆是一些有名的神魔,他们不是断了手臂,就是失去了头颅,亦可是被掏空了心脏,显得光怪陆离,诡异非常。

    肖泽不知道这座地下宫殿是何人所建,用来做什么,那石板上为什么要刻上这些浮雕,倒底有什么寓意,看不明白,所幸不再去理会,他顺着两侧的石壁看去。

    在那地宫的两侧,分别矗立四个古洞,洞口高约百丈,巍峨屹立,宏大的气息铺面而来,洞口与洞口之间,也有着一幅巨大的神魔浮雕,不过这些地方的浮雕,神魔图像要完整的多,目光望向洞口后的隧道,那里透发着黑暗的乌光,不知通向何处。

    身处洞口前,肖泽的心越来越惶闷,面对百丈高的洞口,他感觉自己非常的渺小,那洞口后的隧道漆黑一片,看不到后面有什么,但是一种森然的气息从那里传递了出来,仿佛那洞口后面,正有匍匐着一头远古巨魔,此刻正在狰狞的窥视着他,让他感觉到脊背只冒凉气。

    肖泽赶紧跨过了洞口,他不敢再继续停留在隧道前,那洞后的东西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吸引着他去探索,但是身处在这个陌生的环境,肖泽不敢乱闯,否则的话,说不定就会闯下弥天大谎。

    肖泽略微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从墙壁上取下了两颗夜明珠,左右双手各持一个,然后大步的向着其中一条隧道走去,他身处在这莫名的地宫中,想要出去肯定是要通过这隧道,但是隧道共有八个,到底哪一个是出口,肖泽不得而知,只能一一试探。

    然而,肖泽刚一走进洞,一股无法想象的强大威压,便澎湃而出,即便他全力抗衡,但是还是被冲击的翻飞了出去,再次回到了地宫中,几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最后他只能暂时放弃了尝试,继续打量着这片宫殿,希冀能够找到其他出口。

    肖泽缓缓的行走在宫殿内,空旷的地宫内只有嗒嗒的脚步声,显得幽森而恐怖,处在这种环境之下,难免让人心生慌闷,他不断走向地宫的上方,突然,眼前出现一座白玉祭坛,祭坛之上有一座白玉供台。

    吸引肖泽的并不非白玉供台,而是供台上的一把剑,此剑通体呈血红色,美得如同血钻一般,正是上古第一神兵——天诛神剑,此刻,它就插在供台上,乍一看之下,仿佛它就是供台上的供奉之物。

    地宫的面积很大,也很广,能有千丈方圆,起初肖泽并没有注意到这宫殿上方的祭坛和供台,也不知道上古天诉剑也来到了这里,并且插在了供台上,此刻突然看到这一幕,让他心中惊异。

    肖泽顺着供台和上古天诛剑后方看去,只见得在那供台后方,有一面巨大的石碑,几乎占据了整座地宫的一面墙壁,那石碑缺了一角,与上古天诛剑的材质很像,通体为血钻色,石碑上篆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但是肖泽却看不清上面写的时什么,那祭坛横陈在他与石碑的中间,似乎在透发着某种神秘的力量,遮挡了某些隐秘,让人无法窥得碑体上的信息。

    心中惊异,越是这样就越让肖泽感觉到惊奇,想要一窥那碑体上的文字,一步迈出,肖泽直接跨上了祭坛,想要走到石碑面前,将它看着仔细。

    就在这时,异变突然发生,肖泽踏上祭坛的那一刻,晶宝的祭坛突然绽放出一道强烈的光芒,一股磅礴到以想象的力量突然爆发而出,在整座地宫内浩浩荡荡。

    与此同时,地宫也开始动荡了起来,肖泽似乎触碰到了某种禁制,首先,是地宫中央的那方玉池,霞光万道,将玉池表面包裹了起来,然后是那周围墙壁上的神魔浮雕,也开始绽放出强光,上面的图像仿佛复活了一般,在这一刻,变得栩栩如生,似乎要从石壁中走出来一般。

    与此同时,地宫也跟着晃动了起来,隆隆之音不绝于耳,几面石门突然降落了下来,将两侧的八个洞口封了起来,肖泽惊骇,整座地宫只有这八个洞口才能离开这里,若是被石门封锁,他将会永远的困死在这里。

    可是,那石门轰轰而下,肖泽距离洞口还有一段距离,眼睁睁的看着,却根本就阻止不及,心中大急,可却无计可施,忽然,几道光芒似乎受到了惊吓,从肖泽的身上飞离了出去,想要冲进那地宫中央的玉池中。

    突然的变故令肖泽一怔,尽管心中还在因为洞口被封而懊恼,但是他的双手还是本能的抓向那几道光芒,强烈的光芒在肖泽的掌力绽方,肖泽右手向前一抓,一个巨大的气旋顿时在掌力凝聚,强大的吸扯力爆发,将那想要逃离的光团摄入了手中。

    这些动作都是下意识而为,肖泽根本没有想到,自己随手一抓,竟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气旋,他是修道者,修炼的乃是灵觉之力,怎么能够施展出修气士的手段?

    惊异之余,肖泽神识沉浸入自己的气海内,下一刻,当他再次睁开双目时,脸要露出一抹兴奋的笑容,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汽海内竟有一团真气在沉浮,并没有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散去,而且,这团真气还不弱,起码抵得上一般入阶高手的水准了。

    不但如此,肖泽发现他所修炼的玄黄秘力似乎也发生了某种蜕变,本来他的玄黄秘力早就已经修炼到了第二重,只因缺少一株龙血草,而迟迟无法修炼成第三重,但是就在肖泽刚刚检查自身时,发现玄黄秘力竟然也进入了第三重。

    不过,玄黄秘力意外进入了第三重肖泽还能接受,毕竟修炼第三重的淬体灵液早就已经收集齐全,并被他用了许多,剩余的只差一株龙血草而已,说不定因为某些因素就意外的迈过了那道坎,但是自己的气海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自己的气海的问题治痊愈了,自己在炼气一道上也入了阶?肖泽简直不敢相信,气海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他的爹娘曾为其寻来天下数之不尽的奇珍,都未能治愈,现在就这么好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