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赤刃

第六十二章 中毒

    姜子绫死里逃生,好半晌才从惊愕中醒转过来,当她看到柳辰飞与萧阮二人的目光都错愕的望向她的身后时,一阵惊疑,目光也顺着二人所看的方向扭头望去,只见一个玉莲台载着三道身影已经落在了她的面前。

    姜子绫眉头微微一皱,她认出了这三人,这正是在四海苑时曾经遇到过的三名女子其中那名蓝衣少女更是那天半夜,在她教训肖泽时出手阻挠过,望着三人飘然若仙的姿态,再看看自己此刻如此的狼狈,姜子绫心中的嫉火顿时燃烧了起来。

    那天在四海苑时,蓝衣少女祭出过一件兵器,那时姜子绫就怀疑她身怀一件神兵,再想起三人是脚踏玉莲台飞过来的,想必那件神兵便是那件玉莲台了。

    可是为什么蓝衣少女在祭出玉莲台后并没有遭到神兵的反噬,而她才一动用八荒镜就被震的元气大伤,同样是神兵,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距,想到这里姜子绫心里更不平衡了。

    虽然都为神兵,但是神兵之间也不有着诸多不同的,有的神兵威气很大,对神力相求也非常的高,普通的入阶高手都不得轻易动用,而有的神兵对使用者的要求就低了一些,只要能入阶,一般就能动用部分威力了,当然了,尽管是部分威力那也比一般的神兵宝刃威力要大的多,不然的话蓝衣少女的神兵也不可能这般轻易刺穿血蝠的头颅。

    其实八荒镜的威力还要在蓝衣少女的玉莲台之上,所以它对使用者神力的要求也比玉莲台高的多,因此姜子绫在灵觉之力不强在的情况下,强行催动八荒镜,遭到反噬是必须的。

    姜子绫之所以心里不平衡一是因为那种好强的性格,不能容忍别人比她优秀,而蓝衣少女与她相比,不论哪一方面都不比她差,这可是泛了她的“忌讳”,再加上蓝衣少女此刻飘然若仙,而自己却是狼狈不堪,两者相比之下,自己却落得了下风,以她的性格心里怎么能平衡。

    再加上姜子绫对神兵了解的少,不知道神兵之间也有这多么的差距,否则的话她的心里应该会平衡一些,可是现在的这种情况,这就让她产生了一种在修为上不如蓝衣少女的错觉的,本来应该是她比蓝衣少女强的一面,却让她以为是不足的一面了。

    其实姜子绫与蓝衣少女二人都算是千古少有的美人胚子,两人各有特色,是不好分谁更加美的,两者的美丽可以说是在伯仲之内,可是姜子绫此刻的心境落得了下乘,破坏了她的一些气质,也使得她在这种情况下与蓝衣少女相比稍稍输了半分。

    蓝衣少女与身边的两名双十年华的女子向姜子绫与柳辰飞、萧阮三人缓缓的走来,见到她们三人满身是血,皱头轻轻一皱,以她们的修为自然能够看得出,姜子绫三人都是入阶高手,三名入阶高手对付一只一阶妖兽竟落得如此惨状,不得不说……

    虽然心中对姜子绫三人的表现有些失望,但是那两名双十年华的女子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道:“几位想必乃是九天玄清观的弟子。”

    “正是!”尽管身体虚弱不堪,再加上姜子绫对待三人并不怎么待见,所以姜子绫并不想搭理三人,但是三人既然先开口了,事关师门的气度问题,她只能淡淡的回答道。

    至于几人怎么会知道她们是九天玄清观的弟子,这倒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刚刚她们三人与血蝠对决,飞剑激射,光芒乍现,任谁看了也知道几人乃是修道者,而九天玄清观又是天下修道者的圣地和唯一门派,天下间九成九的修道者都是出自九天玄清观,几人如此年轻又都是入阶高手,自然不会是什么散修了。

    “落花古圣地燕虹,旁边的这位是在下的师妹沈雪云以及小师妹蓝风情。”最左边的那名二八年华的女子微微一笑道。

    落花古圣地,难怪!姜子绫心中一惊。

    早在姜子绫发现几人年纪轻轻修为就不一般时,就怀疑她们的身份不一般,因为普通的势力是培养不出这等优秀的弟子的,后来发现几人竟身怀神兵,这就更加使她确信了心中的想法,然而,她万万没想的到是,这几人竟是落花古圣地的门人。

    落花古圣地,这可是一个古老的门派,门派内传随悠久,是东圣神州最古老的门派之一,低蕴可不比她们九天玄清观以及北宗上清宗这等大派差,在整个修炼界,那也是最顶尖的一个大门大派。

    此派与北极上青宗一样,门内弟子也都是以炼气士为主,不过,它与其他派不同,门内尽皆为女修,并且,落花古圣地的弟子很少行走于修炼界,但凡出世者必是人中龙凤,所以此派给修炼界中人的就印象那就是神秘、圣洁。

    望着突然出现的三名女子化解了姜子绫的危机,肖泽也是舒了一口气,不过此刻他只感觉到体虚乏力,头脑昏昏沉沉的,摇摇晃晃的勉强走到到姜子绫等人十几米处,终于坚持不住了,摔倒在地。

    此刻,若是旁人细心的观看就会发现,肖泽脖子上被血蝠的獠牙划破的伤口有此发黑,流血的血水已经不再是正常血液的那种鲜红,而且更要命的是,隐隐有一道黑气,仿佛正在蓄势,随时准备攻向他的心脉。

    “我这是怎么了?”躺在地上,肖泽迷迷糊糊的想着。忽然,他脑海中闪现过一幅画面,那是小永清爹娘被血蝠咬过后的场影,那时他的父亲就是全身抽搐,整个人都陷入了迷迷糊糊的状态,而且伤口开始发黑发青。

    “我中了蝠毒?”肖泽思索了片刻,终于明白了身体出现状况的原因所在。迷迷糊糊中,他摸索出了一个玉瓶。

    小玉瓶有三寸多高,瓶口被塞子塞住了,趁着自己还能保持一丝清明的情况下,肖泽颤抖着双手将塞子连忙拔掉,一股浓郁的药香迅速的从玉瓶中冲出,那精纯的香气使得远处的姜子绫与蓝衣少女等人都是一阵惊疑,投来了诧异的目光。

    颤抖着握着玉瓶,肖泽就要将瓶口对着嘴中倒去,然而,他才刚刚举起玉瓶时,一只大手却突然从旁边伸过了过,一把将玉瓶夺了过去,“你这个废物,刚刚这么危险你却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现在妖兽被杀了你倒好,搞的跟你出了多大力,受了多大伤似的。”

    夺走肖泽玉瓶的正是萧阮,他并没有注意到肖泽的异常,还以为肖泽只是因为受了点惊吓,拿出这种极品丹药也只是为了“压压惊”,在他看来,这个“爆发户”简直是暴餮天物!

    本来萧阮对肖泽就有偏见,再加上刚刚姜子绫陷入危难之际,肖泽竟只在一旁“看着”,这让他对肖泽的态度更差了。一把夺过小玉瓶后,萧阮缓缓的走到了姜子绫与柳辰飞的面前,从中倒出了两粒丹药分给了二人一人一颗。

    姜子绫和柳辰飞二人与萧阮一样,对肖泽的偏见极大,虽然明知道以肖泽的实力,就算刚刚从旁边出手了,也不会对一只临死反扑的妖兽有多大的影响,但是她们心里就是不能平静,所以当萧阮递过来从肖泽手中夺过来的丹药时,二人也没有丝毫客气,直接吞入了口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