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赤刃

第十九章 屈辱

    “老伯!”肖泽惊呼一声,迅速的跑到了裴重远的身边,搀扶住了他的手臂。

    两人的修为跟本不是在一层次,任凭裴重远倾尽手段也没有撼动李恪分毫,两人短暂的过招,可以说李恪的完胜,他望着裴重远,双目闪现一丝阴寒,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唰……”“唰……”“唰……”

    光芒闪现,不远处的道场上分别飞来数道虹芒,降落在了裴重远二人交战的道场之上。围观的人除了红衣少女等少数几人外,余者顿时后退,来人绝对是高手,可以御器飞行,这至少代表着已经步入了先天灵觉第一层的实力甚至更高。

    “发生了什么事?”

    数道虹芒落下,显现出七道身影,七道身影年龄都在六十岁左右,虽然看起来不像九玄天清观主那种仙风道骨,但是每一个人也都流露出一股仙道气息,这是修道者长年修道自然而然所形成的一种气息。

    这七人都是在负责传授这底层底阶弟子道术的传道者,他们就如同裴重远一样,年岁大了在道术上也难有所精进了,再上加修为不太高深,故而被派遣来引领新晋子弟入门。这七人与裴重远所负责的那座道场离的很近,所以刚刚两人交手时所产生的能量流,也立刻吸引这几人的注意,于是便纷纷御器前来,察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李师兄,裴师兄这是怎么回事?”眉头微蹙的扫了扫四周,一名老者满脸诧异的道。

    裴重远此刻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在肖泽的搀扶下缓缓的站了起来,而李恪则一脸阴冷的望着裴重远,其实就算是傻子看到这种情况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刚此处所产生的能量明显是这二人交手所造成的,老者之所以这么问,是不明白二人为何会在此处动手。

    “裴重远倚老卖老,仗着活的久点就以大欺小,欺负我孙子,我这个做爷爷的为他讨下公道有什么不对吗?”李恪斜瞟了七名老者一眼,淡淡的道。

    对于这七名老者,李恪其实内心里是非常看不起的,虽然他与这几人年岁差不多,可是他的道术要比几人高深的多,而且直到现在他在九玄天清观还有一些实权,不像裴重远和这几名老者,虽然挂着传道者的名号,其实也只是做着引导新入门子弟而已。

    “李恪,你少要颠倒黑白,事实怎样你不清楚吗?我裴重远虽然修为底下,而且年纪大了,也早该退隐了,可是至少来说我也是你那孙子的师长,他今天竟然公然对我不敬,难道还不准他受到责罚吗?”裴重远愤怒无比,可是却拿李恪爷孙没有丝这办法。

    简短的对话,也让得赶来的七名老者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几名老者心中也不禁又惊又怒。

    李恪淡淡扫了裴重远一眼,道:“虽然我孙儿有错在先,可是你也不能下如此重的手,他才多大?”

    “话不能这么说,李师兄,虽然我等修为不高,年岁也大了,只能帮帮观主引导了下新入门子弟,可是我等在九玄天清观修也有数十年了,按辈份你孙儿叫我们这些人一声师叔也不为过,而他公然对师长不敬,理应受到责罚,你怎能袒护?”

    后来赶来的七名老者与裴重远的情况一样,都是修为不高,而后年岁大了被安排到了这里做一些门内琐事,虽然平时这些人表面上并不在乎什么,可是这种被遗弃的感觉还是不好受的,所以这些人都可谓同命相连,听得李恪这种话,当下就有一名老者站了出来,有些不服气了沉声道。

    “袒护?哼!我孙儿如今年才刚刚十五岁,就已经迈进了先天灵觉第一层,他的表现足以位列观内重点培养的潜力弟子了,就算要受到责罚也不是那裴重远有资格责罚的。”李恪冷声道。

    几名老者眉头微皱,李恪说的也确实有理,裴重远与他们几人也都一样,属于观内退隐的老辈子弟,如今在观内虽为传道者,但已无实权。像他们这样的修为又底,年纪又大了的老辈子弟其实对九玄天清观已无大用了,之所以还让他们这最底层的道场任教,这也算是九玄天清观对他们这些老弟子资源的合理利用,观内的事情即便是以前他们也没有多少能插得上手的,更不用谈现在了。

    不过,人上了年纪脾气就会变的古怪,特别是像一些修炼界中的人,有着一定修为的修炼者,他们一旦年纪大了脾气就会变的更加倔,就比如说眼前的这几名老者,虽然他们年岁都大了,九玄天清观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也将他们这类人孤立了出去,可越是这样,这些老人就越不服气,越要插上一脚,这或许就是老人的通病——不服老!

    “不错,我们都老了,观内的事也没有我们什么事了,所以我们也没权利处罚你孙儿,但是你对裴师兄出手,还将他伤成这个样子,这又怎么说?”裴重远与几名老者在九玄天清观的待遇是一样的,属于一个团体的子弟,所以遇到事情这些人自然会偏向于裴重远。

    “我说你们几个老东西有完没完,当我李恪是什么人,我心情好才会陪你们说上几名,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李恪终于有些不耐烦了,撇了几眼裴重远和另外七名老者后冷冷的道。

    “你……”

    几名老者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可是面对李恪的强势他们也无力反驳。

    “你什么你,几个整天吃闲饭的老家伙还学人家管闲事。麻烦以后管闲事之前先认清自己的身份。”李恪不屑的瞟了一眼裴重远等人,旋即转过头来,对着李文辉又道:“乖孙,我们走!”

    “吃闲饭?”

    这些老弟子平时被九玄天清观就有些孤立,不过年岁大了,也懒得计较了,但是他们每个人可都不曾服老,都想向九玄天清观证明自己还有用,可是他们年纪真的大了,有那余心没有余力了,而李恪的这翻话算是彻底的触碰到了几名老者的软肋。

    “吃闲饭?我等竟真的落得个混饭吃的下场?”

    “我等虽然年迈,可好歹也都是入阶高手,他李恪凭什么说我们吃闲饭。”

    “他李恪年纪不也与我等相仿吗?为什么他还能在观内传道者?就是因为他修为比我等高上两个境界?”

    不服气,真的不服气!李恪的话也算是彻底的激起众人的压在心底的那份憋屈的情绪,当下每个老者的脸庞都阴沉了下来。

    “慢着!”一名老者快速的来到了李恪爷孙俩的面前,挡住了李恪的去路。

    “滚开!”眉头微蹙,老者的举动让李恪有些动怒,他道袍一挥,一把三尺长的飞剑迎风暴涨,瞬间变得长达一丈多长,旋即,飞剑绽放出一道耀眼的光华,然后飞速的向挡在前方的老者斩去。

    感受到长剑所带来的威势,老者也是脸色大变,他拦住李恪也只是为了找他理论,并没有动手的意思,然而还不待他说话,李恪却先动手了,这让老者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他也清楚,即便自己是在有准备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是李恪的对手,于是一股精纯的灵觉之力便作用在了他的道兵之上,借助着道兵之力飞速的闪退。

    “李恪,你什么意思?”

    刚刚所祭出的一剑也只是为了逼退老者罢了,并没有真的打算取其性命,所以老者在闪到一旁后,李恪便收起了飞剑,而被逼退到一旁的老者脸色则难看之极。

    没想到李恪说动手就动手,裴重远以及在场的几名老者也者是有些微怒,那种毫无顾忌,分明就没把他们这几人放在心中,这已经不是动手不动手的事了,这分明就是一种蔑视。

    “敢挡老夫的路,找死吗?”李恪阴沉着脸,声音冷冽无比,让周围的人如坠冰窖。

    几位老者面色难看之极,他们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虽然他们修为不及李恪,可是他们加上裴重远可足足有八人,这李恪也太嚣张,气的所有人恨不得与其大战一场,然而,对于几名老者的愤怒,李恪却表现的不屑一顾,袖袍一甩,转身竟要离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