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大明望族

481.第480章 抽丝剥茧(一)

    第480章 抽丝剥茧(一)

    心中既怀疑,沈海面上难免显了出来,担心沈理故意为了保沈琦,故意将沈琦与沈珺、沈玲绑在一块说儿。

    “没证据还能造证据,不过是一张口供、一个手印的事,海大伯就能保证赵显忠不会借题发挥,由沈琦的事攀扯到沈珺、沈玲身上?”沈理冷哼道。

    自打倭寇进城,至今已经四十多天,沈海五次三番托人往衙门说项,可赵知府都是见也不见,丝毫没有通融余地。沈海本就心里没底,听了沈理的话,再看看依旧叩首的沈全,起身跺脚,接了沈全手中银票,道:“我这就出去打听!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不信银子砸下去,砸不出一句准话来!”

    就算之前看不惯沈海的庸碌没担当,可真见他应了,沈全亦是真心感激。

    沈海担心儿子安危,顾不得其他,急匆匆去了。沈全因要等消息,没有急着回去,随沈理、沈瑞一起往客房。

    眼见沈全额头渗血,沈瑞叹了一口气,吩咐人拿了药膏,给沈全涂抹上。

    沈全闭上眼睛,满心悔恨,要不是自己生了争强好胜之心,留在京城备考的本当是二哥,而不是自己。那样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祸事?不过就算自己有错,最可恨的还是背后设计此事之人。到底要沈家有何血海深仇,竟然是要给沈家背一个十恶不赦的罪名。

    沈琦凶多吉少,如今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是空的,可沈瑞还是开口道:“不管海大伯打听什么消息回来,三哥都不要冲动,外头还有琦二嫂子与侄子们等着三哥去搭救。

    沈全睁开眼睛,里面怒意翻滚,咬牙切齿道:“瑞二弟放心,都到了这个时候,我不会糊涂,也不敢糊涂。虽不知到底是哪个构陷二哥,可既是设局,就不会天衣无缝,总能寻到蛛丝马迹,总不会白让二哥白受了这牢狱之灾!”

    沈琦这里也不单单是自身罪名的问题,如今琦二奶奶被绑架已经不是秘密。世人最重贞洁,一个年轻妇人,流落匪手一个多月,就算侥幸不死,世人亦是难容,就算不去赴死,也只有在庵堂终老的份儿。本是恩恩爱爱结发夫妻,如今不是死别,就要生离,眼看家不成家。两个黄口小儿,一个才启蒙,一个在襁褓中,还不知绑匪有没有耐心留到现在。有幸找回还罢,找不回的话骨肉离散,又是人伦悲剧。

    兵匪假扮倭寇,只是老太爷一辈子的见识识别,并无实证;可沈琦即便脱离牢狱之灾,也是家破人亡的局面,沈瑞叹气,不再说什么。

    *

    南城杏花胡同,一处不起眼的小宅子,沈海从后门悄悄进入。这里早年本是沈家产业,早年沈海与发小韩老爷打赌输入,就将此处送了韩老爷。

    韩老爷就是沈海口中的“世交”,如今在府衙为吏,打理六房之中的工房。韩老爷收了宅子,并没有公之于众,早年曾在这里养过外宅,后来外宅死于产关,这处就空了几年,偶尔做朋友宴引之地。如今沈家为百姓关注,多少人盯着沈家,沈海不好在沈家铺子里见人,就打发人往衙门传话给韩老爷,自己跑到这处隐秘宅子等着。

    府衙是铁打的小吏,流水的官员,因此除非主官升堂的正日子,其他时候不过是点卯,并不需要熬到晚上,因此沈海没有等多久,不过半个时辰的时候,韩老爷就匆匆赶来。

    “听说大沈状元回来了,海大哥这回也该放宽心。”韩老爷带着几分热络道。

    原本松江官民尊称沈理为“状元公”,可自沈瑾今年也中了状元,大家说起来,就有了“大沈状元”与“小沈状元”之分,话里话外都是与有荣焉。

    韩老爷不过五十来许,自诩年富力强,为吏多年,家底不能说十分富足,可也良田数百亩,足够子孙吃喝,唯一执念就是想要当官,从年轻至今,半辈子过来还没有死了当官的心思。因此,不管这次赵知府作甚吃了药似的咬住沈家不放,韩老爷都没有与沈海绝交的意思,不过是明面上走动少了,私下依旧亲亲热热,称兄道弟,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自己能借了沈家的光,谋个正经八百的官儿当当。

    沈海心中急切,顾不得寒暄,直接问道:“韩老弟,你给一句痛快话,沈琦是真的在死监中,还是已经没了?”

    这话问的没头没脑,却是让韩老爷变了脸色,不敢直视,转过头敷衍道:“海大哥怎么想起问这个?没审没判呢,不在监中又在何处?”

    两人往来半辈子,沈海已是察觉不好,寒着脸道:“不管赵显忠说了什么,这松江府还轮不到他一手遮天。你也莫要再推说刑房主吏是赵显忠心腹之类的话,监狱的消息由赵显忠一时能封口,可这人到底是生是死,能瞒住一时,却瞒不住一世去,总有开堂审案那日,到了那时,这人是生是死自有了分说!”

    眼见沈海真的要翻脸,韩老爷不由着急,可是想着赵显忠之前对知情人的警告,也不敢真的就此将消息泄露出去。沈家这边的关系,到底能不能用上还是以后的事,要是让赵知府知晓自己泄密,这工房主吏却是立时到头。六房中,除了兵房,其他都有油水,韩老爷可舍不得就此丢开手。

    沈海亦是知晓韩老爷贪财的毛病,才会收了沈全的银票。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会生出留下一二的念头,直接将厚厚一沓银票掏出来,递到韩老爷面前:“沈琦的兄弟也随沈理回来了,这是他的银子,是生是死,只求一句准话!”至于沈全许诺的剩下的一万两,沈海提也没提,有钱也不是这样花法。别说一个区区府衙小吏,就是知府堂前,一万两下去也能听到动静了,何须再费上一万两?

    这打头一张就是一千两银子,饶是韩老爷在衙门吃吃拿拿惯了的,眼下也移不开眼。他并没有遮掩眼中贪婪,仔细翻看了下边的银票,竟是张张千两,加起来整整一万两,竟然比韩老爷在府衙捞了半辈子的家底还厚。

    不用论交情,也不会顾及这工房主吏的差事能不能保住,韩老爷一把抓过银票,咬牙道:“既是入了死监,消息也难传出来,只是听说三十那日大人召了仵作入死监,又有小厮闲话,说是府衙后宅本有冰库,本月初一开始却是莫名其妙封了,如今每日里从外头买冰,知府太太抱怨了两回,嫌弃外边的冰脏,用的不放心。”

    至于沈家得了消息会不会闹,知府大人会不会追究,韩老爷都顾不得,有了这一万两银子,他直接回家做老太爷也心甘情愿。

    因之前想着沈琦凶多吉少,得了这句话沈海并不意外,确实越发担忧儿子,忙问道:“珺儿那边?”

    韩老爷忙道:“海大哥放心,我早就使人盯着,虽没有亲眼见到二侄儿,却也听过那边消息。沈玲因刑讯重伤,又没有家人走动,还是二侄子仁义,将贺二老爷送的吃食分了一半过去。牢头与我有几分私交,也在我面前赞过,说是二侄子仁义。”

    有吃有喝,还能照看族兄弟,沈海提着的心略放下,想要再问其他,韩老爷也不瞒着,能说的都说了,其他也是不知,毕竟他是前任留下的老吏,并不是知府的心腹,以上种种,不过是仗着自己是府衙老人,加上确实与沈海有交情,格外关注此案,才知晓一二。

    沈海能问的都问了,自觉地对得起沈全的请托,依旧是后门遁走,又怕有人跟踪,在街上绕了两圈,日暮时分才到了自家老宅。

    虽说来的是几个族侄,可有沈理在,还指望他出面捞沈珺出来,沈海也不好摆长辈的架子。带了一身汗臭,顾不得梳洗,沈海就往客房去了。

    已经到了饭时,客房这边,席面已经摆上,兄弟三人团座,却是无人动筷子。眼见沈海回来,兄弟三人都站起身来。

    沈海看着沈全叹气道:“虽没有得实打实的准话,可听着我那老友的意思,你二哥怕是凶多吉少。”又将韩老爷所说仵作上月三十入死监、府衙冰库次日封门之事说了。

    如今正逢暑热,监狱里死个个把犯人都是寻常,不过是验明正身,随后就发回本家或是直接送到炼人场,只有尚未过堂的嫌疑犯,生死都要等过堂时论断,才需要保存尸体。

    同样是入狱,沈玲挨板子、贺二老爷探看沈珺,都有话传出来,只有沈琦这里,一句入了死监,就一直没有定点儿消息。若不是另有蹊跷,何至于要瞒的这样死,就算真的定罪,等着砍头,也没有拦着家人探看的道理。

    沈全只觉得口中腥咸,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沈理道:“听说赵显忠之前也是海大伯这里的座上宾,如今行事这般决绝,应该是应在此处。”

    不管沈琦是真的“畏罪自杀”还是“被畏罪自杀”,有这一条人命横在里头,赵知府与沈家的关系就难以善了,毕竟沈琦不是没有身份背景的沈玲,自己是举人身份不说,胞兄是新皇近臣,又与沈家二房交好,姻亲也是一方知府。不管沈琦到底是怎么死的,总要有个交代,与其自认昏聩、怀疑有人在眼皮子杀人灭口,一不小心就断送前程,赵知府当然更愿意将事情推到沈琦身上,因此仵作那边的结论,多半是“自杀而亡”,否则也不会专门留着尸体,就为了到开堂审案时以尸首为证,推脱责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