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大明望族

481.第480章 抽丝剥茧(二)

    第480章 抽丝剥茧(二)

    外头天色转黑,沈海已经离开,沈全浑浑噩噩的,沈瑞哪里敢放他离开,就将他留了下来。沈理本就是弱书生,奔波一月早乏了,回去安置,剩下沈瑞、沈全兄弟两个同榻而卧。

    直到此事,沈全的眼泪才滚滚落下:“我下午就觉得不对劲,却是不敢往那个可能上想。”

    原来五房随着沈琦留守的管家这些日子也四处请托找人,银子花了三、四千两,账面上能动的银子都动了。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宗房有宗房的人脉,五房下人这边也托人找了知府衙门的管事。开始那边还敢收银子,即便每次没什么准话,也都“哼哼哈哈”应酬;直到月中,那边借口出差,再也不肯露面,托中人再送去的银子也被退回来。管家还以为知府大人顾忌到京中大爷,不许手下勒索五房太过的缘故,倒是沈全在京中听得官场故事多了,觉得有些不对头,可也没有想到胞兄生死上去。既是宗房大老爷那边的熟人能发现府衙冰库不对劲,自然也会有其他人发现,这哪里是受了知府发话,多半是因顾忌沈家是地头蛇,不敢丧了良心发死人财,担心沈家追究,才不敢再收银子,避而不见。

    “如此大案,瞒是瞒不下,想来赵显忠与浙江巡抚的请罪折子已经到了京中。太平盛世,如此惊天大案,京中总要有钦差下来,总不会让赵显忠糊弄过去。现下最紧要的,是打听琦二嫂子与两个侄子的消息,若是老天垂帘,让他们母子平安归来,多少能让叔父婶子心中宽慰些。”关系生死,沈瑞也不废话,只能引开沈全注意力。

    毕竟不管沈琦是真的死了,被府衙冰库存尸,还是在虚惊一场依旧在死监关押,沈全都不能知法犯法,带人去冲击府衙。若是沈氏一族全然无辜,涉及子弟生死,还能仗着是苦主,出面大闹一场;可如今“通倭”的嫌隙背着,后边还隐藏着足以抄家灭族的“谋逆”大罪,沈家除了老老实实等待钦差下来,却不好直接对抗官府,否则说不得幕后之人推波助澜,将“谋逆”的罪名提到台面上,到时候能不能保全族人都是两说。

    “瑞哥儿,过去这么久,我当如何找起?”沈全闷声道。

    人已经失踪一个半月,又有匪徒搅合在里面,沈全既是知晓眼下当找人,可也是全无头绪。

    沈瑞想了想道:“不管上岸的倒地是真倭寇,还是兵匪,既是专门劫掠了妇女回去,那定是有秘密安置女眷的地方。他们又有自己的船,那地方不是海岛就是江心岛上,打发人往码头上去探问,将松江就近的岛屿都打听一遍,几百人出动,又不是飞天遁地,总会有痕迹留下。真要是找到恶人巢穴,不单单是救人,说不得还能帮二哥洗清嫌隙。”

    沈全并不是笨人,由找人想到八房老太爷生前提及“内鬼”,恨恨道:“除了打发人去码头打听附近岛屿,还得安排人清点这次倭乱各房的真正损失。要是有内鬼在里头,即便遮人耳目,也未必真的就舍得让人祸害自家,说不得会留下一丝半点的马脚。”

    沈瑞道:“是当在钦差下来前找到此人,省得到时候被动,只是还需悄悄探查,省得打草惊蛇,节外生枝。”

    沈全应道:“嗯,我让大丰去码头,让杨庆带人打听各房消息。”

    前者是沈家家生子,可早就随沈瑛进京,在松江是生面孔;杨庆是沈全之妻的陪房,巧的是父祖籍贯松江,会一口松江话,能扮作是当地人。

    眼见沈全全心想着寻找亲人与仇人上,并没有再提及沈琦,沈瑞移开眼,在心中叹了口气,并没有直接说出心中担忧,先过一日是一日,缓两日再提也不算晚。

    心中事情多,辗转反侧,直到二更的梆子声传来,沈瑞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一觉到天明,沈理不愿意这样被动,打发人一早就往知府衙门递了拜帖。就算赵显忠依旧不见人,也不能让他太过安生。

    至于寻找“内鬼”之事,沈理除了不在族谱上的沈琰兄弟,一时也想不到其他人。听沈全说要暗中打探各房族人的损失,借此寻找出真正的“内鬼”,沈理补充道:“除了各房族人,各房姻亲也叫人问问。”

    族中有子弟“通倭”,出了如此作奸犯科之辈,阖族脸面都不好看;至于“谋逆”,那就是一族之罪,因此沈理虽怀疑此事有“内鬼”,可更多的是怀疑与沈家相熟的姻亲,而不是沈氏族亲。

    沈全点头应了,道:“沈贺两家并立,沈氏居先,贺家素来有取而代之之心,此事怎么看都是贺家嫌疑最大,我会叫人仔细探查,尤其是贺家那边,就算不是他们家,这个时候也当防备起来。”

    沈全还要回去安排人手,用了早饭就回去了。沈理虽打发人送了拜帖往知府衙门,可那边既没有回帖子,过去堵门也是白堵,便带着沈瑞往九房去了。

    这几年族中长辈相继谢世,老一辈只剩下九房太爷一人,之前能在辈分上压制九房太爷的八房老太爷也故去,要不安抚好,九房太爷倚老卖老闹起来,难堪的还是整个沈家。

    九房为了勒索宗房,早就安排人盯着宗房,因此昨日就得了沈理回乡的消息。九房太爷换了衣服,早早在家等着,可等了大半天,也没有见沈理上门,气愤不已,在家中咒骂一晚。

    从早上开始,九房太爷端着依旧缠了绑带的胳膊,在罗汉床上犹豫不定,一会儿觉得自己辈分高,是沈理的叔祖父,没有去探望侄孙的道理;一会儿又觉得沈理虽是沈家血脉,可到底是天上文曲星投生,不能当寻常晚辈相待。正是犹豫不定,就听到小厮进来禀告,说是沈理上门了。

    九房太爷暗暗得意,可因早年吃过沈理排头,也不敢太妥当,叫长孙沈琭出迎。

    沈琭对于沈理这个从堂兄弟,并无多少亲近,可也是晓得面上还得过得去。自己不善读书,功名无望,弟弟沈琳是个大傻子,可架不住运气好,净身出户跟了二房二老爷身边当衙内,只有享福的;自己再酸也无用,幸好长子今年十三,没两年也是下场的年纪,说不得以后能搏一搏。真要儿子举业有望,以后少不得有需要沈理这个从堂伯提挈的地方。

    因此,沈琭掩下嫉恨,亲亲热热地将沈理、沈瑞迎进去,兄友弟恭,俨然好兄弟模样。

    沈理与沈瑞两个见过九房上下贪婪丑态的,自不会被沈琭糊弄,不冷不热地跟着进门。

    刚过了影壁,就听到东厢一声嬉笑,随后一个绿衣服丫鬟满脸通红,摔了帘子出来。

    眼见沈琭带了客人进门,那丫鬟不躲不避,娇滴滴地屈膝,叫了声:“爹!”

    沈琭盯着东厢房皱眉,问道:“你怎么到前院来了?”

    那丫鬟并不起身,抬着头,眉眼含情,柔媚地看着沈琭,细声细语道:“娘炖了燕窝,打发女儿给大哥送来。”

    大明律法,不许庶民蓄奴,因此家仆上契多是是养子、养女为名。女婢仆人对主人主母的称呼,则是跟着家中小主人走,才会有“爹”、“娘”、“大哥儿”、“大姐儿”这样的称呼。只是开国一百五十年,江南富户又是蓄奴成风,稍微有些传承的人家,不管有没有功名,“老爷”、“太太”的称呼已经是寻常,倒是鲜少听奴仆称爹称娘。

    沈琭心下一荡,扶了那丫鬟一把,身下就支起了帐篷,还是沈理实在看不下去,轻咳了两声,方使得沈琭醒过神来,放下手“哈哈”两声,吩咐那丫鬟下去。

    一个儿子,一个爹,加上一个轻浮俏婢,沈瑞想到这其中可能会拓展的狗血故事,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看来这沈琭父子的无耻,颇有红楼之风,正是宁国府贾珍、贾蓉父子翻版。不过以九房太爷的品性,言传身教,也难教导出什么好儿孙来。幸好沈理一家早与九房嫡支断的干干净净,否则身为堂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是自家离京时,九房小大哥不过才启蒙,如今数年过去,也不过十二、三的年岁,小小年见就晓得调戏母婢,这风流本性,倒是与其父一脉相承。

    沈琭素来脸皮厚,晓得自己风流落在沈理与沈瑞眼中,却是不当回事,带了几分炫耀道:“这小婢胭脂是我乳兄闺女,打小养在内人身边,我素来当女儿般看顾,眼见着一年比一年出落得好,倒是越发的可人疼。”

    沈理听着这话说的不像,却也没有耐心劝告;至于沈瑞,只在心中吐槽。明明是奸夫****气场,不知有什么首尾,却还打着父女名义,真是无耻之尤。

    九房太爷早就打发小厮盯着前厅,琢磨着要不要晾着沈理一会儿,又怕沈理犯倔走人,就犹犹豫豫地走到前厅屏风后等着。

    听到客厅进来人,沈琭招呼客人就坐,九房太爷才不紧不慢地从屏风后转进来,颤颤悠悠道:“可是六郎来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