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两百六十章.悸动的心

    恒宇现在已经不在了,任少琛这几年下来还算稍有积蓄,要从头开始也不是不行,不过任爸想得则是另外一件事。

    况启超也来找过他们恳谈过,当年的事情也不说上谁对谁错,只是她和况明彦相爱的时机不对而已,现在已经时过境迁,他有心要认回任少琛这个孙子。

    “爸希望我怎么做呢?”任少琛反问任爸。

    “况家现在人丁单薄,况明彦又那个样子了,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他,至于到底要怎么做,爸都可以理解和支持你。”任爸觉得任少琛对他有这份孝心和尊重,这些年这个儿子就算没有白养了。

    “那妈呢?”任少琛转头看向任妈。

    “我和你爸想法一样。”任妈伸手去轻握住任爸的手。

    任少琛垂眸,低声道:“我知道要怎么做了。”

    若凝抿唇浅笑,夹了一块肉到任妈碗里,将有些低沉的气氛调动起来。

    饭桌上,又言笑晏晏地活跃起来。

    一顿晚饭结束,任少琛和若凝进厨房收拾,让任家二老在外头休息,逗逗孙儿。

    今天晚上是除夕,二老晚上就留下来睡。

    这一整天,也够忙活够累的,任少琛洗漱完了进房,看见若凝刚刚哄睡了久远,弯唇笑着走近,坐上床,俯身将久远从大床上抱起来。

    “轻点,别弄醒了他。”若凝小小声地说。

    “放心,我比你更不想弄醒他。”任少琛回以更小的声音。

    “那你抱他干嘛?”若凝几乎是用唇语说话了,声音细如蚊呐。

    “不抱开他,我怎么办事。”任少琛嘀咕。

    “你说什么?”若凝没听清。

    只见任少琛将久远放到旁边的婴儿床里,然后返身,上床扑倒若凝。

    若凝差点惊呼出来,任少琛有先见之明地先捂住了她的嘴巴,若凝瞪大眼睛,示意他松开手。

    任少琛将手拿开,若凝小声道:“你要做什么?”

    “继续下午没完的事啊。”任少琛低头,吻住若凝的唇,一手捧着她的侧脸,修长的手指轻轻抚弄她的耳垂。

    另一手灵巧地解着若凝棉质睡衣的扣子,若凝被吻地发晕,但还没有彻底失去理智,在他的手解到胸前的扣子时,她忙抓住了他手腕,撇开头,脸颊微红,轻喘着。

    “怎么了?”任少琛手腕被扣住,指尖却还能动,挑开了若凝的衣襟,手指轻触她柔嫩的胸脯,带着点挑逗的味道。

    若凝急忙将他手拉开,脸红道:“久远还在呢。”

    “有什么关系,你小声点,他就不会被吵醒了。”任少琛手摩挲着若凝的脸,这样脸红的样子,似乎格外诱人一些。

    “可是……”若凝不禁往婴儿床那边看,透过空隙看到久远熟睡的脸,还是有点顾忌,感觉挺别扭的,做这事还有第三个人在场。

    “阿凝,我们都有一年没在一起了。”任少琛沉声在若凝耳边说道。

    怀上久远是在去年除夕那晚,后来回到s市,又发生了种种事情,没有心思想这个,再后来若凝发现自己怀孕,更是不让他碰。两人还因为这事闹过矛盾,紧接着就是整个孕期,生完之后,又是治疗。

    若凝出院后,本来以为总该可以做点什么了吧,结果这小家伙吸引了若凝所有的注意力,还每天睡在他们中间。

    算一算,整整有一年的时间了,任少琛又正值虎狼之年,没憋疯都是意志力强了。

    若凝听任少琛这么一说,想想似乎确实如此,有些心虚,觉得还挺对不起他的,只是现在她对自己的身体还有点不自信。

    剖腹产生下久远,肚子上还有那么大一条疤,红红地,非常难看,她自己洗澡时候见着都不敢摸上去。

    “阿凝……”任少琛磁性的声音拖长,诱哄地唤着她的名字。

    “那……”若凝抿了抿唇,手指从任少琛的腕上松开,羞怯地低声道:“那你轻点。”

    任少琛轻笑了声,在她耳边低喃道:“那你也轻点。”

    若凝脸颊绯红了起来,中文有时候还真是博大精深,明明是两个意思,却可以用同样的字眼。

    任少琛轻咬住若凝的耳垂,他知道她这里最为敏感,故意挑弄她,手指接着去解开她的衣扣。

    若凝有些难耐地脸色潮红起来,气息开始乱了。

    他们太久没有这样在一起,对彼此的身体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似乎比以往更容易动情一些。

    在喉间地呻吟快要压抑不住,若凝抬手捂住的唇,生怕吵醒了久远。

    任少琛将她的手拿开,律动着,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喜欢听你的声音。”

    若凝骤然被拿开手,差点叫出声来,她娇嗔横了他一眼,克制地让自己的声音闷在喉间。

    任少琛喘着气,握住她的腰往自己这边送。

    这样特意地压抑着喘息和呻吟,倒别有一番旖旎味道。

    结束之后,两人并肩躺着,任少琛握着若凝的手,把玩着她圆润的指尖。

    若凝累得还在轻喘,懒懒地一动也不想动,还在这项运动的余韵里没有回神。

    过了一会儿,任少琛又欺上了她的身子,揉捏着她腰间的肌肤。

    “还来?!”若凝诧异。

    “你太小看你老公地精力了吧。”任少琛浅笑,吮咬着她的唇瓣。

    若凝举白旗投降,求饶道:“下次好不好?”

    “怎么?你累了?”任少琛轻挑了下眉梢。

    “嗯。”若凝脸上绯红未退。

    任少琛鼻尖轻蹭了下她的鼻尖,道:“那今天就先放过你,明天就再继续。”

    “你……”若凝无奈,道:“今天忙活了一天,你都不累吗?”

    任少琛咬了咬她的唇,道:“是你体力太差,等彻底恢复之后,你需要去慢跑锻炼之类的。”

    若凝撇开头,没应任少琛这话。

    任少琛知道她又在逃避运动了,她啊,从以前就是这样,不喜欢体育运动之类的,尤其是跑步,大学时候晨跑都让人代跑打卡。

    “如果你不喜欢跑步这种锻炼,那躺在床上锻炼也行。”任少琛抿唇,故意逗她。

    “纵欲过度是不好的。”若凝义正言辞。

    “我这都算是纵欲过度的话,那世上的男人岂不都要当和尚了。”任少琛莞尔,又道:“再说,我刚才说的是仰卧起坐,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

    若凝脸爆红了一下,知道自己又下了任少琛的套,将他从她身上推下,背过身子不理他。

    任少琛从后面搂住若凝的腰,让她的背脊轻贴在他的胸膛上。

    “阿凝,我爱你。”任少琛低低沉沉地在她耳边说道。

    若凝听了很受用,羞涩道:“干嘛忽然说这个。”

    “就是突然很想跟你说。”任少琛轻轻地吻着若凝的后颈,低声道:“经历了这么的事情,我觉得有些话,在想说的时候便要说,人事无常,等考虑再三才鼓起勇气说,也许听的人都不在了。”

    这番话很感性,不像平常任少琛会说的,若凝鼻尖微酸了下,在他的怀里转了身,正对着他的脸,她抬手摸着任少琛的脸颊,呢喃一般道“任少琛,我也爱你,很爱很爱你。”

    任少琛看着她眼里的他,而若凝看着他眼里的她。

    这一刻,他们的世界里就只剩彼此,任何人都介入不了。

    任久远在这个时候翻了个身,弄出了点动静,好像是在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若凝和任少琛往他那边一看,然后相视一笑。

    人世间最大的幸福和幸运,大概就是找到一个彼此相爱的人,然后可以相守一生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