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两百五十一章.两人相见

    席允晟此时正在火车站大厅,他晚上刚和一个同学见了面讨论完若凝的病情,再回来的时候,若凝已经不在出租房里了,她只给他留了一张纸条,说是要回s市。

    席允晟打她电话,无人接听,他又不放心若凝这样的状况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到了火车站看看她是否已经离开。可是没看到她,所以就买了票打算回s市找她。

    任少琛打给他的时候,他本来就准备要拨给他了,刚好凑巧,于是,他急忙接起了电话。

    “若凝回去了吗?”席允晟急声问道,现在已经是快凌晨一点了,若凝如果是下午的动车,晚上应该是已经到s市了。

    “我还正想问你,阿凝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到底瞒着我什么?”任少琛一听席允晟的语气,就知道他原本应该是和若凝一起的。

    “电话里说不清楚,总之若凝现在应该是回s市了,我联系不到她,你试着联系一下,要是她还没来找你,也许是还没下火车。”席允晟更怕若凝一个人是不是在哪里晕倒了,这样三根半夜的很危险。

    “我刚才已经打过了,她那个手机关机中。”任少琛看着外面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揪心地紧,道:“我现在开车去车站看看。”

    任少琛挂完电话,拿了把雨伞就立即出门,雨越下越大,车子的雨刷都来不及刷开雨水,夜黑路暗,行车非常不易,任少琛心里又着急的不得了,把车速加快。

    夜色之中,只见一辆黑色奔驰疾驰,溅起了一洼雨水。

    车开到了车站入口,任少琛将车子停下,透过模糊地挡风玻璃,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正蹲在石柱下面,衣着单薄,大风吹刮着她的头发,给人凌乱而瘦弱的感觉。

    她双手抱膝,有些瑟瑟发抖,由于风向的关系,雨水滴溅已经滴溅到了她的脚边,她抬着头目视前方,似乎在等出租车。

    任少琛下了车子,也顾不得是否踩到地上的水洼,快步向若凝走了过去。

    若凝感觉到自己的侧边有阴影投来,侧抬起头来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人,嘴角微抿了下,向他伸手。

    任少琛俯身握住她的手将她往上一拉,若凝起身,稍微有腿软,扑进了任少琛的怀中,若凝顺势搂住了任少琛的腰,脸颊埋在他胸膛上,倾听着他的心跳,宽厚熟悉的胸膛令人觉得安心。

    两人紧紧相拥着,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其实他们都有满腹的话想要问对方,却都不知从哪个开始问。

    雨势越来越大,已经溅进里面,任少琛先松开了若凝,把她往里面拉了一点。

    这时他的手机响起,他看来电显示是席允晟,立刻接起说了一句找了,就把电话挂了,拉着若凝的手,往车上去。

    两人开车回到家中,刚才在那么暗的情况下没有发现,在家里的灯光一照,若凝身上的薄毛衣已经半湿了。

    任少琛进浴室放热水,在拿了衣服裤子塞到若凝手里,让她先进去洗个热水澡。

    若凝觉得身上发冷,她看任少琛的衬衫和裤子也都湿掉了,担心他感冒,接过衣服的同时也拉着他进来。

    她站在浴缸里头淋浴,任少琛站在外面脱了衣裤,用流理台的盥洗盆擦澡。

    任少琛擦洗地比较快,他抬起头看着镜子里不着一缕的若凝,她的身材四肢依然纤细,小腹已然有些微隆。

    若凝冲洗完,任少琛将浴巾递过去,眼睛还紧盯着她的腹部。

    若凝连忙包裹住身子,任少琛低沉着声音道:“我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怀孕了。”

    若凝垂下手,低头咬唇。

    任少琛轻叹一声,伸手过去,用她的大浴巾帮她擦干身子,递给她衣裤,自己先转身出了浴室。

    若凝穿完了之后,有些忐忑地走出来,坐到床上。

    “可以说了吗?”任少琛整暇以待,等着她的解释。

    事到如今,若凝即便想继续瞒,也瞒不下去了,只能老实地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出来。

    任少琛眉心紧蹙着,惊愕地睁大眼睛看着若凝,急声道:“阿凝,你糊涂啊,没有了你,我要这个孩子干嘛!”

    “可是我想要!”若凝咬唇,低哑着声音:“我一直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我不能再失去一次了。”那种再度失去孩子的痛苦,她不想再承受了,也承受不起了。

    “阿凝,去治病吧,现在还有机会。”任少琛倾身拥过若凝的身子,大掌抚摸着她后脑的青丝。

    “少琛,我想要赌一次,也许孩子和我是可以共存的,七个多月就可以剖腹了,现在只要四个月了,也许……也许并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糟糕,我查过新闻有人成功了,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试一试呢。”若凝头埋在任少琛的肩上,紧紧地环抱住他,抽咽地低声道。

    “四个月可以发生的变化太多了,我不能拿你来冒这个险,我宁愿这个孩子从来不存在。”任少琛松开若凝,将她的脸抬起来,手指擦拭着她的脸颊,柔声道:“阿凝,乖,听我的话。”

    若凝满面泪水,摇着头,哽咽着:“他已经存在了,我不能当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不可以这样。”

    “可是你就忍心让我失去你吗?”任少琛苦笑了下。

    “不,你不会失去我,我一定会生下这个孩子,我们一家人都会平平安安的。”若凝抓住任少琛的手。

    “那是你一厢情愿,天真侥幸的想法,连医生不都说了你拿掉孩子先去治疗比较好吗?要不然你为什么怕我知道,要不然你为什么会一个人躲到b市待产,要不然你为什么会在走之前说自己可能回不来了,其实你心里也并没有把握,不是吗?”任少琛说着,情绪有些激动,气息微乱,眼眶也泛红起来。

    “所以我说这是赌,但凡有一点点机会,我都不想失去这个孩子。”若凝想过如果拿掉这个孩子,先去治病,就算是病好了,那她这辈子也都忘不了是她自己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的,更重要的是此后她可能再也不会有孩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