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两百四十二章.事情戳破

    任少琛楞了一下,喃喃了一声:“这么快啊。”

    许是因为生病的缘故,他的表情看上去有点可怜,这让若凝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

    任少琛垂眸,有些失落,过了会儿,又打起精神,道:“不过也没什么,我可以经常去看你。”

    “不要。”若凝下意识地脱口,然后眸光闪烁地解释道:“你去我会分心没办法专注学习的。”

    “这样啊。”任少琛轻叹,顺从若凝的意思,道:“那联系可以吧?”

    这样卑微小心翼翼地让步,若凝看着他,放下了手中碗碟,身子扑进了他的怀中,搂住他的脖子,哑声:“任少琛,我……其实……”

    “嗯?”任少琛等了许久都没等到她下半句话,便低声询问:“怎么了?”

    “没事。”若凝已经做了种种准备,临到关键时候,她得咬牙撑住。

    任少琛抬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声音因为发烧而更加磁性:“你好好学习,我会一直等你,不会去打扰你,如果你有时间,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若凝在他胸膛上点了点头。

    时间每每在倒计时的时候,过得特别快,逼近四月之后,任少琛总有种紧迫感,他抓紧一切可以和若凝相处在一起的时间。

    到了四月一号,若凝正式从名尚离职,开始着手准备离开的事情,当然,季昀那边她已经给了回复,暂时在一年内不能跟着他出国学习。

    而她自己这边,已经打听好了国内最好的血液病医院,并不远就再b市,她打算去那边再继续检查看看,或许就在那边就近找个地方住下,可以方便就医。

    最近任少琛似乎特别黏她,她想再去医院做个产检都没机会。

    这天,任少琛刚好公司有事,非走不可,若凝这才有了时间,抓紧去了下医院做产检。

    “胎儿一切正常。”王医生听完胎心搏动,看了看她的b超图,对若凝说道。

    若凝抿唇浅笑,这时王医生却又道:“你还不准备拿掉他去治病吗?一天天大起来,超过三个月的话,要做人流就危险了。”

    若凝沉默了一会儿,再抬头看向王医生,坚定道:“我要生下他。”

    王医生摇头轻叹,对于病人的选择他们只能给建议,代替不了他们决定,若凝这样一意孤行,她不赞同,却也无可奈何。

    若凝起身,对王医生道了句谢,转身向外走。

    结果迎面碰上了席允晟,他身边还并排走着一个很眼熟的人,若凝微眯了下眼睛,煞白了脸,刚要躲开,却已然被那人看到。

    “曲小姐。”那人叫了她一声。

    若凝已经躲不及了,席允晟也看向她了。

    “阿凝。”席允晟快步走向她。

    旁边那人也跟着走向若凝,转头对席允晟道:“你也认识曲小姐啊。”

    “我才是要问你,怎么认识阿凝的。”席允晟浅笑了反问。

    这位和席允晟说话的人,是席允晟医学院的同学,现在就职在血液病专科医院,也恰巧是若凝去看病检查的医生。

    这世界未免太小了点,若凝一切的隐瞒功亏一篑,席允晟还是知道了她的病。

    “你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在赌博!”席允晟带若凝到了医院天台上,终于忍不住冲口而出了。

    若凝走到栏杆处,手扶着杆子,低头看着车流,沉声道:“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这么做?!阿凝,你以为这个病是开玩笑的吗?假如恶化起来会没命的!”席允晟压抑着低吼道。

    “可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嘛,我查过的新闻上有个孕妇也是这样,最后也成功生下孩子,自己后来也治疗好了。”

    “那是幸运,是侥幸,你懂吗?”

    “我也可以。”若凝抿唇,手垂下抚摸肚子,喃喃道:“允晟,你知道我有多难才盼到这个孩子吗?如果现在没有了,也许我这辈子很难再有孩子了,这一点你明白吗?”

    席允晟冷静下来,看着若凝侧脸,道:“那任少琛呢,他知道了吗?”

    “不可以让他知道!”若凝急声道。

    席允晟沉下眸子,道:“你明知道任少琛会选择你,而放弃这个孩子,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如果让他知道是因为这个孩子的存在,让你耽误了治疗时机而导致你生命堪忧,你觉得他要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这些你都想过吗?”

    若凝低垂下头,单手紧紧抓着栏杆,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声音在风中飘散:“他一定会很疼他,他会是个好爸爸。”

    “他也许就此可以成为一个好爸爸,但是没有给他机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席允晟觉得若凝这个选择太过冒险了,十分不赞同她的作法。

    若凝沉默,许久才抬起头看向席允晟,道:“请你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我做不到,任少琛必须知道,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远避他乡,带着这个病去待产呢。”席允晟说着,就掏出手机要打电话给任少琛。

    若凝伸手抢过席允晟的手机,席允晟见她不还给他,便举步要往里走,边道:“我去恒宇找任少琛。”

    若凝一急,连忙从背后抱住席允晟,道:“不要,允晟,我求你了。”

    席允晟停下脚步,侧低着头看向若凝,道:“阿凝,你求我什么都可以,唯独这件事我不能答应。”

    “允晟,只有两天了,你就当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你什么都不知道不就可以了吗?”若凝请求道。

    “可是我明明就已经知道了。”席允晟轻叹了一声,柔软下来,道:“阿凝,去治病吧,等病好了,你们还有机会的。”

    若凝松开席允晟,手臂垂下来,摇了摇头:“没机会的,就算病好了,我又还有多少个五年可以耗,我要生下他,一定要生下他,我一直渴望着这个孩子,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止我要他。”

    席允晟拧了拧眉心,他认识若凝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她的固执,对她也是无可奈何。

    “你们在做什么?”他正要开口再劝,一个声音插进了他们之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