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两百二十一章.同归于尽

    倩蓉接到席允晟的电话就立即赶了过来,她走到若凝病床前,抱住若凝的身子,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这种事情说什么都没有用的,肖倩蓉声音哽咽在喉头,忍住自己的眼泪。

    “倩蓉,他们是骗我的,对不对?”若凝将脸埋在她的肩上,声音嘶哑地问道。

    “阿凝……”肖倩蓉不知道怎么回答若凝这个问题,实在是事情来的太过突然,一夕之间,若凝两个最亲的人就都不存在了。

    若凝没有听到肖倩蓉的回答,眼泪如潮水一般涌下,沾湿了肖倩蓉的整个肩膀。

    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到最后连眼泪都没有了,哭累地昏睡过去了。

    这一昏睡就睡到了第二日下午,她睁开眼睛,只觉得眼前是模糊一片的,耳边有个声音在呼唤她的名字。

    是任少琛。

    若凝意识到转过眸子向任少琛看去,慢慢地任少琛的脸清晰起来。

    “少琛。”若凝的声音哑得几乎像是被沙石磨过一般。

    “我在。”任少琛握住若凝的手,让她的手摸上他的脸颊。

    “少琛,爸妈他们……”

    “我知道,我知道。”任少琛眼睛里微含着泪,用若凝的手掌摩挲着他的脸颊,低哑道:“我会好好处理的。”

    若凝眼睛里又涌出眼泪来,任少琛伸手过去,抹掉她脸颊的眼泪,暗哑道:“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若凝摇了摇头,不会过去的,一天之间丧父丧母之痛怎么会过去呢,有些伤痛是时间也无法抹平的。

    若凝一手撑着床板,要坐起来,任少琛连忙将她扶起,柔声道:“你要做什么,我帮你。”

    “我要去看看爸和妈。”若凝哑声道。

    任少琛看着她的眸子,暗叹了一声,道:“我带你过去。”

    若凝点了下头,这是她第二次进医院的太平间,由于是爆炸性的车祸,曲涛整个脸都是血肉模糊的,她看了一眼,忽然反胃干呕起来,但还是强压住难受的感觉,走过去看沈如兰。

    “刘虹芝呢?!刘虹芝她这里吗?!”若凝紧抓住任少琛的手臂,咬唇问道,那满腔地悲痛和恨意压制不住。

    “她还活着。”任少琛握住若凝的手,艰难道,他懂若凝的心情。

    “她在哪里,在哪里!”若凝嘶喊道:“我要见她,我要杀了她!”

    “阿凝,你冷静一点。”任少琛环抱住若凝的肩膀。

    “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若凝猛地推开任少琛,疯狂地跑出去。

    任少琛快速跟了出去,若凝横冲直闯跑得急快,任少琛好不容易追上,拉住她的手腕。

    若凝看到两个警察从病房里出来,甩脱开任少琛的手,冲进了那间病房,只见刘虹芝躺在床上。

    若凝不管不顾扑了过去,掐住刘虹芝的脖子,刘虹芝好像没什么反应一样,眼神是空洞地看着天花板。

    任少琛和护士将若凝的手从刘虹芝脖子上拉下来,任少琛低喝道:“你冷静一下!”

    若凝要挣脱任少琛,任少琛双臂有力的抱住她,让她挣动不得。

    “阿凝,她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比死还难受了,你没有必要为了她搭上自己!”任少琛沉声劝道。

    若凝的目光含泪地落在刘虹芝的床上,激动地情绪稍稍被安抚了一些,她看着刘虹芝,只见刘虹芝的下半身的腿都没有了,人好像也不对劲儿。

    “她的腿已经不在了,脖子以下的地方也都动弹了不了。”任少琛来得时候已经听席允晟说起了,又道:“警察还要起诉她。”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那么做?”若凝埋在任少琛肩头哭泣,觉得这个世界好不公平,行凶的还活着,而她的父母却死了。

    “呵呵。”刘虹芝忽然发出古怪地笑声。

    若凝抬头向她看去,任少琛松开若凝,也回头向她看去。

    “都该死,他们都该死,都该给我的小宝陪葬!”刘虹芝的笑声非常地阴冷恐怖。

    “该死的是你!”若凝喘着气道。

    “呵呵呵呵,都死了,都死了。”刘虹芝对若凝的话置若罔闻,自顾自地笑起来,笑着笑着忽然目光柔和起来,好像穿透地看到了什么一样,脸嘴角的笑意都温暖起来,道:“小宝,小宝,到妈妈这边来。”

    刘虹芝想要抬手,却完全动弹不得,她扬起脖子,喃喃叫唤:“小宝,小宝……”

    “就算下了地狱,曲家宝也不会认你这样狠毒的母亲!”若凝对刘虹芝嘶喊道。

    “小……”刘虹芝忽然喊不出声音了,头落在枕上,眼睛就这样睁着,仪器慢慢走平,嘟嘟了起来。

    护士见状,立马跑出去喊医生。

    最后,刘虹芝还是死了,死都没有瞑目。

    三天之后,曲涛和沈如兰下葬,两家的老人都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夜之间,变得苍老不堪。

    若凝也因为伤心过度,终日恍恍惚惚地,抑郁症有复发的迹象,葬礼一切事宜都是任少琛操办的,任家二老也过来帮忙了。

    下葬那天早上,清莹也从外地赶回来了,一身素白,梨花带雨地跪在两人墓碑前面。

    若凝也无心力管她,第二日,她就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两家老人在任少琛的安排下,在s市住了几日,过了头七,任少琛便命人将他们送回去了。

    至于任爸任妈帮忙完葬礼的事情,也都回乡下去了。

    若凝最近常常怔忪出神,任少琛有时候和她说话,她都像没有听见一样。

    晃眼十天就过去了,其实他在国外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那边也在催促他回去,只是若凝这个样子,他怎么放心的下。

    任少琛挂完电话,转身就看到若凝站在他身后,若凝抬眸看着他,道:“你回去吧,我没事了。”

    若凝知道这几天国外的事情一直催促着任少琛,她努力让自己打起精神,想让任少琛回去安心工作。

    “傻瓜,什么事都没有你重要。”任少琛抱住若凝的肩膀,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

    “我真的没事了。”若凝靠在任少琛的胸膛,低哑着声音道:“我明天就开始上班了,你也去工作吧,要是实在不放心,你就让倩蓉过来看着我。”

    任少琛觉得今天的若凝似乎条理清晰很多,好像精神也恢复了一些,但是还是放心不下,正要说话,手机铃声就又响了起来。

    他松开若凝,拿出手机本想按掉,结果在看到来电显示,不得不先接起。

    【作者题外话】:阿欢有种预感离完结好近好近了,因为每到要完结,必定卡文很严重,所以亲们再耐心几天,还有两章,大概今天会很晚,你们明早看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