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一百二十五章.他的围巾

    若凝瞪着他,道:“本来还要和学长一起……”

    “做什么?”任少琛抓住若凝的手臂,沉着脸,道:“你要和他一起做什么?吃饭喝酒还不够,还要看电影过夜么?”

    若凝拧了拧眉,手臂被他抓疼,感觉到他的怒意,反而激发她的反抗,对他喊道:“是啊!就这样!”

    “曲若凝!”任少琛很少连名带姓地叫她,一般这种叫法都隐含了怒气和威胁的意思。

    若凝被他这样大声一吼,噤下声来,眸子对看着他的眼睛,气息微喘,慢慢地将它平缓调整过来。

    任少琛松开她的手臂,手垂了下来,也渐渐冷静,这样的争执真是幼稚,他明知道若凝不会那样做的,刚刚是气急糊涂了,这样焦躁激动的情绪,他向来少有,他知道他对曲若凝不再是简单的习惯。

    树上的彩灯一闪一闪,半明半昧地映在两人脸畔,呼吸和情绪都缓和下来。

    “阿凝,你不要故意气我。”任少琛抬手覆在若凝脸上,幽幽地叹了一声:“我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下来就立刻去你家了。”

    按照原定的计划,本来今天是不可能赶回来的,正式因为在那边把所有时间都投入了工作,才提前结束了出差的行程回来,他答应过月底要陪若凝去看流星雨的,他查过明天晚上就是流星雨密度最大的时候。但是今天是平安夜,所以他才又提前了一天。

    “我没有气你,我本来就真的要和顾总回办公室讨论我的设计。”若凝把刚刚说到一半的话补充完整,然后轻哼了一声:“是你自己想歪的,关我什么事?”

    任少琛松了口气般地失笑一声,确切地听到她和顾辰东只是公事,便安心下来。

    冷风灌进若凝的脖子,她打了喷嚏,缩了缩脖子。

    任少琛这才想起,立刻解开自己脖子上的驼色开司米围巾,将它挂到若凝的脖子上,一圈一圈围了个严实。

    连鼻子都围上了,只露出一双明亮漆黑的大眼睛,眼睫上还沾着一点泪珠。

    若凝轻轻地吸了口气,围巾上满满都是任少琛的气息和他的温度。

    任少琛握住若凝的手,低声道:“刚才是我误会,是我错,但你也有错,平安夜怎么可以和他一起过,还喝了酒,你们很熟吗?你能保证他对你没有别的企图吗?”

    任少琛想起刚才顾辰东暧昧不明的态度,心里还是不舒服,尤其是上次教堂他又见他和若凝那么谈得来,那么有共同话题,若凝看顾辰东的眼神简直是有崇拜的成分在。

    若凝听任少琛这番话,不禁轻笑了两声,道:“他又不坏人,说什么企图那么难听。”

    “你这样放松警惕,就算是坏人也不知道。”任少琛抬手将若凝的围巾又收紧了一下,道:“以后在外面不要喝酒了,我会担心的。”

    若凝蹙了下眉,并没有给予保证,反而道:“你自己还不是整天在外面应酬乱喝。”

    “我那是没办法,你这是可以控制的。”任少琛认真道。

    “什么没办法,你也是可以控制的,是你没认真去推脱,难道不喝他们会灌你不成。”若凝说起这事,又想起之前他被唐菱陷害的事情,就道:“难道你还想重演一次唐菱的事件吗?”

    任少琛沉眉,今天的曲若凝似乎特别爱翻旧账,他和她讲要求,她就跟他提条件,怎么忽然间就精明了呢?

    “好,我以后尽量。”任少琛退了一步答应道。

    若凝埋在围巾里的嘴唇微微勾起。

    “那你呢?”任少琛并不轻易放过。

    “好,我不在外面喝。”若凝怎么觉得被他讲得她像个爱喝酒的酒鬼一样,她原本就很少喝酒,一年也难得几回,还非得逼得她在外面滴酒不沾。

    任少琛得到了满意的回复自然十分开心,握着若凝的手,浅笑道:“我们回家吧。”

    若凝点了点头,由他牵着,向他停车的地方走去。

    他开车回了若凝家中,若凝开了门进玄关换鞋,解开围巾,挂到玄关口的衣架上,再将大衣脱挂上。

    任少琛跟着若凝走进屋内,若凝进了房间,打开衣柜,准备去洗澡,看见杵在一旁的任少琛,便道:“你也该洗洗了,一股发酸的味道。”

    若凝倒并非特意指他吃醋,可能是他连日继夜的赶工作,又加上连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身上真的有发酸味。

    任少琛抬手臂闻了闻,蹙了下眉。

    若凝嫌弃地看了一眼他,绕过他向浴室里走去。

    任少琛伸手臂搂住了她的脖子,将她圈回来,透着疲惫道:“很累,你帮我洗。”

    若凝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么无耻的话他也说得出来,她动了她肩膀,要将他的手臂挪开,抬眸看去,由于距离很近,看得十分清晰,任少琛的黑眼圈很明显,已经不是淡淡的一层了,显然经过了多天的熬夜和高强度的工作。

    “很重,你先放开我。”若凝低声道。

    “所以你是答应了?”任少琛轻挑了下眉梢,嘴角微弯,若凝这个人就是这样,心肠硬起来比谁都坚决,要是软起来,得寸进尺都没事。

    “我去放洗澡水。”若凝没有正面回应。

    任少琛以为她算是默认了,蹭了蹭她的脖颈,将手臂松开,让她先进浴室放水,他则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若凝放完水,出来叫任少琛,任少琛睁开眼睛,虽然很困倦了,还是站起走向浴室。

    任少琛脚步刚跨进浴室,若凝便在外面把门关上,边道:“你慢慢洗,好好泡泡,去去味。”

    任少琛无奈地笑了笑,看了眼满浴缸的水,开始脱衣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浴室里也没什么动静,若凝蹙眉看了眼闹钟,已经超过半小时了,难道他真这么挺好好好泡泡,可泡这么久了,皮都要皱了。

    又过了十分钟,若凝经不住担心了,难道在里面睡着,淹进预感了。

    想到此处,若凝立即起身,打开浴室门走进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