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一百二十章.挺身维护

    忽然,餐厅另外一边发生了不小的骚动,若凝和席允晟都侧头看去,只见小柳站在那边,身上还被泼了饮料的样子。

    若凝他们急忙站起来,快步走过去,若凝低头问小柳:“你没事吧?”

    小柳摇了摇头,旁边那挺着肚子的女人,冷哼了一声:“我说过了看见你一次就泼你一次,不要脸的东西!”

    若凝拧了拧眉,抬头看去,见那孕妇似乎有七八个月身孕,被一个男人搀扶着,两人似乎是夫妻,男人有些畏畏缩缩的样子。

    “这位小姐,说话请客气点。”若凝看在她是个孕妇的份上,已经十分克制了。

    “呵呵,你让我对她客气,简直天大的笑话。”孕妇轻嘲地笑了两声,怨毒地看着小柳,道:“下次我手上要是有硫酸照样泼她。”

    若凝正欲为小柳争辩维护几句,小柳拉了下若凝的袖子,示意他们走吧。

    小柳想息事宁人,孕妇则不想那么轻易放过她,伸手一巴掌要挥到她脸上,席允晟蹙了下眉,及时抓住了孕妇的手。

    孕妇抽回手,拧了拧眉,横瞪着席允晟,见是条件那么好的男人护着小柳,便心中更怨恨,直接道:“先生,你可能还不知道她的真面目,被小白兔样的表面蒙蔽了,她趁我怀孕,勾引我丈夫,就是下贱胚子!不值得你维护,我教训她是理所应当。”

    若凝诧异了下,只觉小柳握着她衣袖的手紧了紧。

    “这种贱人就该见一次打一次,见一次骂一次!呸!”孕妇说话越说越难听,简直要口沫横飞。

    小柳手掌握拳,已经忍无可忍她在朋友面前这样诋毁她,抬起头对那个男人叫道:“王峰,你和我交往的时候明明说过你没有老婆,没有女朋友!我是唯一!是我傻,我信你!”

    男人低下头似乎是心虚了,小柳再转头对孕妇道:“我和你说过,我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他有你这个妻子了,无意间介入你们的家庭是我的错,我知道后立刻就和他分手了,且这半年来并无见面,我忍你是我觉得我无意间确实是伤害了,可是你扪心自问,这我的问题吗?!”

    “明明是你知道他有老婆,还特意勾引的!你以为我会信你!”孕妇理直气壮。

    若凝看了眼男人,男人小声在孕妇耳边道:“算了,我们回去吧。”

    孕妇抽开自己的手,横瞪着男人:“你是要帮这个贱人么!”

    席允晟微眯了下眼眸,对孕妇道:“这位太太,无论她是否知道他有老婆了,出轨男难道不是最该被唾骂的么,你先生要是没有这个想法,她难道能硬逼迫他出轨吗?何况,她是真不知情,她也是受害者!你应该谴责的是你丈夫。”

    小柳侧抬头起头看向席允晟,眸中水光泛起。

    “你说你到底有没有和她说过你有老婆!你说她后来是不是有纠缠你!”孕妇想要从男人哪里得到责骂小柳的立足点,便催促他要他将之前对她说过的那番说辞说出来。

    男人面对这么多人,要将他那套谎话再说一遍,实在是心虚,只怯懦对孕妇道:“我们回去吧。”

    孕妇见那么多人围观指指点点,更加不善罢甘休,撒泼起来喊道:“各位注意了,这个女人最擅长勾引别人家的男人,这种狐狸精见着了可多远着点吧。”

    众人看着小柳,小声议论。

    “这位太太,你这已经构成了对我女朋友的诽谤,我会保留法律追责的权利。”席允晟搭着小柳的肩膀,轻轻地将她带进怀中。

    围观群众一看王峰和席允晟两个男人,简直有云泥之别,便更偏向于相信小柳这边,其中有人开口:“太太,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先生吧,人家有那么好的男朋友,何苦勾引你丈夫啊。”

    孕妇面红耳赤,回头瞪看着男人,再看向席允晟,只觉得心里越窝火,这个男人半点用处都没有!心里也有点动摇相信小柳说得才是真的。

    她愤愤地咬了下唇,甩开男人扶着她的手,自己挺着肚子往外面走,男人立即跟了上去。

    席允晟松开小柳的肩膀,退了一步,保持礼貌的距离,道:“不好意思,刚刚冒犯了。”

    “是我应该谢谢你帮我解围。”小柳感激地看着席允晟。

    若凝拿来纸巾给小柳擦拭衣物,衣裙已经湿透,不好再多做久留。

    买单之后,三人出了餐厅,小柳没开车,而若凝和席允晟都有车,若凝看着小柳,她不确定小柳想要谁送。

    席允晟上了车子,并没有马上开走,见小柳上了若凝的车之后,才将车子开出。

    坐上若凝的车,小柳低垂着头,小声道:“阿凝,你信我吗?我真的是不知道,是被他骗了的。”

    若凝轻拍了拍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我信。”

    “阿凝。”小柳略带了点哭腔,这半年来的委屈都在这个要释放了,她虽然一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但这一段感情里受到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她那么想要找个好男人,就是要忘记掉那个渣男带来的伤害。

    “好了,别哭,妆哭花了要不漂亮了。”若凝抽了两张纸巾递给她。

    小柳擦了擦眼泪,豪迈地一吸鼻涕,若凝不禁轻笑了声,抬手帮她捋了捋头发,柔声道:“都过去了,人生谁没一次瞎眼啊,下次记得教训就可以了。”

    “嗯。”小柳点了点头,擦完眼泪从后视镜里照了照,结果睫毛膏都脱妆了,整个和熊猫一样,胸前还有难看的水渍,狼狈不堪。

    “阿凝,席医生今天对我的印象会不会跌到谷底啊。”小柳沮丧的垂头,原本高高兴兴的一顿午餐搞成这样不欢而散,还被看到这样狼狈的自己。

    “不会的,允晟不是那种人,是非曲直他会判断,你看他对那个女人说得话就知道了。”若凝开车,一路上劝慰了小柳不少话。

    送了小柳到家,若凝开车回家,途中接到席允晟的电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