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六十一章.背后危机

    任少琛离开之后,若凝长长地舒了口气,坐靠在沙发上,闭了闭目。回想起以前的一些事,那次林未央和任少琛说分手,不巧被她撞见,她还记得那时候任少琛脸上的神情。

    那是她在他脸上,从来没见过的表情,甚至连离婚时也没出现过的表情。他隐忍伤痛的神情,如风干了易碎的枯叶,似乎只要一阵风卷过,他就会彻底碎裂,在风中破散似灰烬。

    若凝明白那才是爱一个人而不得的悲痛,他复婚可能是认真的,但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去尝试第二次。

    若凝想着想着,渐渐地沉睡过去,这一天一夜以来的奔波担忧惊吓,已经让她身心俱疲。

    十月份的夜里凉风入侵,若凝才再度醒过来,睁开眼天色已是全黑下来。

    她起身回房,见清莹安睡着,便放轻脚步进去。

    次日,若凝起床时候,头晕晕沉沉的,喷嚏不断,鼻子也堵得难受,大概是昨晚着了凉。

    清莹听若凝打喷嚏,便立即换好衣服,出去买药。

    若凝还在洗漱,来不及嘱咐她别走太远。

    清莹下了楼,小区附近的药局还没开门,便坐车去了远一点的药店,拿完感冒药之后,忽然想起询问药店销售员叶酸片的摆放货架。

    刘虹芝在另外个货架上找儿童清热含片,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便看了过去,见到是清莹,先是楞了下,心想她不应该在b市读书吗?

    清莹询问完,转身去货架上找,刘虹芝趁她没注意的时候,转过身去。

    清莹转头向柜台的销售问道:“哪种叶酸片的牌子好?”

    销售从里头走出,走到清莹身边,拿了一盒递给她。

    清莹回到柜台,结完账出了药店。

    刚一走出药店,闻到马路上的汽车尾气的闻到,突然就一阵犯恶心,她冲到垃圾箱旁边,剧烈地干呕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

    刘虹芝站在药店立牌后面,看着清莹呕吐的样子,眉心蹙了蹙,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清莹全然不知自己在药店的被刘虹芝看到了,打了车回到若凝住的小区。

    若凝刚煮完粥,清莹就从外面回来了,她见她脸色不好,立刻扶她去沙发坐下。

    “只是孕吐,没什么要紧的,姐你太紧张了。”清莹面容苍白,浅笑了一下。

    “你在b市的孕检,医生怎么说?你的身体到底有什么问题?”若凝端了早餐出来,对清莹问道,因为之前听清莹说自己不适合打胎,她就担心是不是因为身体哪里出问题的关系。

    “都好啦,姐你别那么担心嘛。”清莹端起来稀粥舀了一口,低头喝粥,轻轻掩饰过她的心虚。

    若凝见她不愿意多谈,低叹了一声,她拿她是越来越没有办法了。

    吃完早餐,再吃完感冒药,若凝头更晕乎乎起来,觉得困乏,临进房间睡觉前,嘱咐清莹不要乱跑,呆在家里看电视或看书。

    可能是感冒药的效力太强,若凝醒过来时,居然已经是傍晚夕阳西下,她睡得身子都发软了,开口叫了句清莹,发现自己的嗓子也哑了。

    没听到清莹应她,便起身下床走去客厅,客厅里空无一人。

    若凝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都没看到清莹,眉心拧了拧,拨了电话给她。

    手机立刻被接通,对面传来的声音却很嘈杂,接电话的女生也不是清莹本人。

    “她上洗手间了。”

    若凝听女生拔高音量,口齿却有些不清晰,似乎像是喝了酒的样子,还没等她再问,就传来嘟嘟的声音,挂断了。

    若凝收了手机,扶住额头,头又晕沉了几分,似乎有发热的现象。

    她担心清莹,拎了件外套就出门。

    开车途中继续拨了电话给清莹,几通之后,再次接通了,清莹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她稍稍安心了些,问:“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姐,朋友一会儿送我回去的,你生病了就好好在家休息。”清莹拿着电话走到走廊上,背景嘈杂才稍微减弱了点。

    若凝听出她可能是在ktv,便强硬道:“地址,我去接你。”

    清莹无奈报了地址,挂完电话,就对里头的人道:“我要先走了。”

    “这么早,回去做乖宝宝了?”一个黑色碎发的男生走到廊上,搭住清莹的肩膀,笑问道。

    清莹耸了下肩膀,甩开他的手臂,道:“张蒙,我警告过你别动手动脚的。”

    “啧,怕什么呢,动一动又不会怀孕。”张蒙一脸痞笑道。

    清莹横瞪了一眼他,她不得不承认一副好皮囊对一个人有多重要,他笑得像个痞子,却不流气,还带着点坏坏的帅气。

    张蒙俯下身子,拨弄着清莹的头发,轻笑道:“怎么?忽然爱上我了?要回心转意了吗?”

    清莹挥开张蒙的手,道:“你做梦,你永远比不上苏至澄。”

    张蒙收敛了笑意,面容冷了下来,讥嘲道:“你所谓的比不上,不就是家世吗?那个小白脸,除了会读书和有一对好父母,还有什么?”

    “有这些不就足够了么,我要的就是这些。”清莹挑眉,对他的话还以颜色,道:“这些是你这辈子都没有的,也不可能有的。”

    张蒙的手忽然扣住清莹的脖子,一双黑眸像是要生吞了一般看着她,低头快速地噙住了她的唇,用带着烟草味的舌尖顶开她唇瓣,霸道地,强制地长驱直入。

    清莹一惊,握拳抬手要砸向他,他钳制住了她的双手,似吞咬一样蹂躏她的唇瓣。

    清莹扭动挣扎着,屈膝往上一踢,张蒙似早有准备,松开她,轻松一闪,抹着唇瓣痞笑道:“你还是那么烈,不过我喜欢。”

    “不要脸!”清莹怒视着他。

    “亲都不知道亲过多少回了,现在才说我不要脸,会不会太晚了些呢?”张蒙挑了挑眉梢。

    “张蒙,今天我和你说清楚,以后我们都不要有瓜葛了,以前的事情全都过去了,我也不希望你再提起。”清莹把话挑明了,她觉得自己当初和这个人谈过恋爱纯粹是小女生的一时糊涂,但和他朋友很爽快,才没有断了来往,只是现在她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毁了自己的将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