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四十章.他的危机

    曲涛下乡公干,对这些是一无所知,晚上返城的时候才看到沈如兰和若凝都打过电话给他。

    上次和若凝闹僵,他也不愿意,便回拨了电话,想要挽回一点点父女感情。

    “若凝。”曲涛开口唤了声她的名字。

    若凝打完刘虹芝,开车手臂都还震得发麻,接了曲涛的电话,心中怒意又涌了上来,冷嘲道:“那女人又告枕头状了?”

    “你说什么?我在g省出差。”曲涛听若凝口气不好,他也尽量控制情绪,他不想他们父女之间再争吵下去。

    “老爷子去世了。”若凝听他说出差,也缓和了下自己的情绪。

    曲涛闻言,先是一愣,解释道:“我这里还走不开,要不......”

    “已经下葬了,您也用不着着急回来。”若凝声音很冷,曲涛和沈如兰一天还没有离婚,他就是沈家的女婿,老爷子走了,连最后一程,这个孙女婿都没有来送过。

    不过也许更好吧,沈老爷子是听了刘虹芝她们的话才气死的,恐怕也不愿见到曲涛吧。

    “阿凝,我真是在外地公干,山里信号不好,才没有接到你们的电话。”曲涛又解释了一句。

    “行了,说这些也没意思了,管好那个女人,我就谢谢你了。”若凝听他的解释,只觉得烦躁无力,她说完话,就直接按掉电话。

    曲涛听到手机里传来急促的嘟嘟声,垂下手来,亦有些烦躁地点了根烟。在刘虹芝这件事上,他确实犯了错,没有经受住诱惑,在要幡然悔悟时,刘虹芝却告诉他,她已经怀孕了。

    有时候,一步错,则步步错,错到深陷泥沼。

    今年的八月十五,就在沈老太爷的丧事中度过。头七之后,沈家二老回乡下去了。

    沈如兰重新回单位上班,若凝也开始扑进忙碌的工作。任少琛可能是因为上回工地的事情棘手,也有一阵没在她面前出现了。

    那朵粉色的山茶被她做成标本,再制成了书签,夹在书页里。

    当然,她不承认自己对任少琛尚未忘情。

    她......不过是觉得这朵花很漂亮而已!

    午休的时候,若凝捧着咖啡进茶水间,听几个人在聊天,字眼里有提到任少琛的公司。

    “青年花园这次意外事故闹大了,媒体都连续报道好几天,这房子就算是盖成了,恐怕也难销售。”

    “是啊,两条人命案啊,安全系数都问题的建筑工程队,咱这些市民们哪里安心住得进去,本来我还打算婚房就买那的,现在还是再做考虑吧。”

    “对啊对啊,而且恒宇这次没有及时出面做危机公关,让媒体大肆地宣扬了一番,名声难保啊,原先还听说恒宇再几个月就要准备上市了,没想到啊。”

    若凝手腕一软,杯子差点掉落,还好她回神快,只是溅出了一点咖啡而已,手指被烫到。她放下杯子,用冷水冲洗,想起他们刚才的话,又微微出神。

    那天任少琛接到的那个电话可能就是这件事,他却还陪她回去办老太爷的丧事,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危机处理不当,才让事情爆发地那么大。

    “阿凝,你在干吗?”小柳歪头叫了她一句。

    若凝收敛回神,把水龙头关掉,咖啡也忘记了拿,匆匆走出茶水间。

    她拿着手机,走向楼梯间,拨了电话给任少琛,一直占线。

    直到拨了五六通,才被接听。

    “少琛。”若凝急促地唤了声他的名字。

    “嗯?”任少琛刚刚开完会,走进办公室,有些累地靠在椅子上。

    “公司的事情很严重吗?”若凝紧张地问,她听了小柳他们的话,已经觉得事情足够严重了,又听任少琛接电话的声音有些疲惫,就更担心了几分。

    任少琛松开眉心,只对若凝道:“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不要想太多。”

    “怎么会没有,新闻都播那么大了。”若凝沉下声音,道:“你老实告诉我,事情又多严重,新楼盘要是预售卖不出去的话,资金会不会......”她已经担心地做最坏的设想了。

    “恒宇没有那么容易垮,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吗?”任少琛语调轻松,对若凝道:“已经安抚好家属那方面了,也联络媒体要做说明,不会有事啦。”

    “真的那么简单吗?”若凝对生意上的事向来不懂,当年在任少琛公司里,也只是负责简单的账目,而且那时候公司的规模并不大。

    “你担心拿不到年底的分红吗?”任少琛玩笑了一句,试图缓解若凝担心的情绪。

    若凝听他还能开玩笑,稍稍放心了些,也玩笑应道:“是啊,公司我可也算有份的。”

    “好啦,我知道,午休快要结束了,快去工作。”

    “我现在又不是你的员工,我老板都没催我。”若凝莞尔,又道:“那我挂了。”

    “等一下。”任少琛突然开口。

    “怎么了?”

    “你们公司在哪一层?”

    “23楼啊,为什么这么问?”若凝不解。

    “没事了,挂了吧。”任少琛浅笑。

    若凝满怀疑惑地挂了电话,走出楼梯间,回去上班做事。

    顾辰东让若凝进一趟办公室,叫她准备青年花园的资料,若凝诧异了一下。

    “我相信恒宇有能力解决这次的事件,青年花园这次主打精品装修,我们现在备案竞争,会比到时候事情解决完了,和多家设计公司一起竞争有力。”顾辰东说完,又忽然想起恒宇的老板似乎和若凝的前夫同名,便又道了一句:“当然,你若有顾虑,我可以去让你先去做别的案子。”

    其实这样的关系桥梁对名尚显然是有力的,不过顾辰东不是一个喜欢靠这种关系走捷径的人,说得更明白一点,他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绝对可以光明正大的拿下案子。

    “不,我明白公事公办,没必要避开,我去准备资料。”若凝点了下头,转身出办公室。

    连顾辰东都相信恒宇能解决这次危机,那她就更安心了些,开始专心专注工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