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三十二章.父女破裂

    那日不欢而散之后,任少琛倒也没再找过她,到现在若凝还是没搞清楚,他为什么莫名其妙生气。

    周六,肖倩蓉抱着一大桶冰淇淋,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道:“废话,当然是吃醋。”

    若凝懒懒地斜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弯了弯嘴角:“确实吃醋,也许他看上顾辰东了。”

    “噗。”肖倩蓉差点将冰淇淋喷出,挑眉道:“还能说笑,代表你心情不差嘛!”

    心情不差?怎能不差,曲妈回乡下都一个多星期了,早上通电话,她暂时还没回来的意思。

    她说笑也不过是苦中作乐罢了。

    “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不和程景臣约会吗?”若凝岔开了话题,起身倒了一杯水给自己。

    “他出差去了。”肖倩蓉一听到程景臣的名字,脸上便扬起淡淡的笑意。

    “哟,那你还不快点化作望夫石啊。”若凝莞尔取笑她。自从肖倩蓉和程景臣谈恋爱之后,整个人都散发着小儿女的甜蜜气息,看得若凝煞是羡慕。

    “切,我又还没嫁给他。”肖倩蓉tian了tian勺子上的冰淇淋,菱唇含住。

    若凝搂过肖倩蓉的肩膀,揶揄道:“你看看你现在一脸待嫁的样子,要是他求婚,你还不飞扑过去呀。”

    “那你呢,听你提起的顾辰东,他似乎是不错的对象啊,怎么不下手?”肖倩蓉反守为攻,眉梢微挑看着若凝。

    “说你呢,别扯到我。”若凝松开肖倩蓉的肩膀,认真道:“我对他仅止于下属对上司的欣赏,而且我并不准备再碰触感情这一块。”

    肖倩蓉也正经起来,她放下冰淇淋,该握住若凝的手,道:“说这种话干嘛,你离婚了,难道真要做一辈子孤家寡人啊,还是说要为任少琛守身如玉?”

    她明白若凝没那么容易完全抹掉任少琛在心底的存在,可一辈子那么长,说这种消极丧气话,她可不爱听。

    “好啦,好啦,我开玩笑,你反倒那么一本正经了。”若凝揉了揉肖倩蓉的脸,硬是将她挤出个笑容才罢手。

    “要是别人,我还懒得正经呢。”肖倩蓉娇嗔地横了一眼若凝,唇角扬了扬。

    若凝当然明白肖倩蓉对她是真的关心,像她盼着她好一样。

    下午,肖倩蓉回家去,若凝约了曲涛出来,还是之前那家茶馆。

    若凝坐在小包厢里等了许久,曲涛匆匆进来,气息不稳,看起来好像是匆忙赶过来的。

    “喝什么?”若凝和他已经有段时间没见面了,上次谈判破裂,总归在心里横亘着,她连称呼都省去,有些别扭地开口,

    曲涛摇了摇头,若凝对服务生道:“一壶碧螺春。”

    语毕,她转头看向曲涛,道:“我还记得您最爱喝这个。”

    服务生出了包间,里头只剩他们父女两人。曲涛面容沉静,甚是威严,若凝以前最怕就是父亲既不说话,又不笑的时候。

    “爸......”若凝唤了一声。

    话音未落,曲涛就拧着浓眉对她质问道:“你泼虹芝水了?”

    若凝本来软化的声音,瞬间冷硬起来:“是,我泼了。”

    “她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我从小这么教你的吗?!”曲涛言辞之间对曲若凝的行为很不满意。

    “长辈?她算我哪门子的长辈。”若凝原先是打算以柔和攻势,说服曲涛回心转意,哪晓得她什么话都还没说就先被责怪了一通。

    “都是你妈宠得,变得这么目无尊长。”曲涛隐忍着怒意,道:“曲家的家教是这样的吗!”

    “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颠倒是非黑白了。”若凝不敢置信地看着曲涛,他这番话是要把沈如兰带大她的功劳全部磨灭了。

    曲涛也意识到自己过激了,缓了缓情绪,道:“你以后对虹芝客气点。”

    “对她客气,您知道她对我做了什么吗?她......”

    “她特意拿家装的案子给你做,你不领情就算了,何必泼了她水,我知道你是在为你妈打抱不平,这事总归是大人之间的事,你不用参合了。”曲涛又一次截断若凝的话。

    若凝听到此处,大致了解了,刘虹芝事先吹了枕头状,曲涛现在完全倾倒在刘虹芝那一边了,她说什么都是错,他已经给她按好了罪名。

    “我看你真是被那个女人洗脑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吗?”若凝心凉,语气渐冷:“我是你的女儿,难道你不了解我吗?”

    “就是因为了解你,知道你xing子倔强,对你妈既维护又孝顺,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曲涛声音平缓下来,大有慷慨原谅她的意思,又道:“这次就算了,虹芝也不打算计较。”

    “她不计较?她特地拍了证据,还投诉到我公司里,这就是你所谓的不计较。”若凝气得嘴唇发颤,面对这个自己叫了二十几年父亲的人,只觉得很陌生,陌生得可怕。

    “她没有这么做,是小唐看不过去才投诉的。”曲涛替刘虹芝辩驳道。

    “呵呵,果然是唐菱。”若凝冷笑,道:“爸,你知道我怎么认识唐菱的吗,她是少琛公司的秘书,她企图介入我和少琛之间,破坏我的婚姻,这样一个女人,你要相信她的话?”

    曲涛闻言,眉心紧蹙,不太确定道:“真有这样的事?”

    “如果您还清醒,就离开那对姨侄女。”

    “即便如此,唐菱是唐菱,你不要对虹芝有偏见,她那天会那么闹也是因为小宝生病,她太着急了。”曲涛固执己见,又道:“何况你和少琛不是好好嘛。”

    若凝忽然觉得荒谬,曲涛以往素来严厉,却是非分,而现在竟只偏听刘虹芝的话,她心里凄惶,口不择言:“刘虹芝年纪轻轻,你觉得她是看上了你什么才委身的,而且你真的确定那个小宝是你的孩子?”

    曲涛勃然大怒,拍案而起,一巴掌就煽在了若凝的脸上。

    若凝白皙的脸上立刻显出鲜明的红印,被打偏的头慢慢转回来,眼神冰冷地看着曲涛,一言不发起身,再推开包厢门后,背对着他道:“我劝你最好是验一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