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三十一章.阴魂不散

    吃完晚餐,已经九点有余,若凝拿出钱包结账,还是被顾辰东抢先了一步。

    “说好我请的。”若凝玩笑道:“你连一个贿赂老板的机会也不给我么?”

    “要请的话下次吧,绝对要大餐。”顾辰东拿起外套起身,两人说笑着并排走出餐厅。

    若凝脚伤疼痛,顾辰东似乎注意到她走路有些问题,刻意放慢了脚步,穿过马路,走向停车的地方。

    忽然,一人急匆匆地向两人走来,站定在他们面前之后,若凝微愕,真是阴魂不散,怎么到哪里都能遇上刘虹芝。

    顾辰东疑惑地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刘虹芝,他虽然接了她的案子,但没有接触过刘虹芝,所以不知道若凝泼水的客户就是她。

    而刘虹芝则一脸冷嘲的笑意,那日沈如兰的生日宴,她是见过若凝的丈夫的,显然不是眼前这个男人。一个有夫之妇,这么晚了和陌生男人并排走在街上,足够她联想翩翩了。

    “我说过了和你没什么好谈的。”若凝以为她是故意跟踪缠着她的,还没等刘虹芝开口,便有些厌烦道。

    刘虹芝眼睛斜挑,打量起顾辰东,啧啧了两声,对曲若凝道:“你对我和你父亲那般疾言厉色,我还真以为你道德标准那么高,原来也不过如此。”

    若凝听着这话便知道她是误会,还扯进了无关人士,怒意上涌,极力压制,沉声道:“你自己不要脸,就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龌龊吗?”

    “你!死丫头!”刘虹芝气恼,抬手就要挥去。

    顾辰东截住了她的手腕,蹙眉道:“这位小姐,你若继续这样,我们可以告你伤人罪。”

    刘虹芝狠狠抽回自己的手腕,还想要继续撒泼,只听身后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唤她小姨,她回过头去看。

    若凝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来人一身桃粉色修身连衣裙,长发披肩,发梢卷出迷人的弧度。

    该女子越走越近,若凝微眯了眯眼睛,待看清之后,发现居然是唐菱。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姨侄女俩是要扰得她家不安生。

    唐菱看见曲若凝倒是显得很淡定,对于自家小姨和她的纠缠,似乎早有预备。

    “顾先生,好久不见。”唐菱看了眼站在曲若凝身旁的顾辰东,浅笑打招呼。

    顾辰东看到唐菱,想了一会儿,记起上回那个案子就是她交托他,礼貌地点头:“唐小姐,上次的案子不好意思。”

    若凝见顾辰东和唐菱打招呼,恍然过来,难怪刘虹芝明明是看似那么冲动无脑的人,怎么会想到用话激怒她,还拍了证据告到她公司,看来是唐菱在出谋划策的。

    “任太太,我们又见面了。”唐菱施施然伸出手。

    曲若凝蹙眉,没有握她的手,她倒也不介意,淡笑道:“我小姨和你父亲就快要结婚了,大家以后就是亲戚,我希望我们能相处愉快,之前的那些事就此抹去。”

    “呵,唐小姐真会说笑,重婚罪是很重的。”若凝冷笑,面对这两个女人,她再好脾气也会被激怒,真是不要脸到极致了。

    “难道你还会告你父亲不成?那当真算是大义灭亲啊。”唐菱自从被离职之后,心里记恨若凝。她年幼丧母,和刘虹芝其实算是八百年不见一次的亲戚,上回遇到得知刘虹芝傍上的老男人竟是曲若凝的父亲,便和刘虹芝的来往紧密起来。

    “今天我算是明白什么叫蛇鼠一窝。”若凝气急反笑,转头对顾辰东道:“顾总,我们走吧,免得脏了耳朵眼睛。”

    顾辰东不愚钝,听她们的对话似乎明白了一些事,他顺着若凝的话点头。

    若凝先迈开步子,从唐菱身侧穿过,刘虹芝还想再找若凝麻烦,唐菱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稍安勿躁。

    顾辰东快步跟上若凝,稍微走远,若凝脚踝又开始隐隐痛,顾辰东轻扶了她一把。

    唐菱收起刚刚高举的手机,停止了视频录制功能,将手机收回包内,拨了拨长发,挽着刘虹芝的手,笑道:“小姨,我们也回去吧。”

    若凝坐上车,顾辰东开车送她回家。

    坐在车内,若凝稍稍有些窘迫,每次狼狈都被顾辰东撞个正着,她低头开口道:“不好意思,刚刚她们......”

    “不用和我道歉和解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明白。”顾辰东体贴地打断。

    “抱歉,我不应该将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上。”若凝紧抿了抿唇。

    顾辰东握着方向盘,侧头看了她一眼,立刻转了回去,口吻轻松:“公司并不缺她们这一个案子,少一个案子,留住一个人才,我觉得稳赚不赔。”

    若凝被他逗笑,方才的气恼消散了一点点。

    车子停下,若凝道了声谢下车。

    顾辰东摇开车窗,唤住若凝,交代道:“脚踝记得回家热敷。”

    若凝点了点头,向他挥了挥手,没想到顾辰东连她脚踝受伤这样的细节都注意到了。

    顾辰东摇上车窗,开车离去。

    若凝开锁推门进屋,只见屋内灯光明晃晃地亮着,任少琛正坐在沙发上,脸色不太好看的样子。

    “你怎么来了?”若凝将钥匙放在玄关处,换了拖鞋进屋,随口问了句。

    “刚下班,顺道来看看。”任少琛拧眉,道:“我打过电话给你的。”

    若凝掏出手机一看,果然好几个未接,不知什么时候被调成了静音模式,她才一直没有听到。

    “不好意思,我刚刚工作完,没有看到。”若凝往卧室走,拿了睡衣,准备进浴室洗澡。

    任少琛沉着眸,看着若凝的侧影,声音低沉:“现在的上司都负责送人女职员下班了吗?”

    若凝刚要开浴室门,听这话头不对,转头看向任少琛,古怪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任少琛起身,长腿迈开走向玄关。

    “任少琛,你干嘛阴阳怪气的,你以前不也送过别的女人吗?”若凝捉摸不透任少琛现在的情绪,他的口气实在太像是吃醋了,可任少琛会吃她的醋么?答案显而易见,不会。

    “现在你是要和我翻旧账么?”任少琛沉了沉脸色。

    “不,我只是陈述事实。”若凝语毕,闪进浴室,飘出一句:“慢走不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