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二十七章.没有资格

    简单地擦完澡,曲若凝扶着墙壁,单脚跳出来,只见任少琛还在她家客厅里。

    任少琛听到动静,起身过去扶她,若凝不自在地抽开手道:“我自己可以。”今天把五年前的那件事说开,她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资格接受任少琛照顾。

    任少琛没有理会她的拒绝,握住她纤细的手臂,扶着她进了卧室,把她扶坐在床上。

    “那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任少琛见曲若凝盖上薄被,道了声晚安,转身要走。

    曲若凝抿了抿唇,在他要掩上房门之际,轻声道了句:“谢谢。”

    任少琛手在门把上停顿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将门掩上。

    曲若凝听到防盗门关的声音,知道任少琛已经回去,她侧转过身躺着,枕着手背,闭目睡去。

    次日,曲若凝翻了身,迷迷糊糊间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狐疑地起身,随手拿了硬物,轻点脚尖走到房门口,打开卧室门,警惕地向外看。

    任少琛手提着东西,在玄关处换鞋子,抬头一看曲若凝拿着塑料笔筒站在卧室门外看着他,瞬间意会过来,解释道:“我那里有这房子的备用钥匙,我想你应该不方便弄早餐,所以就顺路带过来了。”

    曲若凝拧了下眉,心里嘀咕:顺路?顺得那门子的路?那个家和自己这房子明明是两个方向。

    “假如是有人入室偷窃,你就拿这塑料对付他?”任少琛看了眼曲若凝手上抓着的东西,感觉到在他的时候,她的肩膀松懈下来,便浅笑调侃道。

    曲若凝转身将笔筒往床上一扔,颠簸着脚进浴室洗漱。

    任少琛将买来的粥热了一下,曲若凝出来时,他正端着托盘出来,上面还冒着缕缕热气,香味飘向她而来,肚子不争气咕噜地叫了两声。

    “脚还疼吗?”任少琛过去扶她,下意识看了眼她的脚踝。

    曲若凝摇了摇头,顺势坐了下来。

    任少琛把粥放到她面前,坐到了她的对面。

    “你今天没有工作吗?”曲若凝随口问了句,在她和任少琛一起生活的五年里,她清楚的知道对于任少琛而言,是没有什么周六日的,天天都可以工作。就是这么份拼命劲,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下午要去工地看一下。”任少琛应了句,低头吃早餐。

    曲若凝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也低头吃早餐,其实自从两年多以前从公司离职,任少琛现在公司究竟怎么样,她也并不是很清楚。

    吃完早餐,任少琛收拾垃圾下楼扔掉。

    曲若凝抱着笔记本检查昨天做得图,妥当之后发向客户的邮箱,等待客户的意见反馈。

    任少琛倒完垃圾上来,见曲若凝嘴角隐含笑意,不禁开口问道:“什么事情那么高兴?”

    “没什么。”曲若凝收敛了笑意,将笔电挪了挪近,然后抬头道:“你回去吧,我没事了,一个人可以的。”她不懂任少琛为何今天还特意来照顾,明明是她害得他和林未央最终没在一起的,他知道后难道不该避着她吗?

    “工地离这边比较近,我下午直接过去就行,不欢迎我待这?”

    若凝觉得自己要是开口说不欢迎,未免有点过河拆桥,于是便不做回应,低头看客户发来的邮件,上面约她上午十点到某餐厅详谈。

    若凝犹豫了下,回复了邮件,应了约。

    任少琛见她不没反对他留下,就到厨房到了杯热水递给她,看着她的脚踝道:“是不是要换药了?”

    “已经没事了,我贴了个止痛贴就可以了。”曲若凝低头看着被白纱布裹得厚厚的脚踝,心想不能这样去见客户,贴肤色的止痛贴就看不出来了。

    任少琛从桌几的抽屉里拿出昨天的外敷绷带和药,皱了皱眉,道:“医生开了那么多这些东西,你脚踝怎么可能是现在就没事。”

    “诊所有事没事都是一堆药,脚在我身上,当然是我感觉的最准确。”曲若凝俯身从袋子里拿出止痛贴,低头将脚踝上的绷带先解开。

    任少琛看着她层层解开,最后整个脚踝的骨头都是凸出的,红肿地不像样,他挑了挑眉道:“这就是你所说的没事?你确定?”这样外凸的样子显然是动了筋骨,哪有一夜就痊愈的。

    若凝拧眉,将止痛贴布包装袋撕开。

    任少琛从她手上把贴布拿走,道:“这样不行,我带你再去医院看看。”

    “还给我。”若凝摊手到他面前,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任少琛将贴布往另一个沙发上一扔,曲若凝眉头锁紧质问:“你干什么?”

    任少琛不回答,把她的腿搁在他的膝上,伸手握住小腿和脚掌,轻轻扭了扭,曲若凝在毫无防备下吃痛,倒抽了口气。

    “扭伤的很严重,骨头移位了。”任少琛道,他自小生活在农村,父亲是种地的,常有扭伤也不去就医,高中的时候他在村里的老中医那里特地学了跌打损伤的治疗方法。

    “我不痛了,把贴布给我。”若凝想要抽回脚,被任少琛按住小腿。

    “别动。”任少琛仔细观察曲若凝的脚踝,抬头对她道:“一会可能会很痛,你忍着点。”

    “你要干什......啊!”若凝话还没说完,只听骨头咔嚓了一下,她就痛叫出来,下意识紧掐出任少琛的肩膀。

    任少琛娴熟地帮曲若凝将骨头移回位置,然后从袋子里拿出外敷的药膏,涂上她的脚踝,把绷带一圈圈缠上去。

    曲若凝痛得神经麻木,再回神,任少琛已经将脚踝包好。

    “可以松开我的肩膀了吗?”任少琛并不是没有痛觉的,被曲若凝刚刚掐地那一块地方保准淤青了。

    曲若凝讪讪松开手,低头看着抱得扎扎实实的脚踝,心想也只能如此了。

    “想要周一复原的话,这两天最好是不要动。”任少琛放下她的脚踝,去卫生间洗手。

    曲若凝站起来,跳到卧室,任少琛听到声音走出卫生间,道:“你要拿什么?我帮你拿。”

    “我换衣服。”曲若凝语毕,将卧室门关上。

    任少琛回到客厅,不一会儿,只见曲若凝衣着妥当的跳出来,一身米白色的职业套裙。

    “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约了客户十点在绿禾餐厅,差不多该出门了。”曲若凝答道,一边过去将笔电关上,放进自己的大包包里。

    任少琛蹙眉,抓住她的手腕,语气有些生硬道:“你现在不能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