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七章.不在身边

    晚上十点,任少琛刚加完班回家,走进房子安静地没有任何气息的样子,他紧皱了眉心快步进卧室打开灯,没有看到曲若凝的身影,又转身开了次卧的门,只见一床被子叠得十分整齐,孤零零的摆放着。

    屋子里到处都找不到曲若凝,他出声唤她,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才不得不信曲若凝不在家中。

    他回到主卧,开了更衣间的门,见曲若凝大部分的夏装都已经不在了,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有些焦躁起来,他看得出来曲若凝这回不是耍小性子那么简单,她是真的下定了决心。

    他一直知道曲若凝温顺柔和的外表下,隐含了决绝坚韧的内心。她想要的得到某件东西时便会百折不挠,想要丢弃时则完全决绝无情。

    离婚这件事,恐怕棘手了。

    除了唐菱,他和曲若凝之间还存在着问题,关于这一点他是知道的。这两年来,他的工作越来越忙,对曲若凝也确实疏忽了,但他总是想等过了这一阵,就可以对她有所补偿。然而一阵接着一阵,不知道从何时起,曲若凝已经不像往常一样等他下班和他家长里短的说话。

    慢慢地,他们即便有摩擦,也都以冷战结束,后来他们之间的对话越来越少,少的时候可以一周不说一句话。

    他偶尔也会觉得倦怠,工作足够烦心,回家面对无话可说的曲若凝也会烦心,他甚至不想回家。自从两年前流产那件事之后,她变得敏感多疑,情绪多变,初始的时候,医生说是抑郁症所致,他自责,他知道那件事,她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也隔阂着,要不然也不会压抑地得抑郁症。

    一年多前,她的抑郁症才算治好。只是那之后,曲若凝远不像以前那样活泼,爱说话,常常一个人呆在家里,不愿出门。

    这样的变化,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那件事,渐渐地他也越来越淡漠。

    任少琛想着想着,就更加烦躁,边松着领带,边拿出手机滑开锁,他白天打过三个电话给她,她都没有接,现在也没有来电。他了解她一向倔强,她有心躲他,就算再打过去,她也不会接听。

    任少琛翻看通讯录,打给她最有可能找的人。

    肖倩蓉接到任少琛电话的时候,曲若凝正在浴室里洗澡,她看了眼浴室门,走到阳台处接起电话。

    “工作忙完,这会儿想起找若凝了?”肖倩蓉戏谑道。

    “她还好吗?”任少琛一听肖倩蓉这话,便知曲若凝在她那里,不管她戏谑的态度,他只关心曲若凝现在的状态。

    “在我这当然很好。”

    “我想和她谈谈。”

    “她在洗澡。”肖倩蓉倚靠着阳台的栏杆,又侧头看了浴室的门,沉声对任少琛道:“你最好想清楚解决方法再来找她,现在让彼此先冷静几天。”

    肖倩蓉其实并不太喜欢任少琛,在她看来他既不温柔又不懂体贴,奈何曲若凝就是爱他,作为朋友,她自然是希望曲若凝能快乐的。

    “我知道了。”任少琛抿了抿唇,顿了下,又开口:“那麻烦你照顾......”

    他话音未落,肖倩蓉听见浴室门打开,立刻慌张挂了电话。

    任少琛听着忙音,垂下手臂,按了按眉心。

    这偌大的双人床,平时倒是不觉得这么空旷,今晚似乎才发现它都可以横躺着睡了。

    任少琛闭目,脑子里一直转着曲若凝今天在民政局外看他的眼神,越想越头痛,索性起来进书房工作。

    期间手机响了很多次,任少琛只看了一眼来电是唐菱,便都没有接听。

    他对唐菱除了上司下属,根本没什么感情,在那晚事情还没搞清楚状况前,她出车祸,他出于道义照看了几个小时,没想到会惹来这么大的麻烦,他更没想到唐菱还找过曲若凝。

    现下看来那晚可能真的是被算计,肖倩蓉说得对,他确实要先解决完再去找曲若凝。依曲若凝的性子,决定了事情就都油盐不进了,尤其还是气头上的时候。

    任少琛捋好思绪,焦躁的心稍稍平静下来。

    夏日的夜晚,清风徐徐,虫鸣作响。

    曲若凝洗完澡,懒得吹头,就到阳台上吹风让它自然干,躺在躺椅上,发呆状的看着满天繁星。

    “要不要喝啤酒?”肖倩蓉冲完凉出来,一身清爽,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走到曲若凝身边,将其中一罐递向她。

    曲若凝摇了摇头,她昨天才胃溃疡,并不想自虐,何况借酒浇愁,愁更愁。

    肖倩蓉放了一罐在矮几上,自己打开另一罐,坐到曲若凝旁边的躺椅上,一同看着漫天繁星,絮絮叨叨地说着话。

    曲若凝随着她的胡话,心情渐渐开朗,久违地发自内心的笑出来。

    “说起来,我们好像都没有按照预想的轨迹走。”曲若凝随着肖倩蓉的话,也漫无边际地想起以前在寝室窝在一张床上的事情,幽幽道:“还记得大学的时候,我们说过以后要做什么吗?”

    肖倩蓉手无意识地转动着酒罐,脸上已经微微红起,有些迷蒙,想不起来了。

    “我们说要一起开个设计工作室,成为做出色的室内设计师。”曲若凝见肖倩蓉似乎是忘记了,便提醒道。这是曲若凝曾近的职业梦想。但是后来任少琛成为了她所有的梦想,她的一切都围绕着他转。

    “是啊,结果我们完全没有在这条路上启程过。”肖倩蓉轻叹了一声,这声叹不是了自己,而是为了曲若凝。她读书的时候专业成绩本来就平庸,后来还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倒也不算可惜,但曲若凝则不一样,一直是教授青眼有加的学生,她在这方面的热忱和能力远超于她。

    “也许我快启程了。”曲若凝侧向肖倩蓉,灿然地微微一笑。

    肖倩蓉迷蒙半醉,没有听清她的话,便阖眼睡去。

    曲若凝见她睡着,重新转头看天,天空开阔,星辰闪耀,一道流星划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