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二章.求欢不成

    曲若凝回了家,看着空旷的屋内,觉得与其胡思乱想,不如找点事做,于是开始收拾起屋子。

    把堆积多天的衣服的洗了,清扫了地面,把地板擦得发亮,然后又换了床单、被套。

    大扫除一遍之后,整个房子里头透着清新的气息,做完这一切,她进浴室洗澡,穿了件浅粉色蕾丝吊带裙出来,卷发披散地垂落在饱满的胸线上,半掩半遮恰到好处。

    她躺在床上,拿着平板电脑上浏览信息,qq群里有个同学生了大胖小子,发了照片到群相册。

    曲若凝看着一群女同学在讨论生孩子带孩子的艰难,讨论上班的辛苦,讨论老公的不体贴,讨论衣服包包化妆品,她发觉自己压根cha不上一句话。

    她这半年来很少买衣服,不过保养品化妆品之类的倒是很多,都是任少琛出国在机场的免税店顺便带的,大部分她都还没拆封。

    想到任少琛,曲若凝的眸子不由一沉,关闭了群,打开百度浏览器,查询了离婚相关信息,才知道原来手续那么简单,双方没有子女且达成共识的话,只要到民政局花个九块钱就能办下来了,和结婚时候一样。

    曲若凝关了平板电脑,放在床头柜上,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闹钟,已经十一点整,任少琛还没有回来,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十二点前回家了,刚开始她还会打电话询问,后来也就懒了。

    她从担心,揪心,到现在的平静,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现在的她已经习惯了他的晚归,甚至有时候早回来,她还会觉得纳闷。

    她的目光由墙上的闹钟转移到他们的结婚照上,照片上的任少琛眉目疏朗,气质内敛,与现在的样子相差不大,而旁边的她笑容灿烂,眸中带光,却已有昨是今非的感觉了。

    曲若凝看着照片发怔,任少琛和她在一起似乎笑容一直很少,她恍惚想起那时候结婚,多少有点是她一厢情愿,任少琛属于半推半就。

    咔哒,门把转动地声音响起。

    曲若凝侧转过脸,任少琛边松着领带,边走了进来,连一眼都没有看她。他进了浴室,冲洗了下,换上棉质的居家服,擦着头发走出来。

    他原本一丝不苟梳起的头发,软软地垂下,给人以温和无害的感觉。

    任少琛的外形无疑是很优秀的,他轮廓很深,眉目俊朗,鼻梁高挺,唇瓣薄厚适中,唇形是自然的元宝形,看上去很好亲的样子。

    “这件睡衣新买的?”任少琛擦干头发总算看了她一眼,见她没睡就随意地搭了句话。

    “好看吗?”若凝侧躺着,拨弄开头发,露出胸线。

    “嗯,还不错。”任少琛面色淡淡地,敷衍地夸了句,便躺进床内,将自己这边的床头灯关掉,枕着枕头闭目。

    又是这样,他与她每天交谈不超过三句。而且这件睡衣他上月也问过一样的问题。一个人男人对你上不上心,细微处尤可见。

    曲若凝垂眸,看着半边的灯光照着他的脸,高挺的鼻梁投射出阴影,这么多年以来,他还是她迷恋时候的模样,比初见时褪去了青涩,散发出成功的成熟男人气息。

    她有点茫然,先不提任少琛心里是否有她,她仔细思考过自己对任少琛好像也没有了那份激情。无可否认,她曾经是很深爱他的,可那种感觉好像在一天天的疏离里淡漠了,单方面的热情总有一天是会被耗干的。

    “少琛。”曲若凝开口唤了他一声,半个身子倾斜过去,脸对着他的脸,在他耳边轻轻吐息。

    任少琛已经进入浅眠,没有睁开眼睛看曲若凝,侧转了身子,背对着她睡。

    曲若凝僵了一下,深吸了口气,抬手搭在任少琛的腰上,细嫩冰凉的手从衣服下摆探进去,如蜿蜒攀行的小蛇一般在他腰腹部摩挲。

    任少琛蹙了下眉心,抓住若凝不安分的手,转过身子,把她的手抽回来,掀开一点点眼皮,有些困倦地看了她一眼,低沉着声音:“很累了,早点睡吧。”

    曲若凝轻咬了下唇,眸色深沉地看着困倦的他,心中一凛,被别的女人榨干,连她的主动都不想要了吗?

    “我今天早上去公司了,他们说昨天晚上你没有加班,你做什么做得这么累,又夜不归宿呢?”曲若凝嘴角有一抹笑,怎么看都像是嘲讽。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任少琛睁开眼睛,有些烦躁了,质疑问:“你特地去公司调查我的行踪?”

    “丈夫为工作夜不归宿,作为妻子的我煲了汤过去慰劳也很正常吧,怕我知道行踪,是你在心虚吗?”曲若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曲若凝,你阴阳怪气的什么意思?”任少琛紧拧了眉,直视着她。

    曲若凝漆黑的眸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未言片语,转身按了她这边的床头灯,屋子里瞬间陷入了黑暗,她平躺下来闭目。他说他累了,她又何尝不累呢?这样漫无边际的猜想和质疑,连她自己都受够了这样的自己。

    她曲若凝从何时变成了一个怨妇,真是难堪啊。

    任少琛觉得今天的她有些不太对劲儿,翻身坐起来,打开床头灯,锁着眉盯着曲若凝的脸,唇瓣微掀:“你究竟什么意思?”

    这回轮到曲若凝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淡淡道:“没什么意思,我累了,睡吧。”

    任少琛扳过若凝的肩膀,若凝有些不耐烦地撇了下嘴,睁开眼睛,四目相对,一个疑惑不解,一个冷如寒潭。

    “曲若凝,你把话说清楚。”

    “任少琛,我只问一遍,你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曲若凝轻叹了声,幽沉地眼眸闪动了下,直直地看着任少琛。

    任少琛蹙着眉看着曲若凝,不解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他下意识便摇了摇头。

    曲若凝在对视中败退下来,垂眸,很是疲累道:“没事了,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上班了。”

    她其实是想给任少琛一个坦白的机会,可是他却依然打算瞒着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