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鸣天纪

第0032章 丹塔古风

    子母蛛皇山一战,三佑蛛莎皇反被沫鸣所杀,火鸩坐收渔翁之利的阴谋没有得逞,只得带着他的同伴提前赶赴远古丹塔。为了让荆棘驱毒疗伤,大伙在远古山脉停留了数日才重新整装待发。

    半月后,大伙经历艰辛的跋山涉水,终于在翻过远古山脉的一刹,看见了屹立在山脚下的一片古代铁塔建筑群。

    灿烂的阳光下,一座座廋削挺拔的铁塔闪耀着五彩的光辉。铁塔建筑群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屹立在最中央的远古丹塔,数千年来,它犹如一根擎天大柱,直插云霄,仿佛是在向世人彰显它永不屈服的气魄。

    半个时辰后,大伙来到了远古丹塔的石阶之下。抬头望去,三千多级石阶彷如延伸至天堂的神圣之路,让人心中充满敬畏。

    俄顷,石阶之上传来一阵嗡嗡的钟声,厚重的声音回荡耳中,让人忍不住更加紧张肃静。接着,一名矮胖的道士站在石阶上高声喊道:“新人登塔,准备测试……”

    荆棘带头走在前面,缓缓拾级而上。

    沫鸣走在最后面,小声嘀咕道:“九天神殿一个分殿就有这么大的阵势,不知道总殿又会是什么样。”

    木槿白了他一眼:“就你话多,现在就不能低调一点?”

    沫鸣笑了笑,赶紧闭上嘴巴。

    爬完石阶,在胖道士的带领下,众人穿过阡陌纵横的丹塔小路,来到了一个宽敞的院落之中。

    此时院落中间已经站着了几个人影,他们分别是火鸩、弗兰克·尘、亨利·摩根、黑手、阿伦·佐道夫、亚当·卡甸,然后再加上荆棘这边的沫鸣、泣泽·九纹、巴曼、木槿、梧棂儿、莎莎、工藤·百褶子,总共是十四个人,比当初预定的二十个人还少了六个。

    “嗯……不错,居然到达这里的人数超过了十位。”一个嗡嗡的嗓音传来,却并不见说话者的人影。

    正当大家疑惑之时,他们面前的空气微微扭曲,一个人影凝结而出。看清此人模样的一霎那,所有人被吓得魂飞魄散。

    一个精瘦的骷髅穿着一件宽敞的黑色斗篷大衣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它细长的白骨手指扯了扯帽檐,让他恐怖的脸部隐藏在了黑暗之中。

    “介绍一下我自己,我乃九天神殿三十六尊使之骷龙尊使,深渊殿主非常重视你们,命我前来远古丹塔协助你们获得能力。”骷龙尊使转过身去,背对大伙说道。

    “接下来只要你们通过了修为测试,就意味着你们正式成为了九天神殿的入室弟子,等你们在远古丹塔获得能力后,你们就可以获得自由,做你们想做的任何事,但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九天神殿有任何指示,你们都必须严格遵从。也许你们现在对九天神殿还心存芥蒂,但是没有关系,等你们走出去看见外面的世界后,一定会大有改观,并且会很荣幸自己是九天神殿的一份子。”

    骷龙尊使彷如一个雕塑,从始至终都没有动一下,他的声音带着嗡嗡的压迫感,使得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很显然,这是一个修炼水平至少达到妖皇的恐怖家伙。

    “本尊就不再废话了,现在你们右首处有一测试石,只要修为达到一星修者就算合格,然后你们可以在这里任选一座铁塔作为自己修炼和休息的场所。虽然我对你们很有信心,但为了避免有人滥竽充数,请你们依次排好队上去测试。”

    说完,几个站立一旁的道士走了上来,组织大伙排好队。

    不多会儿,所有人测试完毕,十四个人全部合格通过。令人惊讶的是工藤·百褶子的修为居然也达到了一星修者,这让荆棘心中产生了困惑。因为他清楚的记得,在子母蛛皇山时,她的修为连沫鸣都比不上,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她居然做出了突破。细想下去,他觉得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泣泽·九纹开辟的空间又进化了,而且其中很大部分功劳来自三佑蛛莎皇那颗千年的心脏。

    “很好,恭喜诸位全部通过,接下来的几天你们要好好休息,为将来获取能力打好基础。你们去挑选自己的住处,有任何需求都可以向这里的仆人说,咱们丹塔内见!”说着,骷龙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各位主子,现在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了,小的是这里的总管,如果有什么要求请尽管吩咐。”一名身穿黑色仆人衣服的家伙卑躬着身子,面无表情地向大伙说道。

    “得了,我们有要求会提出来的,你下去。”火鸩有些不耐烦道。

    压抑的氛围稍缓,但看着四周呆若木鸡、般卑躬着身子的下人,连火鸩这种习惯被伺候的人也有觉得浑身不舒坦。

    “哥,这些仆人的表情看起来好麻木,这样活着还有意义吗?”沫鸣看着荆棘,有些好奇的说道。

    “这也是被逼无奈,在等级森严的幽冥大陆,如果不想做人下人就必须不断的努力向上爬。”

    荆棘叹了口气,继续道:“我们到四处去逛逛。”

    大伙跟着荆棘走了出去,迎面撞上火鸩,他只是朝着大家阴险一笑,又赶紧走开了。

    黄昏时分,天空下起了纷纷小雨,远古丹塔弥漫在一片烟雨朦胧之中。

    此时所有人纷纷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只有泣泽·九纹不肯离去,他游遍了远古丹塔的每一个角落,终于在那鼎声音雄浑的铜钟面前停了下来。

    古朴的铜钟历经千年的沧桑变化却依旧完好如初,泣泽·九纹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指,有些激动地抚摸着铜钟上镌刻的几个文字。

    “天泽国御赠。”简单的五个字,使泣泽·九纹看得有些入神,也许这正是他要寻找的。

    突然,他发现头顶上空的雨停了,原来是工藤·百褶子撑着油纸伞走了过来。

    她伸出柔荑挽住泣泽·九纹的手,头轻轻地枕在他的肩上,柔声道:“不早了,我们回去。”

    泣泽·九纹相视一笑,点了点头。

    雨帘下,两道人影渐渐消失了……

    ------------------------------------------------------------------------

    早上有点事,耽搁了会儿。中午回来又赶紧梳理提纲,由于部分情节临时做了修改,很多东西不敢太草率写下,怕造成不可逆转的局面,思考了一个下午,现在头还痛。不出意外晚上还有一章,谢谢大家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