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鸣天纪

第0016章 文殊兰谷【求收藏!】

    幽冥大陆地域广阔,奇花异草比比皆是,但要论起花卉,没有一个地方能够与文殊兰谷相媲美。此处鲜花种类繁多,色彩艳丽,让人眼花缭乱,赞不绝口。

    奔放的火焰玫,似舞女火辣妖艳的红唇,让人热情高涨,亢奋不已;含苞待放的倾心蕊卷起飘散的缕缕花丝,好似青春腼腆的可爱萝莉,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它们捧在手心;绚烂的礼花草好似天空绽放的烟花,营造出一种浪漫喜悦的氛围;含蓄的满天星躲进茂密的草丛中,好似待字闺中的少女,遮遮掩掩往外窥视;当然,文殊兰谷最出名的当属文殊兰,原因无它,唯“诡异”二字使它别具一格,让人记忆深刻。

    文殊兰种类繁多,在幽冥大陆有明确记载的就有三千多种,尽管如此,它们都有两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大和雄奇。文殊兰的叶子宽厚坚硬,四季常青,叶片一般高达七八米,像一柄巨人的绿剑,直指苍天。谷中的文殊兰茂密如林,倘佯其中,闻着沁人的芳香,给人伶仃大醉,飘飘欲仙的感觉,正是因为它的花香,又使它披上了几分诡异的色彩。

    长时间沉醉花香之中,容易使人产生幻觉,甚至引发自杀事件,不过这些知识对于第一次来到幽冥大陆的菜鸟来说可谓是一无所知。

    “咚咚咚……”沫鸣一行人行走在文殊兰叶子自然搭建的叶桥上,大伙东张西望的看着谷中美景,兴奋的欢呼起来。

    “哇……这里的花真好看。”几个女孩儿目光闪闪,目不暇接的看着一路上五彩缤纷的花朵。

    沫鸣爬上一片叶子,摘下一大把毛茸茸的小球,趁着木槿不注意,悄悄丢到她长长的头发上。等木槿发现后,立即铁青着脸,杏眼圆睁,恶狠狠的追了上去,一时逮不着这个泥鳅似的家伙,她干脆也摘下一大把小球予以还击,不多会儿,两个浑身占满毛茸茸小球的家伙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大家眼前。

    “闹够了?”莎莎笑眯眯问道。

    “不是……快……快跑!”沫鸣喘了一口气,拖着大伙拼命逃窜。

    “怎么了?”梧棂儿扭头回看。

    “松鼠?”

    “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反正它们的爪子很锋利,轻易的就可以砍断一大片文殊叶。”木槿边跑边说。

    他们的身后,十几只松鼠模样的小家伙露出锋利的黑色爪子,盘旋在半空,拼命的追赶着。

    “哇,这些松鼠居然会飞!”莎莎吃惊喊道。

    这种会飞的松鼠名叫螺旋鼠,它们的尾巴能够像螺旋桨一样飞快的转动,而它们锋利的爪子能够使它们在泥土中自由穿梭,因此说它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也毫不为过。

    “肯定是你们摘走了毛茸茸的果子,这群松鼠才会缠上咱们的。”荆棘大胆猜测道。

    “那现在怎么办?”

    “逃呗!”

    荆棘带领大伙紧急转弯,沿着一片长长的文殊叶向地面滑去。光滑的文殊叶好似长长的滑梯,载着大伙一路滑下,迅速甩开了螺旋鼠的追赶。

    “终于来到地面了。”沫鸣兴奋说道。

    “要不是你提议沿着文殊叶走,站在高处赏花,咱们哪来这么多麻烦。”莎莎走上前,用手指轻轻推了一下沫鸣的鼻尖。

    沫鸣嘿嘿笑了一下,“不走寻常路,才能看见不一样的风景,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嗝……”文殊林中突然传出一阵打嗝的声音。

    “是什么野兽吃饱了在打嗝吗?”

    沫鸣闭上眼睛,仔细聆听起来。

    “不对,好像是什么人被泡在植物的茎干里,那植物一时消化不下,放出的气体。”

    “在这边!”荆棘大喊一声,带领大伙朝林子深处跑去。

    “哇……”看着眼前的巨大花朵,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是一朵食人花,花瓣上闪耀着五颜六色诡异的金斑。此时花瓣已经闭合,显然它已经吃得很饱。花茎根部向外延伸出七八米范围的藤蔓,这种藤蔓具有绞杀猎物的作用,就像是一张向外铺展开的大网,让猎物无处遁逃。

    “哥,咱们要救他们吗?”

    “救了他们说不定还要和咱们争抢二十个名额,是我的话,一定不救。”梧棂儿果断说道。

    “木槿和莎莎觉得呢?”

    “额……我们听你的。”两个女孩儿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一秒竟然让咱们碰见,那就不能见死不救,下一秒要发生的事情就留给下一秒再说。”

    沫鸣仰望着荆棘,觉得他的哥哥永远是一位富有智慧的哲学家。

    “那要怎么救呢,这些藤蔓看起来可不好对付。”莎莎向这张大网投去一块石头,石头刚一落地,就被藤蔓死死缠住。

    “这个倒是简单,你们去砍三根长一些的树枝,站在外围干扰大网,我趁机冲进去,打破食人花的花茎就可以了。”

    依照荆棘所言,三人砍来三根树枝,站在外围,把树枝伸进大网,故意挑衅藤蔓前来攻击,一时间噼噼啪啪的鞭打声响起,地面上泥土翻腾,无数草苗被连根拔起,散落一地。

    食人花鞭长莫及,一无所获,顿时发起了脾气,使劲的甩动着藤蔓,胡乱的四处抽打。沫鸣三人在外围胡乱鼓捣,时不时尖叫连连,玩得不亦乐乎。

    瞅准时机,荆棘踏空飞出,手上卷起一阵气旋,朝着食人花的花茎爆轰上去。

    “旋风击!”

    “咚!”花茎上破开一个拳头大小的洞,一股令人作呕的胃酸味道扑鼻而来。抽拳而出的一刹那,淡黄色的酸液化为一股水柱从小洞喷涌而出。

    食人花的藤蔓骤然痉挛,迅速抽回所有攻击,转而向荆棘缠去。

    “妈的,这食人花的花茎真坚硬,居然没能一拳把他轰断。”荆棘不禁咋舌,手上运足力道,朝花茎一拳一拳的连续轰下。

    此时无数的藤蔓已经缠到了荆棘身上,一根根藤蔓拼命拉扯着,恨不得将他勒成肉酱。

    “炼石诀,身体强化!”荆棘全身的肌肉凝结,每一寸肌肉都被藤蔓勒得咯吱咯吱作响。

    “哥,我来帮你,旋风击!”沫鸣大喊一声,抡起拳头,朝着花茎中段轰去,这一拳力道不大,却把食人花打得够呛。

    只听“哇……”的一阵恶心的呕吐声,食人花的花瓣被迫打开,哗啦哗啦地吐出八个彪形大汉。

    “轰!”在大伙的共同攻击下,食人花拦腰截断,彻底结束了生命。

    看着地上躺着的男人,三个女孩儿捏着鼻子站的远远的。

    “这个人骨头已经软化,死了。”荆棘一个一个的检查道。

    “皮肤溃烂,死了!”

    “哥,这里有一个人还在喘气。”沫鸣兴奋的喊道。

    “膀大腰圆,燕颔虎须,如此威猛彪悍的汉子,难怪能够撑到现在。”荆棘走过来,仔细打量说道。

    “棂儿,取水来。”

    “诶。”梧棂儿连忙将水壶递上去。

    喝过水后,汉子缓缓睁开眼睛,扫视众人一眼。接着,他硬撑站起,向他们谢道:“在下巴曼,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幸而遇到诸位相救,感激不尽。”

    说完,三个“咚咚咚”的响头磕了下去,撞得众人脚心发麻。

    “这位大哥不必如此多礼,快快起来。”荆棘赶紧把汉子扶了起来。

    “我看你身体如此彪悍,想来身手不弱,怎会落入食人花的陷阱中呢?”

    “说来话长,在下以为和空气中的花香有关。”

    “哦?愿闻其详。”

    “在下深知喝酒误事,已经戒酒七八年了,可是昨晚我和几个兄弟在文殊兰下过夜,半夜闻到幽幽的花香,竟然陷入幻觉,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喝酒猜拳、伶仃大醉的日子,等我‘醉倒’在食人花下,被藤蔓送入口中之际,在下才幡然醒悟,一切不过是幻觉,可惜已为时晚矣。”说着,巴曼惭愧的叹了一口气。

    “还好遇见了兄台,否则怕是今夜我们也要吃亏。”荆棘连忙抱拳谢道。

    “兄弟,我巴曼是个实诚人,就有话直说了,在下看你们和其他阴险狡诈之辈不同,有意加入你们,不知你们愿意收留否?”巴曼巨大的手掌一把握住荆棘抱拳的双手问道。

    其他人一愣,都看向荆棘。

    “兄弟不必多虑,成就成,不成我这就速速离去,你们的恩情我改日再报!”

    荆棘看着巴曼,发出一声朗笑:“既然都称我为兄弟了,我荆棘再把你当外人看,岂不成为别人笑话?”

    “好,爽快!”

    二人松开手,然后又给彼此一个熊抱,哈哈大笑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