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鸣天纪

第0001章 末日钟声

    清冷的月色里,远远传来几声悠悠的钟声,沫鸣伫足窗前,痴痴的凝望着远方的钟楼,细细聆听着那心神为之一动的声音。这一刻,他仿佛可以看见风中微微晃动的钟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也跟着纷乱起来。

    新年的钟声响起,绚烂的礼花在空中绽放,死寂的城市上演着它自己才能体会的狂欢。这是二十五世纪一座被遗弃了的现代化城市,人类早在十六年前就撤离了地球,只是不知为何,沫鸣生活的小山村却在一次大爆炸中凭空出现到这座城市,成为了地球上最后一处绿色之地。

    天空纷纷扬扬下起了小雪,大风卷起一阵沙尘吹进了沫鸣的眼眶,他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的一刹正好瞥见脖子上系挂的古朴玉佩,伸出手去轻轻摩挲,玉佩上雕刻的隶体“沫”字凹凸有致,极具手感。握着玉佩发了一会儿呆,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来到了一片乱石丛中。

    一座仿若刀劈斧砍般的断壁山峰屹立于乱石之上,远处一块裂开无数细缝的石碑上隐约可以看见用隶写的“霍山”二字,沫鸣在乱石丛中默立良久,些许他觉得会发生点什么,但事实却令他有些失望。

    “原来啊,这里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那年这里发生了一次巨大的爆炸,咱们的村子就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你就是在那次大爆炸后被爷爷在乱石丛中发现的哩!”沫鸣的耳畔忽然响起爷爷曾经说过的话。

    “你被抱出来的时候不哭也不闹,浑身布满灰尘,等拍干净一看,哟……居然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傻小子,那模样可招村里人喜欢了,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抱你……”记忆中的爷爷咧嘴哈哈一笑,抚了抚少年沫鸣的脑袋,继续说道:“当时你的脖子上系着一块刻有‘沫’字的玉佩,想来你的父母应该姓沫,于是村里的老夫子仔细思量后说,既然你出生时不哭也不闹,那索性为你取名沫鸣,希望你今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雪花夹着风沙肆虐起来,沫鸣抬起手臂挡住大风,快步向回家的路赶去。

    路过那块年代久远的石碑,他不经意的后头一瞥,脑海中又响起了爷爷喃喃自语的一段话:“数千年前,一位道人在霍山修炼成仙,咱们霍山人就是那位仙人弟子的后代……”

    此时远远传来一位老人焦急的喊声:“小沫……臭小子,大半夜跑哪里去了!”

    “爷爷,我在这儿。”沫鸣飞奔上去,像一只小犊撞进老人的怀里。

    “臭小子,怎么又乱跑,都给你说了,这栖仙林中最近来了一伙坏人,不少村民都被他们杀了。”爷爷焦急的责骂道。

    “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咱们回家。”沫鸣傻傻地笑了笑,扶着老人向屋子走去。

    “记住下不为例!还有……别老想着跑到森林外边去玩,村子里好多人就是因为好奇跑到外面去,回来的时候都中毒死了。”

    “好好好。”沫鸣连连点头。

    “林子外的世界布满毒瘴,看不见,摸不着,危险的很……”

    爷爷反复叮嘱的声音越来越远……

    ----------------------------------------------------------------------------------------

    远方的天空闪烁着几点奇异的光,那光芒由远及近快速划过风雪中的月色,一架神秘的圆形飞行器渐渐清晰起来。

    “世界政府直系特种部队uc980驾驶ask737作战飞碟成功锁定罪恶森林,请首长下达下一步作战指令。”

    荆棘,现年二十四岁,是特种兵历史上唯一一位一百零八门考核成绩达到s级的顶级特种兵,正如他的名字一样,他是一个棘手难缠、让敌人头痛不已的家伙,迄今为止他的手下还从未有过漏网之鱼。

    屏幕中,一位五十岁上下的特种兵高级指挥官一脸严肃地扫了扫荆棘身后站立的士兵,而后又注视着荆棘,下巴微微点了点,投来一缕赞许的目光。

    “这次你们将要执行的是一项绝密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指挥官目光如炬,停顿片刻后,手指轻轻地按了一下桌上的按钮,屏幕上跳出一名男子的个人档案。

    “火鸩,五十二岁,前黑幕党教父,十七年前倒卖生化武器‘killer144’被世界政府正式通缉,是导致地球生态毁灭的罪魁祸首。”

    当看见“火鸩”二字时,包括荆棘在内的二十八名特种兵全都愣在当场。

    “现在你们一定心存疑惑,半年前火鸩不是在火源星被当众击毙了吗?呵呵……这不过是世界政府掩人耳目的把戏,这其中的各个环节不知道有多少人拿了黑幕党的好处,这些世界蛀虫!人民的败类!”

    指挥官身体一动也不动,咬牙切齿地骂道。

    “半个月前,火鸩成功越狱,从火源星上消失无踪。据可靠消息,他已经逃回了地球,隐居到了地球上莫名出现的一片神秘森林当中。所以,你们这次的任务就是抓拿火鸩,必要时可以将他就地击毙,倘若抓不了他,那就索性让这片绿色之地从地球上给我彻底消失!”

    说到“消失”二字时,指挥官两眼放出如刀刃般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是!首长放心,我们一定不辱使命!”

    --------------------------------------------------------------------------------------------------------

    全副武装的特种兵训练有素的从飞碟里跳了下来。

    “老大,这座罪恶森林有些古怪!”一名士兵向荆棘喊道。

    荆棘接过士兵手中的暗物质成像探测器向森林望去,一层闪耀着紫色光斑的透明薄膜笼罩着整座森林。

    “难怪这座森林可以在毒雾中存活,原来是得到了这层神秘物质的保护。”

    “可是原来这座城市中并不存在这样一片神秘的森林啊。”

    荆棘把探测器交还给手下,推断道:“林中生长着大量已经绝迹的植被,根据它们的生长状况初步判定,这片森林至少存在了一千五百年之久,想来应该是某一狭窄的异空间爆炸后才出现在地球上的。”

    “异空间?”他身旁的士兵眼睛睁得老大,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老大难道也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科学言论?”

    荆棘的嘴角微微上翘,那种自信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的令人着迷。

    “本来我也只是猜想而已,但是他的出现让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谁!”一名士兵突然转身爆呵,二十多把激光狙击齐刷刷地对准了身后不远处的一片黑色阴影。

    “什么人?赶紧现出身来,否则开枪了!”领头士兵炸雷般呵斥着,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城市上空回响。

    荆棘缓步走到领头士兵身旁,抬起右手,示意大家放松警戒。

    “想必阁下就是泣泽·九纹先生。”荆棘自信而柔和地问道。

    阴影中缓缓现出一张冰冷苍白的脸,刀削的脸颊,空洞的眼眸,高大瘦弱的身材,再加上那一头无风自舞的银色秀发,让人产生一种夜里见鬼的恐怖。

    男子侧过脸,斜眼望着荆棘,嘴角挑起一丝不屑的弧线,“看来你有些本事,居然早就发现了我。”

    “能够亲眼目睹史上最年轻的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得主泣泽·九纹先生,荆棘实在是荣幸之至。”

    “荆棘是。”泣泽·九纹正脸看了一眼荆棘,无声地笑了笑。

    “恭维的话就不必多说,在下还有要事去做,就此别过。”不等在场的特种兵回过神来,泣泽·九纹右手五指箕张,周围的空间沿着手指诡异的褶皱起来,一道白光闪过,他的人影已经消失无踪。

    “人呢?”

    在场的士兵顿时全傻了眼,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们产生一种如醉梦中的错觉。

    “也许他就隐匿在此处的某个空间,只是别人不屑与我们为伍罢了。”

    “老大认识他?”

    荆棘点了点头:“他就是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研究黑暗物理的科学家泣泽·九纹。据说他出生的时候只有左手掌长有九条清晰的掌纹,而右手则是空白一片,因此他的父亲为他取名泣泽·九纹。他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用右手划开独立狭窄空间的能力,去年他更是用科学仪器证明了空间隧道存在的依据,解开了人类几千年来无法解释的空间难题,他也因此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的确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家伙,可是想起他那傲慢的神情,老子真想用枪把他的臭脸打成筛子,要知道在特种兵史上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小瞧老大您。”一名士兵忿忿道。

    荆棘拍了拍士兵的肩膀,走回原来的位置,没有过多的话语,却让人将怒火平息下来。

    “二十八人分成四组,从四个方向包抄,逐渐缩短包围圈。未发现火鸩巢穴之前,任何人不得使用武器,以防惊醒敌人,大家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所有士兵异口同声回答道。

    风雪中的月色下,四组人悄无声息地潜入了森林之中。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