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87.第87章 徐尚秀陶庆分手

    教务处一天都没找陶庆。

    第二天大清早,又有人看到陶庆在水房阳台栏杆边上发呆。

    很快,整层楼都开始传作弊被抓的陶庆可能要跳楼。

    徐尚秀也知道陶庆的事了,是陶庆寝室老七告诉她的。

    徐尚秀对陶庆很失望!

    自从那天晚上陶庆在饭店得罪了差不多整个学院的学生会成员,在车上不停数落她没有女孩的矜持,发疯攻击开车的李裕差点弄出车祸,之后很多天,无论陶庆怎么找她,怎么跟她赔不是,徐尚秀都不为所动。

    她倒不是下决心要跟陶庆分手,而是要给陶庆一个深刻的教训,让陶庆快点成熟,别遇事就冲动,别发火就口不择言。

    两个寝室一起联谊过,徐尚秀认识陶庆寝室的每个人。

    听老七跟她说陶庆作弊被抓,可能面临严重处分,有跳楼倾向时,徐尚秀一下拉住老七,让老七带她去找陶庆。

    谁也不见的陶庆,下楼见徐尚秀了。

    看着陶庆虚弱的样儿,徐尚秀眼睛红了。

    她想起复读时陶庆给她的鼓励,对她的帮助;她想起高考前陶庆几乎放弃自己复习的时间,一遍一遍给她讲他几次高考的经验;她想起报志愿时,估分成绩高出一截的陶庆毅然报了同一所大学;她想起几个月前,当汽车撞过来时陶庆一把推开了她……

    徐尚秀抓着陶庆的胳膊问:“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

    陶庆拉着徐尚秀出了寝室楼,走到人少僻静处,立刻一改刚才颓废虚弱的样儿,喜上眉梢地说:“秀,你终于原谅我了?”

    一时有点接受不了陶庆表情变换的速度,徐尚秀微微皱着眉头问:“你没事了?”

    陶庆炫技一般地说道:“这次不知道是谁坑我,不过好在我反应快,对了,你回女生寝那边,也帮我制造点舆论。”

    徐尚秀看着陶庆,一脸不解:“怎么制造?”

    陶庆瞪着眼睛说:“你回去,趁寝室有人,在床上哭几次,你室友要是问,你就说我有跳楼的倾向,你很放心不下……嗯,不好,寝室人太少,你去水房和自习室哭,周围人越多越好,总之,让更多人知道我要跳楼,让大家知道你很担心我。只要事情传开,学校就不会处分太狠。”

    陶庆说完,徐尚秀身上莫名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眼前这个陶庆不是徐尚秀印象里的陶庆。

    他居然想利用她去制造舆论,博得同情,为他自己减处分。

    他居然想让她这样一个慢热内向的女生在人多的地方哭嚎,以示多么爱他陶庆。

    理智的徐尚秀拒绝了陶庆的要求。

    看见徐尚秀不同意,陶庆满是笑容的脸上立刻布满乌云,他抓着徐尚秀的手,满是不解地问:“你不帮我?”

    徐尚秀说:“你松开我,你抓疼我了。”

    陶庆忽然阴阴地说:“你不帮我,是不是想我被开除了,你跟那个姓边的好?”

    徐尚秀气的脸都红了:“你胡说什么?”

    陶庆手上加了力气,问:“是不是?被我说中了?”

    徐尚秀强压着怒气,平静地说:“你放开我。”

    陶庆瞪着眼睛说:“我不放。”

    徐尚秀用左手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说:“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这么抓我了。”

    看见徐尚秀态度的变化,陶庆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可是他觉得自己是占理的一方,同时他还怕这个时候镇不住徐尚秀以后会越来越难,于是陶庆咬着腮帮子说:“我抓你是因为你水性杨花,不守妇道。”

    听见陶庆这句话,徐尚秀抬头看着陶庆问:“陶庆你有病?”

    “你说谁?”

    徐尚秀加重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陶庆你有病?”

    陶庆一下慌了,连忙松开抓着徐尚秀的手,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双手握着徐尚秀一只手说:“秀,我错了,我刚才……我刚才……我是因为最近没睡好,我精神压力大,我……”

    徐尚秀静静地看着陶庆说话,等陶庆说完,她说:“陶庆,我们分手吧。”

    陶庆站在徐尚秀对面,喘着粗气,脸上的表情一会儿茫然,一会儿无助,一会儿狰狞。

    徐尚秀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侧面的一颗小树说:“我们分手吧,你别来找我了。”

    ……

    ……

    教务处终于找陶庆谈话了。

    在教务处,陶庆还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儿,不过这次他不是装的,因为徐尚秀跟他分手了。

    陶庆这样儿,让教务处的老师很头疼。

    陶庆的导员已经反映过了,据说这个陶庆在寝室时有跳楼倾向,几乎半个楼都知道他要跳楼。

    教务处的老师调阅了陶庆的档案,发现这个学生大学考了3年。

    且不说他这个大学上得太过不易,单说3年复读里有没有落下什么心理疾病,谁也说不准。

    这个学生很可能是在利用跳楼制造舆论给学校和教务处施压,可万一真是个抑郁症患者呢?

    教务处不是那么好吓唬住的,不过陶庆的高考经历让人举棋不定。

    本来学校是主动方,结果一着不慎弄成了夹生饭。

    教务处再恼火,也得考虑后果。

    对一个已经表露出自杀倾向的学生严厉惩处,哪天真“噗通”一下跳下去了,虽说按章办事没毛病,也难免惹来一身骚。

    更让教务处头疼的是,以后作弊的学生有样学样,都用跳楼倾向来威胁学校,可怎么办?

    教务处长最终决定,这次让陶庆捡个便宜,以后盯紧他,再犯什么事儿,两罪并罚,一起算账。

    几天后,陶庆的处分公布出来了——记大过。

    所有人都知道这绝对是轻饶了!

    在陶庆之前,同样考试作弊的人,最低的处分都是留校察看。

    陶庆寝室的人还不知道他跟徐尚秀分手了,大家看到的是陶庆一个苦肉计,化解了开除的危局。

    王德亮也明白了徐尚秀怎么会看上了陶庆,尽管没钱,但凭陶庆这心机,真要是上了心,绝对能让女生觉得他是个好男人。

    不过王德亮并不羡慕陶庆,也不看好陶庆,陶庆是有点聪明心机,但他的大学注定不会太平,因为他被边学道盯上了,被一个更有心机的人惦记上了。

    最近一段时间,王德亮一直在偷偷观察陶庆,看陶庆有没有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看陶庆有没有发觉是谁在算计他。

    几天下来,王德亮发现陶庆像木头人一样,整天发呆。

    防备陶庆的同时,王德亮也在琢磨边学道这个人。

    这次算计陶庆,边学道把栽赃嫁祸、调虎离山、借刀杀人运用得熟练之极。事后王德亮仔细想了一遍整件事,算上他自己,边学道最少动用了4个人参与进来,但王德亮完全不知道另外3个人长什么样,由此可见,边学道把他自己保护得有多深。

    两人第二次在天香茶楼见面时,王德亮把陶庆的最终处分和一些外人不知道的细节告诉了边学道。

    原以为边学道会失望,结果边学道好像已经很满意了,他笑呵呵地跟王德亮说:“这次让他领黄牌,下次就让他直接离场。”

    看边学道说话时的神情,王德亮感觉边学道似乎已经想好下次对付陶庆的办法了,只是在等待什么条件的成熟。

    一时间王德亮觉得边学道太他娘变态了,当年一起读初中时怎么没发觉?

    离开茶楼前,边学道又给了王德亮5000。

    对这笔钱,王德亮来之前既期待又不敢奢望,没想到边学道真的会体贴到这种程度。

    尤其是边学道体谅人,会说话。

    给钱的时候,边学道说的理由是上次他让王德亮买电话方便联络,这电话钱就该他出。

    话说到这个程度,既给了王德亮钱,又给了王德亮面子。

    犒劳完王德亮,边学道找到于今,给了于今3000块钱,跟于今说:“这次的事,周玲、杜海、朱丹,每人1000,算你给的。咱哥们,我就不打赏你了。”

    于今说:“你真给我钱,我当你面撕了。”

    说着话,把3000递还边学道,说:“周玲和杜海的钱我负责,朱丹还是算了,她就是动动嘴,没出什么力。而且这个女人是混社会的,真要是见到这钱,不定以为里面有多大利呢,一旦瞎琢磨,保不齐反而惹出什么麻烦。”

    边学道想想也是,把3000放在桌子上:“拿出来了,就没有揣回兜的道理。那就周玲、杜海每人1500,别跟我争了。那个朱丹,当我欠她个人情,以后她有事找到你,你告诉我,力所能及的事,我来办。”

    于今看着边学道说:“边哥,你这仗义得过分了吧?”

    边学道笑着跟于今说:“有恩报恩是美德。”

    于今翻了一下眼睛说:“真让朱丹认识你,就不是你报恩,而是她投怀送抱了。”

    边学道说:“还有个事,我有个小网站,需要人维护,不复杂,就是每天抽几小时检查,更新链接,我每月给他开3000工资。”

    于今听了说:“每月3000?我干啊!”

    边学道说:“少扯,我说真的。”

    于今说:“没这么个人啊。”

    边学道问:“杜海怎么样,好歹咱们学校毕业出去的。”

    于今想了想说:“还真行,他缺钱,人也靠谱。”

    边学道说:“那你让他来找我,我教他怎么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