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1478.第1471章 鱼跃龙门

    第1471章 鱼跃龙门

    大西洋上空,湾流G550机舱里。

    边学道看完手边的文件,刚打算休息一会,空姐拿着卫星电话走过来:“边总,廖总找您。”

    廖总?

    以为是廖蓼,没想到是廖迟。

    以为是谈工作,结果是谈廖蓼。

    打这个电话前,廖迟犹豫再三,让他下决心的,是他给廖蓼安排的保姆打电话汇报说最近一个月廖蓼每天最多睡5个小时。

    自从入职有道,廖迟知道的,廖蓼就累倒过3次。

    廖迟原本以为第一季《中华好声音》结束后廖蓼能稍稍休息一下,没想到保姆说最近两个月廖蓼更忙了,好像是在忙电影和一档新节目。

    新节目?

    这么一档一档一档弄下去,哪有尽头?

    廖家不缺钱,廖家的女儿没必要为钱卖命,况且廖迟担心女儿这么操劳下去,有命赚钱没命花。

    这不是危言耸听,20多岁的年龄,正是生命力最旺盛的阶段,这时动不动累倒,足见身体透支到了一定程度,所以廖迟冒昧打这个电话,让边学道给廖蓼放个假。

    知女莫若父,廖迟知道自己说话不管用,但边学道说话一定管用。

    结束跟廖迟的通话,边学道沉吟几秒,拨通了廖蓼的手机。

    接通,听边学道突然要给自己放假,廖蓼说:“我在开会,等下打给你。”

    廖蓼是真的忙,超级忙!

    之前她以为《中华好声音》是几档综艺节目里最难的,结果发现《奔跑吧男人》才是最难的,甚至难到让她和手下团队全都生出无力感。

    第一难关是选主持人。

    六男一女七名主持人,原以为在明星里挑一些演过搞笑喜剧的就行,没想到,先后列出9个组合名单,全被边学道给否了。

    后来廖蓼实在把握不准,让边学道给个选人标准,或者干脆给个名单,她照着找人。

    边学道给不出名单。

    因为他只看过韩版《Running-Man》,那里面的七只,哪个都找不来,就算找来了,也会因为语言和文化差异融不进节目,况且韩版《Running-Man》的主持阵容也是磨合好久才磨合出来的,并不是从一开始就默契十足。

    第二难关是游戏。

    相比挖掘到优秀学员就成功一大半的《中华好声音》,《奔跑吧男人》对游戏环节要求很高,这就要求节目组有一个专门的“游戏策划部”不断设计出有意思的新游戏以保持节目的新鲜感和趣味性。

    就是这个待遇优厚的“游戏策划部”,让有道传媒内部员工谈虎色变,大家从最开始的趋之若鹜,变为后来的避之不及,究其原因,创新是所有工作中最难的。

    第三难关是摄制。

    《中华好声音》是室内综艺,《奔跑吧男人》是户外综艺,看上去只有两字之差,摄制难度却有天壤之别。

    别的不论,单说能扛着设备追上狂奔中的主持人和嘉宾,同时还能做到走位风骚,既不挡路又能捕捉到精彩镜头的摄影师就很难找到,更别说还要七八个。

    以上种种,每一条都够让人头疼,现在凑一起,直接让廖蓼一个头两个大。

    廖蓼头疼,边学道也头疼。

    虽然他掌握一些《Running-Man》的精华,比如说一些经典游戏设计,比如说七个主持人的不同标签和定位,比如说节目的娱乐重核之一是背叛。

    可他还没想好何时具体指导廖蓼和《跑男》团队。

    原因很简单,跟模式单一的《中华好声音》不同,《跑男》对制作团队的依赖度更高。换言之,边学道告诉廖蓼《好声音》该怎么弄,之后团队只要老老实实按照“宝典”里的流程制作就可以,《跑男》却不行,虽然每一期也会有一个大概剧本,但中间变量太多,以至于主持人水平、主持人和嘉宾的互动、对抗环节的胜负等都会影响节目质量。正因此,边学道想先让《跑男》团队自己摸索,看他们能做到什么程度,能走出几条新路,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只有团队成长起来,《跑男》才能走得更远,不然只靠边学道那点记忆,最多两季,节目就会走下坡路。另一方面,边学道不想过早限制团队的想象力,《Running-Man》里七个主持人的化学反应虽然不错,但未必是最优方案,他有意让有道传媒团队进行不同尝试。

    可是现在看来,他把事情想简单了。

    只做过一档《中华好声音》的有道传媒跟玩综艺多年的韩国三大电视台比底蕴差很多,所以现在让廖蓼她们独立制作《跑男》确实有些强人所难,最起码,几个主持人的不同定位可以明确告诉廖蓼,让她在选主持人时有的放矢。

    想到此处,边学道拿起卫星电话再次拨通廖蓼手机:“你安排一下,两个小时后,我跟《跑男》节目组的导演和策划们开一个网络视频会议。”

    网络视频会议准时开始。

    视频会议里,边学道着重讲了几点,清晰地给廖蓼和节目组指了路。

    第一点,七个主持人不能全是演员,必须要有主持人出身的人,同时还要有一个身体特别强壮同时脑子也很好用的“能力者”,有一个冷面笑匠,有一个受气包。

    第二点,选主持人时,最最看中的是综艺感;其次是不能有偶像包袱,要放得开;其三是要有胜负欲,同时胜负欲又不能太重,更不能设计剧本内定胜负,因为那样只会让有胜负心的嘉宾不舒服。

    第三点,综艺节目的内核是娱乐,娱乐的内核是搞笑。节目组里的所有人都要明白一点——户外真人秀综艺节目的核心是通过游戏创造笑点,输赢不重要,也没必要生硬地加入所谓的大道理,节目里的每一个镜头都要为搞笑服务。

    第四点,选定主持人后,先把这七人带到一个地方封闭健身一个月,既然叫《奔跑吧男人》,主持人的体力就不能太差,另外提前把七个主持人聚到一起,有利于增加七人之间的熟悉度,熟悉是产生默契的前提。

    边学道说完,廖蓼和手下开始提问。

    提问主要集中在第四点,大家都觉得把七个主持人提前一个月集中在一起封闭健身很不靠谱,因为以大家对国内明星的了解,别说参加综艺节目,就是参演电影,也不一定答应为剧本封闭健身一个月。

    视频里,边学道听了,笑着说:“不答应就换人嘛!《跑男》跟《好声音》不同,没必要请一线明星当主持人,找人时,主要在三四五六七八线这个区间里找,最好是那种可以将综艺作为主业,其他排为副业的人。”

    视频会议结束前,其他人退出后,廖蓼问边学道:“那个秦幼宁,你真觉得她行?”

    沉吟几秒,边学道说:“选她,我的考量是实现《好声音》和《跑男》两档节目的衔接和互通。《好声音》学员上《跑男》当主持人,这鱼跃龙门的机会足以让人心动,可以为第二季第三季《好声音》吸引更多有才华的学员。另一方面,《好声音》学员上《跑男》当主持人,可以把《好声音》的流量引过来,有助于《跑男》前几期的收视率。”

    秦幼宁走的是谁的门路廖蓼心知肚明,她接着问道:“秦幼宁完完全全是一个新人,怎么确定她是否能胜任《跑男》里的工作?”

    脑子里想着泥潭滚打和弹射飞椅,边学道说:“我设计几个游戏,等下发给你,确定人选后你可以让她们先试录,录几次,适不适合心里就大概有数了。”

    ……

    ……

    祝德贞又来京都了。

    这次她是奔着刚刚开业的岚山虹夕诺雅来的。

    岚山虹夕诺雅只有25间客房,祝德贞是虹夕诺雅的老客户,才入选岚山店第一批客人。

    渡月桥旁,枫林岸边,祝德贞白衣黑发,人境合一,美若谪仙。

    10分钟后,前来接她的木船准时出现,上船,一路逆流,穿越两岸枫树茂密的峡谷,一直到看见古韵十足的雅舍错落散布的重峦叠嶂间。

    客房里没有电视,祝德贞点燃一根自带的香,在对水的窗前静坐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研墨。

    研好墨,她提起笔,结果笔尖悬在砚台上方几厘米处足有半分钟,一字未写。

    又过了约半分钟,祝德贞放下笔,起身走出房间,风中似有失意掠过水上树梢。

    在虹夕诺雅住了六天,祝德贞正打算转移去退藏院,一通电话打乱了她的计划——燕京国贸三期交房了。

    国贸三期是祝德贞跟边学道为数不多几个交集之一,所以她决定亲自去收房,她想看看,边学道躲她能躲到什么时候。

    几乎是同一时间,樊青雨也接到了收房电话。

    到此时,需要家人帮衬的她没必要继续隐瞒了,于是召开家庭会议,把国贸三期80层的面积和用途跟父母兄弟和盘托出,惊得樊青舟和姜莱整个人都呆住了。

    燕京第一高楼一整层都是二姐樊青雨的?

    怎么可能?!

    这时,回想之前偶然听到的话,再结合眼前顾盼生辉的樊青雨,姜莱立刻意识到,听到的那个“边”极有可能就是自己曾认为最不可能的那个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