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861.第858章 航拍

    和吕校长猜的一样,陈喜也怀疑丁克栋是封楼背后的主使。

    陈克知道丁克栋是有道集团一个高管,可是到底有多“高”,他不是特别清楚,在官场中人看来,民企中的这个“总”那个“总”没什么大区别,全都见官矮三分。

    陈喜则不同,他是商人,知道在有道集团这样规模的企业里,丁克栋这个常务副总裁手握多少资源、拥有多大能量。

    在陈喜看来,这次的事十有八九是丁克栋报复表弟陈克不给面子。

    支撑陈喜做出这个判断的理由有两点:

    一点是,丁克栋跟表弟陈克有隙,身为有道集团副总裁的丁克栋有足够能量封楼。

    另外一点是,陈喜自己就是亿万富商,他清楚有道集团老板,百亿身家的边学道该有多少事要操心。以陈喜判断,边学道绝对不会有精力、不会有兴趣关注小小的捐建项目中的一个副楼。

    也就是说,尽管这次的事阵仗不小,但边学道不一定知情。

    所以……

    只要边学道不知情,那这次的事再怎么大张旗鼓,也不过是虚张声势。常务副总裁丁克栋,说白了就是一个高级打工仔,陈喜不信丁克栋敢擅作主张在四山地面上弄出大事件。

    想通这个环节,陈喜靠在吕校长刚坐过的椅子上,拍着扶手宽慰道:“不用担心,虚张声势而已,那个丁总无非两个目的,要么想让你服软道歉,要么想从你这里勒点好处。”

    陈克奇道:“从我这里勒好处?他想钱想疯了?”

    陈喜笑嘻嘻道:“这事还真不好说!这官儿和商吧,相处时的位置分配不是一成不变的。商有求官儿的时候,比如说行政审批;官儿也有求商的时候,比如说招商引资拉政绩。”

    陈克站起身,绕到办公桌前,不太雅观地坐在办公桌上说:“我还真就求不到有道,他一个IT公司,招商也招不到他们头上。”

    陈喜摇头说:“这家公司实力很强,今天求不到,不代表明天求不到,还是想办法化干戈为玉帛吧。这样,你想办法联系那个丁总,我在蜀都老费的会所里安排个饭局,大家坐下来聊聊。”

    陈喜说的轻松,但中心思想是让陈克跟有道的丁克栋低头。

    陈克听了心里有点不痛快,可是眼下舅舅是家族在四山的头面人物,他不能不重视三哥陈喜的建议,沉默几秒,说:“那我问问吧。”

    ………………

    消息传得飞快。

    在有道集团内部,一个流传最广的说法是:这次大潼镇中学的事是监察部上报的,监察部成立后需要立威,小鱼小虾分量不够,所以盯上了集团常务副总裁丁克栋。

    流言传到丁克栋耳朵里后,他笑了笑,没当回事。

    丁克栋不明白边学道为什么如此关注大潼镇中学副楼,但他清楚边学道不是因为对他有意见才有意拿副楼做文章。

    丁克栋之所以如此笃定,因为在不久前的集团内部大调整中,重组的7个大部,丁克栋掌管财务部和董事长办公室。这两个部门,一个管钱,一个管人,在任何企业里都是权力核心部门,足见边学道对丁克栋的信任。

    信任归信任,再怎么信任也是有限度的,这次的事是丁克栋办出纰漏了,所以他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跟陈克见面。

    丁克栋干脆利落地拒绝了陈克的饭局邀请。

    放下电话后,陈克心里隐隐浮现不安,可是他又抱有一丝幻想,会不会是丁克栋故意拿捏他,等着他送上好处?

    4月29日,星期二。

    陈克在家吃早饭的时候,手机响了。

    拿起电话听了两句,他大惊失色地问道:“什么?拆楼?!”

    ………………

    有道集团在蜀都有一家尚动连锁俱乐部,4月29日这天一大早,20个保安和20个俱乐部工作人员乘坐大巴从蜀都赶到大潼镇。

    到达大潼镇中学后,40个人在副楼外围结成两道松散的人墙。

    除了尚动俱乐部,承山监理四山分公司也派出了20多人来到大潼镇,这20多人由孟婧姞带队,跟孟婧姞一起来的,还有两辆拆楼机。

    吕校长是半个小时前接到丁克栋电话后,才知道有道集团今天要拆楼。

    拿着电话,他当时就被惊呆了。

    拆楼?

    居然要拆楼?

    他们今天要拆了副楼!

    今天拆楼,今天早上才告诉我,有道这也太……

    回过神儿的吕校长顾不得在心里抱怨有道,他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镇领导,把情况说完,拿起衣服就往学校跑。

    吕校长到学校的时候,尚动俱乐部的大巴刚刚到。

    十几分钟后,孟婧姞率领的车队也到了。

    看到车队后方平板货车上的两辆拆楼机,吕校长一跳三丈高,他没看到丁克栋,也没看到刘毅松,于是跑到刚下车的孟婧姞身旁,焦急地大声说道:“不能拆啊!不能就这么拆了啊!”

    孟婧姞看了吕校长两眼,没说话,回身示意助理过来。

    一男一女两个助理连忙跑过来,挡在吕校长和孟婧姞之间,男助理开口说:“吕校长是吧?承山监理受有道集团委托,参与此次大潼镇中学质量不合格的副楼拆除工作,这两天,我们已经对学校主楼和副楼之间的距离进行了实地测量,并进行了风险评估,你放心,拆除副楼不会对主楼使用造成影响。”

    急得一脑门都是汗的吕校长几乎听不见面前的男助理在说什么,他心理只有一句话在翻滚——“这叫什么事?这叫什么事!领导呢?当初阻挠施工时那么硬气,这会儿人家来拆楼了,领导人呢?人呢?!”

    领导终于到了。

    陈克是和两个副镇长、大潼镇派出所所长、三辆警车一起到现场的。

    来的路上,他给当县长的叔叔去了个电话,然后又给三哥陈喜去了个电话,陈克心里明白,一旦今天真把楼拆了,他在大潼镇的官声肯定留下污点,可是这么个事又不好跟舅舅说。

    舅舅是组织部的,管天管地管官,但管不到有道集团头上,再说了,哪有一上来就出大王的道理?

    陈克到现场后,把一脸心急火燎表情的吕校长丢在一边,大声说:“我是大潼镇镇长陈克,有道集团在场的负责人是谁?”

    见陈克到了,一直坐在车里的丁克栋下车,走了过来。

    陈克顾不得其他,指着拆楼机,问丁克栋:“丁总,这是怎么回事?”

    丁克栋面无表情地说:“复检时发现学校的副楼质量不合格,集团领导决定拆除重建。”

    陈克瞪着眼睛说:“拆除?胡闹!”

    丁克栋不急不缓地说:“陈镇长,盖楼的钱是有道出的,拆楼的钱是有道出的,重建的钱也由有道来出,无论主楼副楼都是有道集团的财产,有道有权处置。”

    陈克用力摆手说:“别的可以不管,但这楼建在学校的地上,你们建了拆、拆了建,对学生上课学习造成影响怎么办?这个责任你们担得起吗?”

    丁克栋好整以暇地说:“这个我们有考虑,学校的主楼其实已经足够学校日常教学使用,副楼拆除后,只在周末进行清理运输,至于重建,我们定在暑假期间,不会对学生学习造成影响。”

    陈克喘着粗气,强硬地说:“今天不许拆,这事必须要跟镇里商量后再做决定。”

    丁克栋看着陈克,幽幽地说:“陈镇长,我再强调一遍,这栋楼的产权属于有道,它是有道集团的财产,有道有权处置自己的财产,别人无权干涉。”

    两人正争执着,孟婧姞走了过来,她把手里的电话递给丁克栋说:“你们老板的电话。”

    听到“你们老板”四个字,陈克心头一紧。

    丁克栋拿着手机“嗯”了两声,把手机还给孟婧姞,然后抬头看天。

    几分钟后,从东边天空飞过来两架直升飞机。

    两架直升飞机飞到大潼镇中学上空,开始绕圈盘旋。

    丁克栋看着陈克和陈克身后的警察说:“航拍的飞机到了,有道在处置私有财产,希望陈镇长不要干涉,不然收进镜头里,大家都不好看。”

    航拍?

    陈克抬头瞄飞机时,丁克栋从身后助理手里拿过扩音喇叭,冲拆楼机驾驶员喊道:“开始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