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你走吧,我想静一静

    190你走吧,我想静一静

    可嘴再硬,也不行,手都有酸的时候,再这么吊下去,她就真的要掉下去了。

    “杜晓婵,你也要见死不救吗?”罗娇叶在夏玉珠这里讨不到好,便大声喊着杜晓婵,她觉得杜晓婵要比夏玉珠好说话多了。

    “你别费力气了,只要说一个服字,我立刻把你拉上来,来吧,说吧。”夏玉珠把手伸给罗娇叶,却故意不抓住她。

    罗娇叶那个气得咬牙切齿的,却毫无办法,这最后一关没有人帮忙她根本就上不去。

    “我告诉你,叫你说服字不是看不起你,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把眼睛睁亮一点,不要把人给看错了。”夏玉珠就是不服这个罗娇叶自从被周欣怡重点培养之后,眼睛就长在头顶上了,看谁都比她矮一截。

    “夏玉珠,你就是不服我比你强,你有本事拉我上去,我们一对一的来比一场。”罗娇叶不到最后一刻,还在坚持,也确实比一般人有耐力多了,也难怪会被周欣怡看上。

    “比,那也是以后的事,等你有本事爬上来再说。”夏玉珠优哉游哉,根本就不担心罗娇叶会掉下去,她有力气说话,就说明她还有力气坚持。

    “你们在干什么?”周欣怡在底下看到罗娇叶在上面吊了好久,她怕罗娇叶出事,所以跑到山顶来了。

    “教官,夏玉珠拦着我,不要我上去。”罗娇叶立刻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

    夏玉珠对着罗娇叶冷笑了一下,从悬崖边走开了,免得说她拦着她。

    “夏玉珠,你真的是越来越不像军人了,竟然想要至自己的战友于死地。”周欣怡在夏玉珠让开之后,把罗娇叶给拉了上来,还把夏玉珠给训了一顿。

    罗娇叶见夏玉珠被训了,可高兴了,得意的朝夏玉珠笑着。

    “教官,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至战友于死地了?”夏玉珠不服的顶了一句。

    “夏玉珠,你现在连教官的话也敢反驳,罚你回去关禁闭三天。”周欣怡看了站在一旁的杜晓婵一眼,她不能惩罚杜晓婵,也就只好拿夏玉珠出气了。

    这关禁闭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比在训练场接受惩罚还要叫人难受。

    因为关禁闭就一间小房子,一张小床,一个马桶,一个送饭来吃的小窗口,比重型的劳改犯还要不如。

    “教官,你公报私仇。”夏玉珠再次不服的嚷了一句。

    “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没有什么对于错,你要是再敢说一句,三天改五天。”周欣怡拿话压着夏玉珠,夏玉珠再一肚子怨言,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周欣怡说得没有错,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没有什么对于错。

    她是军人,所以她必须服从。

    “教官,如果是因为我的关系你要这样惩罚夏玉珠的话,我愿意接受惩罚。”杜晓婵看到夏玉珠因为她被周欣怡惩罚这么严重,她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

    “我可不敢惩罚你,你现在可是睿帅的人,谁敢惩罚你,不过……”周欣怡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你要真的那么讲义气,自愿去陪她呢,我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好,我去,你取消对夏玉珠的惩罚。”杜晓婵很痛快的答应了,她不是为了义气,她只是不想看到夏玉珠因为她而受这么严重的惩罚,如果不是这么严重,她到也不会管了。

    “小婵,你别管了,我愿意接受惩罚,这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夏玉珠跟杜晓婵的想法一样,她不愿意看到杜晓婵接受惩罚。

    结果两个人争来争去,一起接受惩罚了。

    ……

    吕子睿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家里有人,还奇怪,杜晓婵今天不会又一个人跑出去了吧。

    结果到处一打听,却被关了禁闭。

    吕子睿立刻找到禁闭室,让看守的赶紧放人。

    “简直就是胡闹,你们到底做了什么,要被关禁闭的。”吕子睿看到两个身上灰不溜秋的,脸上也是一道杠一道杠的,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打架了呢。

    “报告睿帅,我们是自愿的。”杜晓婵在夏玉珠开口之前抢先说了,因为她说过不会连累周欣怡的,说过的话就要算话。

    “吼,才这么一天,你就能耐了,回去说,还有你,回去吧。”吕子睿拉着杜晓婵就走,这事情他只要稍微调查就能知道。

    “报告睿帅,我不能回去。”夏玉珠说着又把自己给关在了里面。

    “她不走我也不走。”杜晓婵也挣脱吕子睿的手,要和夏玉珠关在一起。

    “不走是吧,行,你们关着吧,看守,再给她们加上一个月。”吕子睿说着转身就要走,杜晓婵立刻跑出来把他拉住了。

    “不要,我跟你回去就是了,你让周教官也来把夏玉珠给放回去吧,她是因为我才受处罚的。”杜晓婵拉着吕子睿的手,带着杠杠的脸上一对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吕子睿。

    “你是我的人,我可以管,她是女兵营的人,既然我叫她走她不肯定走,我就没有权利去干涉,否则以后这么大的军营,要怎么分级管理。”吕子睿耐心的给杜晓婵解释。

    当然,他想要放一个人出来,其实也不是不可能的,前提是要那个人要配合他,如果非要跟他对着来,他也没有必要再插~手了。

    “不是吧,你不是睿帅吗,你说话不就跟圣旨一样吗,为什么你没有权利。”杜晓婵当然不相信吕子睿的解释。

    “你啊,我什么时候说话是圣旨了,你听我的话了吗,她又听我的话了吗?”吕子睿伸手就在杜晓婵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我听,我哪里有不听了。”杜晓婵摸了一下被弹痛的额头,哀怨的看着吕子睿,她现在真的很听话。

    “那我叫她离开这里,你去问问她要不要离开。”吕子睿抬眉示意杜晓婵过去问问。

    “好。”杜晓婵果然非常听话的跑了过去,“猪猪,可以走了,你出来吧。”

    “小婵,你走吧,我想静一静。”夏玉珠此刻想的不是禁闭这个问题了,她思考的是她以后还在周欣怡手下还有什么意思,一个好坏不分的教官,还要她如何信服。

    “猪猪……”

    “你走吧。”夏玉珠说着抬眼朝吕子睿看去,莫名其妙的说道,“睿帅,给我三天时间,我要决定一件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