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师傅,这个很重要吗

    186师傅,这个很重要吗

    杜晓婵刚刚准备直接说的时候,想起了吕子睿跟她说的话,不能直接问,直接问了师傅也不会说的,到时候再想要从侧面问,肯定也问不出来了。

    想到这里,杜晓婵抱着秦易川的手臂撒娇,“能有什么事啊,我就是想你了,本来是想要带点好吃的给你吃,谁知道被搞丢了,那看是你最喜欢吃的驴打滚了,还有小师妹爱吃的肉烧烤,和小西施的扒鸡。”

    “是谁把我的扒鸡给毁了,我要把他给大卸八块。”施小西在听到还有扒鸡,立刻挥了挥拳头。

    “算了,就你那拳头,不是他的对手,师傅,我怀疑那些人是不是跟死在我们院子里的黑衣人有光,他们是不是在寻找什么?”杜晓婵说着说着,就想把话题转移到s&s和s&g上面去。

    如果吕子睿都怀疑这些跟师傅有关的话,那么那些人呢,会不会也跟这事有关呢?

    秦易川听到杜晓婵说的暗暗的一惊,“你看见他们穿的黑衣服吗?”

    “没有,他们要是穿黑衣服我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他们的。”杜晓婵非常肯定的说。

    “那就不是,他们这些人行动的时候喜欢穿黑衣服,无一例外。”秦易川也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杜晓婵被黑衣人给抓去了。

    “师傅,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现在我们长大了,你还不能告诉我们吗?”杜晓婵抱着秦易川的手臂摇了摇,她一直把师傅当成了父亲一样的人。

    “是啊,你们是长大了,可有些事情你们还不要知道的好,小婵,特别是你,不要随意把脖颈上的字给别人看。”秦易川一声叹息,她们确实长大了,他也改把有些事情跟她们说了。

    只是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说,特别是杜晓婵,她不想她回忆起童年的那段悲惨的往事。

    “师傅,我脖颈上的这颗痣到底代表了什么?为什么不能给别人看到?”这是杜晓婵一直想问的问题,可师傅却一直不肯告诉她。

    小时候谁等她长大了说,长大了说她能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的时候再说,她现在虽然还是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可吕子睿可以啊。

    只要有吕子睿在,她想信吕子睿不会让她出事的。

    “关于这颗痣……”秦易川说着朝着杜晓婵脖颈后的痣看去,当他发现字变成纹身的时候,吃了一惊,“这个是怎么回事?”

    “师傅……”看见师傅惊讶的表情,杜晓婵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连声音也降低了很多,“你不是一直说这颗痣不能给别人看见吗,我就是怕被人看见了,所以才去纹身的。”

    “唉,也罢也罢。”秦易川再次叹息一声,这个丫头,以为纹身就不会被人知道了吗。

    不过秦易川不知道的是,还真的没有人知道,比如小樱,她就没有看出来,否则杜晓婵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吕子睿救出来了。

    他们这些人这次可也是为了s&s和s&g来的,只要是看到和这些有关的东西包括人,他们全部都要。

    “师傅,我这颗痣是不是和那个什么s什么的有关?”杜晓婵抬手摸了一下脖颈后的纹身,用试探的眼神看着她的师傅。

    她看到了师傅的脸色稍稍的变了一下,然后又立刻恢复到了原样,然后淡淡的问,“你听谁说的?”

    杜晓婵顿了一下说道,“我是猜的,昨天被他们带去的时候,一个女的看了我的脖颈,估计是寻找那颗痣吧。”

    不过她也没有说谎,这些确实是她猜的,不过s什么的却是吕子睿跟她说的,说了好几遍她都没有记住。

    “看来注意你的人多起来了,有没有听到他们还说什么?”秦易川对昨天抓杜晓婵的那批人感兴趣起来。

    “我听一个人叫二哥,后来睿帅去了,喊那个二哥叫乔布斯。”杜晓婵想象当时的情形,她知道的好像也就这么多了。

    他们俩个男人之间说的有些话她也没有听懂,她当时就紧张去了,也没有仔细去想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乔布斯?!连他也来了。”秦易川顿时感觉亚历山大,“小婵,关于你说的那个s的事,睿帅他知道吗?”

    “嗯,我想他应该是知道的吧,不过他的事从来不跟我说,我也是猜的,对了,师傅,是不是中了那个什么s的人,会经常晕倒?”

    ——经常晕倒?

    这几个字冲进了秦易川的大脑,他朝杜晓婵看去,眼神变得阴鸷起来,“是不是你身边有这样的人?”

    杜晓婵从来没有见过师傅这样的眼神,一时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师傅,忘记了回答。

    秦易川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收敛了自己的眼神,轻轻的拍了拍杜晓婵的手背,语气变得缓和起来,“是不是吓着你了,告诉师傅,你身边是不是有一激动就会晕倒的人?”

    听到师傅的话,杜晓婵就想,吕子睿说得对,这件事果然和师傅有关,可师傅为什么在知道有那样的人会是那种表情呢?

    好像是又不共戴天之仇一样,好可怕!

    “师傅,你怎么啦?”杜晓婵眨了一下眼睛,找回了自己的思绪。

    “是不是你身边有这样的人?”秦易川好像没有听到杜晓婵的问话,他只想知道自己的答案。

    “师傅,这个很重要吗?”杜晓婵再一次觉得这事很不一般。

    “对不起,是师傅太心急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只要那个人跟你没有关系就行了。”秦易川见杜晓婵傻了一样,他也没有打算再继续逼问了。

    他是怕没有被逼问出来,却把杜晓婵给吓着了。

    “那个到底是什么病,要怎么才能治好?”杜晓婵却不知道师傅怎么想,如果真的是跟师傅有关的话,她还是想早点治好吕子睿。

    “这事要是跟你无关,你还是不要问了,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秦易川说着朝前走了几步,和杜晓婵拉开了一点距离。

    他意识到杜晓婵这么问他,肯定是跟她身边的人有关,可如今这丫头却不肯跟他说实话了。

    “师傅……”杜晓婵喊了一声,紧跟上几步,再次拉住师傅的手臂,“师傅,对不起,你要是不想说我就不问了。”

    “丫头,不是我不说,这事你还是不要管的好。”他不说也是怕这丫头知道真相会伤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