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为了女人,他不管了

    161为了女人,他不管了

    夏仲炫可不敢真的把睿帅的女人怎么样,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同时他也希望夏玉珠快点回来。

    可惜的是,夏玉珠没有回来,他也没有太多的机会了,只觉得身子越来越热了,再不走他要控制不住了。

    对,阳台!

    夏仲炫往阳台跑去,然后把阳台的门给关上了,他又从阳台上爬进了隔壁一个房间。

    刚刚进房间就把他给吓了一跳,原来房间里有一个女人。

    夏仲炫只喊倒霉,怎么才逃脱一个又来一个。

    “你怎么会在这里?”房间里的女人看的夏仲炫吃惊的睁大了双眼。

    “嗯……”夏仲炫被欲~火烧身,就连想要说的话也变成了暧昧的声音。

    这个女人又是谁,他怎么不记得了?

    夏仲炫时间的摇着脑袋,想要找回一点理智,可惜都失败了。

    “小倩……”夏仲炫看着面前的女人,喊了一声,朝着她扑了过去。

    “滚开,谁是小倩。”女人一个闪身躲过男人,然后一个踢腿,把男人给踢到在地。

    男人是因为迷失了理智,根本就没有想到一个女人还会这么打。

    可他被这样一打,感觉全身舒服,又爬了起来,朝着女人扑去。

    于是,房间里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打了起来,女人越打手脚越放不开,男人越打越往女人身上缠。

    最后把女人压在了身下,开始在女人身上上下其手,把女人身上摸了一个遍。

    “滚开,臭男人!”女人慌了,她的清白身子就要这样毁了,她不要,她要留给她心爱的男人的。

    “嗯,你好香。”夏仲炫把女人的衣服拉开,把头埋了进去,在女人的锁骨上狠狠地咬了一下,真的好香。

    “滚开,子睿,快点来救救我!”女人终究不是男人的对手,手脚被男人给控制了,可气的是,男人竟然把她的手脚都给绑在了床上。

    ——子睿?

    夏仲炫一震,停止了动作,这女人刚刚喊什么?

    子睿?

    “你是在喊吕子睿吗?”夏仲炫被一声子睿换回一点理智。

    “是,他是我男人,他的女人你也敢碰?”女人见男人好像怕了,她也有了一点底气。

    对,这个女人就是周欣怡,她想要害杜晓婵没有害到,现在差点把自己的清白给丢了,这就叫害人终害己。

    “他的女人……”夏仲炫再次摇了摇头,找回自己的理智,他如果没有记错,那个隔壁不是吕子睿的女人吗,怎么这边也是?

    难道他还在原来的房间里?

    不对,一定是这个女人骗他的?

    夏仲炫再次低下头,在女人的身上咬了一口,因为这样咬他会觉得好舒服。

    “魂淡,你想死吗,睿帅的女人你碰了会是什么下场你知道吗?”周欣怡怒了,以为这个男人会吓得马上滚开的,没有想到他还是在她的身上咬了一下。

    另一个房间,杜晓婵把自己贴在冰冷的墙壁上,只有这样,才觉得好舒服。

    吕子睿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见杜晓婵还没有回来,就找到了二楼,走到夏玉珠的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女人熟悉的呻~吟声,他心里一颤,赶紧跑了过去。

    等他打开门一看,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去。

    “该死!”尽管如此,他还是骂了一句,抱着杜晓婵就朝着夏家别墅外跑去。

    看到吕子睿抱着女人疾驰而去的背影,夏佐觉得奇怪,难道计划失败了?

    他也同样心惊,连忙朝房间走去,却发现夏玉珠的房间已经空无一人,而她隔壁的房间传来了暧昧之声。

    该死!

    他也同样骂了一句,一脚踹开房门,却看到女人四肢被绑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已经凌乱,而一个男人趴在女人身上啃。

    他气愤的冲上前,一脚把男人给踹在地上。

    “大哥……”被夏佐踹了一脚,夏仲炫再一次找回了一些理智。

    夏佐却不理地上的男人,他用最快的速度把女人解开,又把女人的衣服整理好。

    心里想着,要是他来晚了一步,女人的身子就保不住了,他却不能恨夏仲炫,因为药是他自己下的。

    “大哥……我好难受!”夏仲炫可怜兮兮的看着夏佐,好希望他把那个女人赐给他。

    “你等着。”夏佐跟周欣怡说了一句之后,就把夏仲炫给拉走了。

    他这次下的药比较猛,用冷水无法解决,他只好去给他这个弟弟找女人了。

    他开着车,把夏仲炫丢进了一个院子里,“进去吧,里面有女人在等着你。”

    夏仲炫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地方,他只是觉得好难受,他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拉开了,露出了麦色的胸膛。

    一个女人从院子里跑了出来,看到有点狼狈的夏仲炫,她吓呆了。

    “小倩……”夏仲炫看到女人就喊小倩,也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

    “阿炫,你这是怎了?”女人连忙扶着夏仲炫进了屋。

    屋外,夏佐早就开车离开了。

    杜晓婵被吕子睿直接带回了军区宿舍,把女人抱到床上,看着凌乱的女人,他也凌乱了。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要,会不会再晕过去。

    可如今别无他法了,除了他给女人解药,别的人他也不允许。

    不再犹豫,他脱了衣服,把女人压在了身下,他只要保持好不激动就行了。

    当他进入女人身体的是时候,头皮一麻,一股气流直冲全身,他不敢动,怕会不会因此晕过去。

    可身下的女人却一点都不安分,在男人进入身体的时候,她不停的扭着身体,想要更多。

    “嗯……驴子,快点……”女人嘴里的声音娇媚得要人命,害得吕子睿全身就像触电了一样。

    好在这个女人嘴里喊着的是驴子,否则他非得当场晕倒不可。

    吕子睿无奈之下,他只好加快了动作,大脑里也不去想这事,就想着这是给女人做解药,不是别的,一定要冷静冷静冷静。

    吕子睿一边念着冷静,一边加快速度。

    “嗯……”女人的一声娇~吟,打破了他所有的冷静,他摇摇头,不去管了,他这个时候实在冷静不下来。

    他想到了银狼教他的办法,如果感觉自己要晕的时候,就在身上咬一口。

    于是他抬起自己的手,在手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实话说,十指连心,这样一咬,果然清醒了不少,可不一会,他又觉得有点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