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不吵,我陪你睡觉

    104不吵,我陪你睡觉

    “猪头……”见杜晓婵毫无反应,吕子睿不禁又喊了几声,一声比一声沙哑。

    杜晓婵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每听一声,她的心就痛一下,无奈之下,她只得翻了一个身,把背对着吕子睿,假装很冷漠,“吵死了,我要睡觉。”

    吕子睿愣了一下,这次明明就是这个女人的错,为什么他有一种是自己错了的感觉呢?

    可是他又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他忍不住也上了床,把女人紧紧的搂进怀里,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女人还在他的身边。

    杜晓婵没有反对男人的怀抱,她闭上了眼睛,不愿意去回应男人的动作,因为她大脑里还在想着男人的那句话。

    ——无法相爱!!!

    她感觉自己已经爱上他了,她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他,可是他却不要。

    这只有一个说明,他不爱她,或者是不够爱他,难道这就是他说的无法相爱吗?

    女人的死寂在吕子睿的怀里蔓延,他越抱越紧,好想要把女人的这份死寂,给挤出这个女人的身体。

    “唔……”杜晓婵被抱得有点窒息,想要拿掉男人的手臂,却谁知她越是想要拿掉,男人就越是抱得更紧。

    “放开!”杜晓婵开始用指甲去抓男人的手臂,狠狠地抓,跟疯了一样,就连手指甲抓翻了,她还在拼命的抓。

    吕子睿的手臂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开始还是一点点痕迹,最后就变成了一道道血迹,可他不敢放手。

    “猪头……”声音带着破碎,就好像是从破碎的心里发出,平时的那份淡漠,那份冷静,那份潇洒全都不见了。

    杜晓婵心里也被这破碎的声音给喊得微微的一颤,停止了疯狂的动作。

    见女人消停了,吕子睿也稍稍的松了一点点,“猪头,你有话能不能说出来,如果是我错了,我会改,你这样折磨自己我会心疼。”

    他会心疼?

    会吗?

    杜晓婵心里又被另一个声音取代了,渐渐地,无法相爱的字眼又变得清晰起来。

    “猪头,你说话……”吕子睿心里有一些挫败,女人这一句话不说他很不舒服,真的不舒服。

    他宁愿她跳起来大骂,骂他什么都行,哪怕是臭驴子。

    杜晓婵翻了一个身,把面朝着吕子睿,这样一来,两个人的脸对着脸,距离近得连彼此间的呼吸都能感受得到了。

    看着男人眼神里莫名的挫败和伤痛,杜晓婵的心里也出现了莫名的抽痛。

    不是她不爱,不是她没感觉,是她怕付出得不到男人的回应。

    就像那天,她明明已经做好了准备,等着男人下一个动作,听到的却是男人说对不起。

    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像一个荡~妇,更像一个小丑。

    “猪头……”吕子睿见杜晓婵转过身看着他,他心里稍稍好了一些,好像这个女人离他又近了些。

    “驴子,你想让我说什么?”杜晓婵真的不知道。

    她能说她不想等一年后无法相爱就分手吗?

    “你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要不说话。”吕子睿双眼闪烁中,包含了一些祈求。

    是的,就是祈求,他祈求女人不要这样,这样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他没有经验。

    “说什么都行?”杜晓婵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她不想看男人眼里的那一丝讨好的祈求。

    “嗯。”什么都行,哪怕是打他骂他他都毫无怨言,就是不能不理他。

    “我想睡觉,你能不再吵我吗?”杜晓婵再次闭上了眼睛。

    她怕再不闭眼,不是心会软,就是要发疯。

    “好好好,我不吵你,我陪你睡觉。”吕子睿小心翼翼的抱着女人,把自己的脸紧紧的贴在女人的脸上,轻轻地磨蹭。

    杜晓婵也许是真的累了,在吕子睿的怀抱里,不一会就睡着了。

    看到小女人睡着了,吕子睿真的很想就一直这样陪着她睡,可是不能,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杜晓婵醒来的时候,吕子睿早就已经在千里之外了。

    他给杜晓婵留了一张纸条,告诉杜晓婵他出去有任务,大约一个星期左右才回来。

    杜晓婵看着纸条,淡淡地笑了一下,也许这样分开一段时间也好,让她沉静一下,理一理自己的思绪。

    她此刻都不确定了,自己到底是爱这个男人多一些,还是依赖这个男人多一些。

    接下来的日子,杜晓婵照常训练,只不过教官换成了米汉和高新。

    “小婵,有句话我不知道要不要跟你说。”训练场休息时间,夏玉珠坐在杜晓婵身边,心里纠结。

    “当然要说了,而且还要说真话。”杜晓婵虽然有点兴趣缺缺,但是,既然是好朋友这样说,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

    “我听她们说周教官是跟睿帅一起出去的……”夏玉珠一边说一边注视杜晓婵的脸色。

    因为只有她知道跟睿帅结婚的人是杜晓婵,其他的女兵根本不知道情况,还在那里幸灾乐祸的说睿帅结婚第二天就把新娘子丢下,跟她们教官一起去度蜜月了。

    这样的话要说被杜晓婵听见了,心里肯定不好受,所以她准备来试探一下,也好给杜晓婵打一剂预防针。

    “哦,是吗?”杜晓婵在愣了一秒之后淡淡地回应。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那个男人不是她能掌控的,也许这就是他说的无法相爱吧。

    “小婵,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漠不关心呢?”夏玉珠抬手摸了一下杜晓婵的额头,没有发烫,那就是没有生病。

    可她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军人,更加不像是一个新娘子,倒是有一点点像弃妇。

    难道……那些女兵说的都是真的?

    夏玉珠这么一想,再看杜晓婵苍白的小脸,越发的觉得她的猜测是对的,她不禁替杜晓婵打抱不平起来。

    “小婵,我是不是你好朋友。”夏玉珠打定注意了,只要杜晓婵还把她当着是朋友,杜晓婵这件事她就管定了。

    “我们当然是朋友。”杜晓婵不知道夏玉珠怎么突然这样问她。

    她朋友本来就不多,像夏玉珠这样的人又那么少,她怎么会不把她当朋友呢。

    “既然我们是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跟我说实话,要是睿帅娶了你,却辜负了你,就算是他再厉害,我也要替你讨回公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