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担心,惹祸事上身

    100担心,惹祸事上身

    杜晓婵一看,车子也停了,她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心里又开始急了。

    “是不是我没有结婚,你就带我走?”杜晓婵再次抓住男人的手臂,病急乱投医。

    “做我女朋友才带你走。”

    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表情,没有感情,就好像做他女朋友就是一种交易,一种货物的等量交换。

    “我结婚了你也不介意?”杜晓婵才不管男人是什么表情呢,她只想离开,离开后要不要做男人的女朋友还是不她说了算。

    “不介意。”男人给了杜晓婵一个肯定的回答。

    “好……”杜晓婵说了一个好字之后,就没有下文了,因为‘我愿意做你女朋友’这句话她怎么都说不出来。

    “好什么?”偏偏这个男人还就是不想放过她。

    “做你一天女朋友。”杜晓婵想了半天,竖起一根手指头,这已经是她最后的让步了。

    “好,安同,开车。”男人一口应允,杜晓婵心生忐忑。

    一路上杜晓婵都心不在焉,一想着她已经结婚了还要别人做女朋友,就好像背叛了老公,跟人偷情一样,浑身的不自在。

    她能说她后悔了吗,这一天她也不想做了。

    可这一路上男人并没有骚扰她,也没有再和她说话,更没有问她要电话号码,她突然的说不干了,貌似也不太好。

    车子一直开到了双山孤儿院门口,男人也没有说一句话,直到杜晓婵下车,男人才来这么一句,“到了那天我会来找你的。”

    车子走了,杜晓婵还傻傻的站在那里,她当然知道这个男人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她只能在心里祈祷,以后不要再遇到这个男人。

    她现在一想到还要做别人的女朋友心里就别扭。

    双山孤儿院。

    院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孤儿院里的孩子们了。

    也因为孤儿院里的孩子们,院长结婚后都没有生自己的孩子,她拍自己会有私心。

    也因此,她老公跟她离了婚,重新组织了家庭,院长也没有再结婚。

    “院长妈妈,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来打扰你。”

    杜晓婵一直喊院长妈妈,她觉得院长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如今看到院长妈妈忙里忙外的,她心里有点内疚,她突然恨自己怎么就不多想想,她来了会给院长带来多少麻烦。

    “你说什么话,你们都是我的孩子,这回来还不就跟回娘家一样啊。”院长笑着给杜晓婵铺床。

    “院长妈妈,我就睡一夜,明天就走,你不用这么麻烦了。”杜晓婵接过院长手里的活儿,“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那好,有事你就喊我。”院长笑着点点头,她没有问杜晓婵为什么这么晚来。

    但她看得出来这孩子有心事,也许等她睡一夜,想一想就会明白,所以她愿意给孩子们空间和时间。

    如果她明天早上起来,还是这个样子,她才会去问。

    这就是为什么她们离开孤儿院这么多年,还无法忘记院长妈妈的原因。

    杜晓婵躺在孤儿院的床上,这里曾经是她睡过很多个日日夜夜的房间,确实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

    如今房间已经重新粉刷过了,房间里有两张单人床,一张是她的,一张是施小西的。

    没有想到院长妈妈把她们的房间还一直留着,没有给别的孩子住。

    杜晓婵睡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想到以前在孤儿院的日子,也想起了跟师傅在一起的时光,又想到了她现在的父母。

    然后想着想着不知道怎么又想到了吕子睿。

    真的好奇怪,跟吕子睿在一起的时候,她想着的都是他的坏。

    为什么才离开这么一会,她想着都是他的好呢?

    难道她中邪了?

    ……

    这个时候的吕子睿和高逸远两个人,再一次来到格斗场,今天这里上演的不是人和牛斗了,而是人和人在斗。

    这不是拳击,也不是散打,这就是一场生死搏斗,无论你用任何办法,只要能把对方打到就行。

    吕子睿看了一会,这两个人的武功招式都不是他十几年前见到的,难道说,还有另一帮黑衣人?

    而坐在监控前的信河东,在看吕子睿和高逸远进来的第一时间就注意上了。

    然后他就一直盯着画面,想要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什么。

    谁知道从头到尾,他们两人脸上都是一样的表情,并且连互相之间的交流都没有。

    “你们这帮笨蛋,这么多人去抓个女人都抓不到。”信河东是越看越气,只能找手下的人出气了。

    那人被骂得低着头,汇报今天的情况,“老大,今天本来是有机会的,我们刚刚想要过去,就被另一辆车子抢了先。”

    “你们就不知道在那辆车子里抢人吗?”信河东没有想到手下这么笨,真的是一批不如一批了。

    “那辆车是t开头的,我们本来想要跟上去的,可他们突然又往回开,我们怕被发现了,所以就……”

    t字开头的车可不是好惹的,惹得不好就有祸事上身了,他们可不敢鲁莽行事。

    “嗯,算她走运,你们再去想办法,睿帅的女人不行,就从他身边的那个男人下手,我看那个男人身手也应该不错,弄到我们格斗场来,肯定是有看头的。”信河东又把注意打到了高逸远的身上。

    “是,我们这就去办!”

    手下走了之后,一直站在信河东身边的一个男人开口了,“信老大,你这样做不太好吧?”

    “翰本兄,我做事有分寸。”信河东却不以为然,对身边的这个男人也是满脸的不屑。

    “信老大,从我跟你们合作开始,只要有关那个男人的事我就必须得管。”霍翰本眯起双眼,对信河东的为所欲为很是不满。

    “你放心,翰本兄,我是不会破坏你的计划,我也希望你不要管我的闲事,我们是合作没错,可我开门做生意,也是要赚钱的。”信河东假笑一声,在霍翰本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你赚的钱还少吗?你以为你从那个男人身上能赚到钱?”霍翰本弹了弹被信河东拍过的肩膀,一种嫌弃的表情。

    “能不能赚到钱我们就拭目以待。”信河东是信心满满,他就不信从这个男人身上赚不到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