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朋友,能心意想通

    087朋友,能心意想通

    “首……”米汉一听,连忙擦汗,心里一急,一声首长夫人差点就脱口而出。

    “我叫杜晓婵。”杜晓婵知道米汉吞下去的话是什么,所以她非常愿意再提醒他一次。

    “杜杜杜……”米汉结巴了,那一句杜晓婵三个字就是喊不出来。

    从被杜晓婵害得拉了一天的肚子,又被睿帅关了七天的禁闭之后,米汉见到杜晓婵就怕了。

    如今杜晓婵还要他喊她的名字,他哪里敢啊。

    而且,这次睿帅是因为什么处罚他,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要是睿帅惩罚他就是因为这个女人,那么他再喊她的名字,睿帅不是又要想别的方式来惩罚他了吗?

    不行不行,能不得罪的时候,还是不要得罪,否则还不知道有什么在等这他呢。

    米汉想到这里,擦了一把汗连忙转身跑开了。

    杜晓婵见米汉给吓成那个样子,跟她第一次见到的米汉完全换了个人似的,杜晓婵也觉得好莫名其妙。

    米汉一直跑到夏玉珠的面前,喊住了正在瞄准的夏玉珠,夏玉珠一直把手中的一发子弹打了出去,才看向米汉。

    然后一个立正敬礼,“米教官。”

    “我找你有事。”米汉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

    “嗯?”夏玉珠奇怪的看着米汉,她不明白了,米教官这是怎么了?

    她们训练射击的都没有满头大汗的,米教官却满头大汗,说话还带着一点吞吞吐吐的。

    “夏玉珠,我交给你一个任务。”米汉调整了一下气息,终于找到了自己感觉。

    “什么任务?”夏玉珠最喜欢的就是任务了,越是难完成的任务她就越是喜欢。

    夏玉珠就是属于那种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人。

    “这个任务有点不好说。”米汉看了那边的杜晓婵一眼,只有这一眼,他又开始擦汗了。

    “什么任务不好说,米教官,你不会是报刚才的仇,逗我玩的吧?”夏玉珠想到刚才他们打斗的时候她没有给面子,会是会就是因为这个米教官现在来报复她了。

    “不、不是。”米汉一着急,又开始结巴了,“我是想让你去教杜、杜……”

    连续的结巴下,米汉彻底的失去了表达的能力,听得夏玉珠也开始替他着急了,就看着他结巴的嘴里下一个字是什么字。

    结果就是,米汉杜了半天,没有了下一个字,而再一次满头大汗。

    “教官,你有口吃吗?”夏玉珠纠结的看着这个米教官,刚刚跟她比试的时候那个男人的强悍去哪里了,怎么才这么一会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还是说,米教官交给她的任务真的很神秘?不能随便说?

    就在夏玉珠乱猜想的时候,米汉却一把拉起夏玉珠就往杜晓婵那边走过去。

    害得女兵们都看着夏玉珠,有的女兵眼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米汉一直把夏玉珠拉到杜晓婵的面前,才算是缓过一口气来,“你教……她射击。”

    夏玉珠朝杜晓婵看了一眼,想看看杜晓婵这是把米教官怎么了?

    杜晓婵则对着夏玉珠一笑,表示很无辜。

    “教官,这是你的任务,你怎么把你的任务交给了我呢?”夏玉珠在杜晓婵一笑的眼神里,貌似收集到了某种信息。

    “现在这任务交给你了。”米汉此刻跟夏玉珠说话,一点也不口吃,只要不是说杜晓婵三个字就行。

    “那我要是不干呢?”夏玉珠带点试探性的问,“你是不是就会惩罚我?还是说我们再打一场?”

    其实要问夏玉珠内心的想法,她还是想要跟米汉再打一场,只有跟米汉打才能激发她身体里潜在的能力。

    米汉的额上落下一滴汗来,怎么这女人这么好斗,刚刚才打了一场,又要打,他可不想跟女人打架。

    跟女人打架他很吃亏,很多地方都好不好下手,害得他刚才处处避让,结果差点输了,把脸都丢尽了。

    米汉抬手把额上的那一滴汗给擦去了,“你把她教会了,等放假,我请你吃饭,向你表示感谢!”

    “只吃饭很没意思,能不能换一个。”夏玉珠趁机讨价还价,她可不爱吃饭,一顿饭就想把她给打发了,门都没有。

    “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搏击,射击,攀岩,蹦极……”

    “……”

    米汉只能表示擦汗,一个女人喜欢这些男人玩的东西,难道就不能女人一点?

    夏玉珠也不急,就这么等着米汉的下文。

    杜晓婵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在那里讨价还价的,完全把她给当成空气了。

    她很想说,她才是当事人好不好,是不是也应该问问当事人的建议。

    最后米汉和夏玉珠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决定比攀岩。

    “好,成交!”

    两个人击掌为盟,这才发现杜晓婵就站在他们身边默默地看着他们。

    “首……不好意思,我先走了。”米汉一见杜晓婵,老毛病就犯了,赶紧是有多远跑多远了。

    夏玉珠则对杜晓婵一笑,“米教官这人真逗!”

    杜晓婵也觉得米汉这人真逗,于是两个人忍不住无声的大笑起来。

    杜晓婵笑得肚子都疼了,连忙捂着肚子弯下腰。

    夏玉珠比较能忍,她只笑了一会就止住了,然后拍了杜晓婵一下,“别笑了,周教官过来了。”

    一听到周教官过来了,这比什么药都管用,杜晓婵立刻就笑不出来。

    并且一本正经的拿起枪,让夏玉珠开始教她射击。

    “你们两个,刚刚在笑什么?”周欣怡却没有给她们逃避的机会。

    “报告教官,我在教杜晓婵射击!”夏玉珠答非所问。

    “为什么她的射击要你来教?”周欣怡的注意力被成功的转移。

    “因为米教官说杜晓婵太笨了,他教不会,所以让我来教。”夏玉珠说这句话的时候在心里对杜晓婵说了一声sorry。

    有时候朋友就是要适当的拿出来出卖一下,这样既保护了朋友,也保住了自己。

    周欣怡斜眼看了杜晓婵一眼,十发子弹,打出十环,这不是一点点的笨。

    “那就好好地教,严肃一点,不要影响到别的人。”周欣怡相信了夏玉珠的话,转身走了。

    夏玉珠想要跟杜晓婵道歉,她刚刚那样说纯属迫不得已。

    却看到杜晓婵调皮的朝她吐了一下舌头,她把道歉的话吞了下去。

    她知道了,好朋友,有时候也能心意想通,不需要说道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