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快点,我闯进去了

    039快点,我闯进去了

    吕妈妈惊讶的叫了起来,劈头盖脸的把吕子睿责备一番,“呀,你们这是怎么搞的,子睿,是不是你又欺负小婵了。”

    “妈,事情的经过我一会告诉你,现在我先抱小婵去洗一下热水澡,免得她感冒了。”吕子睿在母亲面前对杜晓婵那叫一个体贴,体贴得都叫人有点热泪盈眶了。

    “哦,好好好,你们快去,我去煮一碗姜糖水。”吕妈妈也觉得吕子睿说得有道理,连忙催他们上去,她侧朝着厨房跑去。

    “你还真的会演戏啊。”杜晓婵在吕子睿的怀里嘟嘟了一句。

    他要是真的担心她感冒,刚刚在车上就不会那样对待她了。

    “你是我未婚妻,我关心你是应该的。”吕子睿回答杜晓婵的话叫杜晓婵非常的想吐。

    这人怎么可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且还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理所当然。

    来到房间,门一关上,吕子睿就完全变了一个人,连行动也立刻发生了变化,抱在怀里的杜晓婵就这样给丢在地毯上了。

    “自己去洗。”语气冷得叫人抽气。

    杜晓婵从地毯上爬了起来,不爽的瞪了吕子睿一眼。

    看在地毯还算很厚,也不是很痛,所以她认了。

    这人的真面目她也是看透了,除了在长辈面前像个人,其余的时候都是鬼。

    她也不愿意跟他多话,此刻她也确实想洗一个热水澡,冷得实在是不行了。

    冲进吕子睿所说的洗漱间,打开所有能让自己感到温暖的东西。

    比如灯,浴霸,暖气,热水……

    统统地打开,随后又把浴缸放满了水,把自己放进浴缸里。

    “嗯……真舒服……”杜晓婵被一股温暖包围,忍不住感叹一声。

    因为太舒服了,她在浴缸里差点睡着了,直到外面的打门声,才把在梦境边缘徘徊的杜晓婵给吵醒了。

    “你是洗澡还是泡猪,需要这么长时间吗?”门外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喂,臭驴子,别以为自己是动物,就把所有的人都当成动物了。”杜晓婵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从浴缸里爬起来。

    悲催了!

    她这才想起来她根本就没有衣服换,那些丢在地上的湿衣更加是无法再套上身了。

    难道要她围着浴巾出去?

    这不太好吧,围着浴巾就跟没有穿衣服一样,这样会很别扭。

    纠结!

    “喂,快点,再不开门我闯进去了。”吕子睿却没有那么多耐心。

    他等着洗澡呢,都等这个女人一个小时了,一本书都被他看完了,这个女人还没出来。

    “别,那个……”杜晓婵围着浴巾,躲在门后,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开门!”门外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冷,要是她再不开门的话,外面的人恐怕就真的要闯进来了。

    “等会,我没有衣服穿。”情急之下,杜晓婵还是把难以启齿的话给说了出来。

    门外沉默了,对,他也忘记了,这个是他的房间,没有女人的衣服。

    他母亲送来姜糖水之后就回去睡觉了,他再去借又怕打扰他父母休息,毕竟现在也不早了。

    这么一折腾,都快要凌晨一点了。

    得了,他找来了一件自己的睡衣,再次来到门口,“开门,给你衣服。”

    这次吕子睿的语气明显好了很多。

    杜晓婵把门打开一点点缝隙,把手伸了出去,把男人递过来的睡衣拿了进来。

    这睡衣……

    我的天,这哪里是睡衣,这简直就是战袍嘛,又长又丑,穿在她的身上,衣摆都在地上拖了。

    杜晓婵默……

    研究好很久,才研究出来怎么把这个拖在地上的战袍穿在身上,走路的时候不会被踩。

    她想来想去,唯有裹了,裹在身上是最好的办法。

    她用睡袍的带子把裹着的睡衣系起来,也把拖在地上的衣摆往上稍微提了提,这才把双脚露了出来。

    否则保不定一会出门就要摔跤。

    “好了没有?”

    门外再次传来不耐烦的声音,这女人穿个睡衣也穿了半天,到底在里面干什么。

    吕子睿真的很想就这样把门推开,他要洗澡睡觉,明天还要起早练兵,哪里有时间和这个小女人磨蹭。

    “好了好了。”杜晓婵连忙回应,把门打开,看到门外的冰山老怪吕子睿,她还不客气的甩给他一个冷眼。

    在杜晓婵的心里,这个男人的印象再一次打折了。

    第一次见面印象分还有八十分,二十分是因为他是牛郎而扣掉的。

    今天晚上印象分本来就已经一百分了,可那家伙说的什么话,对她是什么态度。

    这一百分立刻就下降为十分,这十分还是因为他对她的救命之恩,勉强给的。

    吕子睿没有看到女人的冷眼,而是看到小女人把自己像裹粽子一样的裹在他的睡衣里,那样子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他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很快,他也同样给了杜晓婵一记冷眼,“姜糖水在桌子上,记得喝了。”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门在杜晓婵的身后关上了,害得杜晓婵吓了一跳。

    这深更半夜的,这关门声,也忒吓人了吧,真是不孝子,但愿没有把他的爷爷和父母吵醒。

    “bt。”杜晓婵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想起了吕妈妈的爱心姜糖水,杜晓婵很快就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快速的跑到姜糖水那边。

    还别说,吕妈妈非常的细心,为了怕姜糖水凉了,还用保温瓶装着,随时喝都可以。

    洗了澡,喝了姜糖水,真舒服!

    舒服下,杜晓婵就想要睡觉了。

    可这房间里就一张床,她睡哪里?

    总不能叫她睡地毯上吧。

    不管了,反正那人还在洗澡,她先下手为强,睡了他的床再说。

    这样一想,本来就想睡觉的杜晓婵,高兴的爬上床,钻进被子里,闭上眼睛,今天她真的好累,比平时上班抓小偷要累多了,头还开始感觉有点昏昏沉沉。

    不一会,杜晓婵就在这昏昏沉沉中睡去。

    吕子睿洗澡出来之后,看到小女人竟然大胆的睡在他的床上,他的眼神微微地闪烁了一下。

    迈步走到小女人身边,推了推小女人,“喂,起来!”

    杜晓婵今天累掉了一层皮,被冷水冲,一身湿衣服又被吕子睿放在冷风里吹。

    就是铁打的身体也不行吧,即使是杜晓婵喝了姜糖水,还是悲催的抵挡不了感冒的袭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