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战友,床上的那种

    034战友,床上的那种

    如果施小西也不反感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又是施小西第一个男人。

    只要这个男人也是真心的喜欢施小西,那就也还算是不错。

    只是他的职业真的不行,别说她这一关过不了,师傅那里和施小西的父母也不会同意吧。

    “这样吧,你要是真心喜欢施小西,就不要再做牛郎了,改行做别的吧。”这是杜晓婵最后的让步了。

    “就这样?”韩天恒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杜晓婵。

    他记得这个女人可喜欢算账了,还以为她会给自己出多大的难题呢,原来就是这个。

    这不要太简单了,他本来就不是牛郎好不好。

    “好,我答应你们,不再做牛郎。”韩天恒毫不犹豫,一口应允。

    他还怕夜长梦多呢,说不定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又要变卦。

    杜晓婵没有想到韩天恒会这么痛快的答应,她也无法知道这韩天恒对施小西,是一时的好新鲜还是真的喜欢施小西。

    总之她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把施小西给让出去。

    杜晓婵沉思了一会,决定先答应这个人,然后找个机会试探一下他对施小西的真心。

    如果是真心的,她就放心的把施小西交给他。

    施小西没有大脑,她就必须要做好施小西的大脑,不然以后吃亏的还是施小西。

    “既然这样,我们也要考虑一下,在我们确定你不再做牛郎之后,再做决定。”杜晓婵说这话给大家都有了一个余地。

    同时也希望双方都能冷静的思考一下,特别是施小西,她回去之后要好好的问问施小西的想法才行。

    她怕在这种情况下,施小西会做出糊涂的决定。

    “你们不会是敷衍我吧?”韩天恒半信半疑,他吃不准杜晓婵的话语里有几分真几分假。

    他担心的是杜晓婵为了保护施小西,而随便一句话就打发了他,然后鼓动施小西不要相信他,那,那么他就彻底的完蛋了。

    照现在的情形来看,施小西对他的态度虽然不太好,却也不太坏,感觉还是有发展的余地。

    何况哪个女孩子不看重第一次,他可是她名副其实的第一个男人。

    虽然她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这个是没有关系的嘛,她会是他的最后一个女人。

    因为他已经发现,现在他的身体在别的女人面前已经没有什么性~趣了,就算是为了自己的未来,他也应该找这个女人负责到底是不是。

    所以他得趁热打铁才行。

    “我想和她单独的说几句行不行?”韩天恒为了给自己谋福利,真的算是对杜晓婵低声下气了。

    他以往看上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巴不得爬到他的床上。

    当然,他也不是来者不拒,而是看货色,感觉还行的话就一起颠鸾倒凤,感觉不行的话就想都别想。

    唯独面前的这个女人,也并不是说他有什么处~女情结,非要对这个女人负责。

    他就是不知道中了什么邪,自从和这个女人做了之后,那就是看谁都不顺眼了。

    就连他的小兄弟也开始认生了,一发现不是这个女人,它立刻就软了下去,不管他怎么用气都打不起精神来。

    “小西施……”杜晓婵看向小西施,想要看看她愿不愿意跟这个男人单独谈谈。

    就在小西施还在犹豫的时候,杜晓婵不喜欢的人出现了。

    吕子睿已经站在那里看很久了,就看着这三个人在门口僵持不下,本来他不愿意插手,想要看看这个小女人如何解决。

    可这个小女人看似答应了,却比他想象中的要狡猾,看来他不出手帮忙一下,鬼狼那家伙是搞不定的了。

    他走到杜晓婵的身边,理所当然的把杜晓婵搂进怀里,语气说不出来的温柔,“不是让你回家了吗,你怎么又跑出来顽皮了?”

    这句话让杜晓婵真的好想吐,就好像一个主人对宠物的口气。

    也不知道是谁刚刚把她丢在门口的,也不知道是谁在门口的时候是怎么说话的。

    现在却在众人面前表演他的温柔,表演他的体贴,表演他对她的宠爱。

    去你妹的,当她软柿子好捏是吧。

    所以在杜晓婵看到跟在吕子睿身边的周欣怡之后,她笑了,一个坏主意立刻就出现在她的大脑里。

    这男人想要在这个女人面前装是吧,好吧,她再帮他一把。

    “子睿哥哥,我不放心你嘛,你说过只要我答应嫁给你,你就只对我一个女人好,可为什么她总是跟着你,我吃醋了。”

    杜晓婵嘟嘟着小嘴,抱着吕子睿的手臂,非常不高兴的摇啊摇,就差把吕子睿的手臂当成秋千了。

    ——子睿哥哥!

    呕……

    不是杜晓婵想吐了,是施小西想吐了,她何时见过这样的杜晓婵。

    周欣怡却只听到了一句,他只对她一个女人好。

    如果只对她一个女人,那么她怎么办?

    难道就这样把七八年的感情拱手相让吗?

    “她是我的兵,也是我的战友。”吕子睿虽然知道这个小女人是在装,就连这吃醋也是假的,可他就是鬼使神差的解释了。

    只是他的兵,他的战友?

    周欣怡的心好痛,为什么这个男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点都不考虑她的感受呢。

    难道他们之间除了战友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吗。

    杜晓婵想笑,但是此刻她是纯情妹,所以不能肆意的大笑。

    可她实在又想要笑怎么办呢,于是她把脸埋进吕子睿的怀里,这样就没有人能看见她在笑了。

    只有吕子睿感受到这个小女人在笑,还笑得一颤一颤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个小女人在他的怀里哭呢。

    “别再闹了……”万般无奈之下,吕子睿低下头,在杜晓婵耳边咬牙切齿。

    可这样的动作看在周欣怡的眼里,却刺痛了她的心里,这只有亲密的人才会有的动作,他和她都不曾有过,可这个小女人却这样的毫无顾忌。

    杜晓婵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双臂再次缠住了吕子睿的脖颈,把他本来就微微低着的头拉得更低了。

    即使是这样,她还不得不踮起脚尖,才能够得着他的耳边,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你和她什么战友,床上的那种?”

    杜晓婵这样的动作无疑是给周欣怡的心火上浇油。

    这女人太过分,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有伤风化的动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