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混元无极

第二十二章 朝夕相伴

    西城卫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陆家已经将司徒家和吴家的产业全部收归。

    陆凡在告知了长辈们后,也开始了静心修炼。

    原来司徒家的府宅已经被翻修过,清河河畔引了一条支流,径直流入府内,在院中形成了一个静心湖。

    这里,就是陆凡静心修炼之地,整个府宅只有陆凡与司徒清薇,以及不得不从家中挑选的两名丫鬟与十数名护卫。

    两名丫鬟,一个叫红花,一个叫绿竹。

    数十名护卫都有着真气七层修为,境界也是被陆凡肯定的。

    其实,按现在西城卫的局势,根本就不用什么护卫,可是家中长辈们不放心,毕竟他要带着司徒清薇在身边,并且要求司徒清薇不能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日子就这样平静了下来,生活也变得简单了。

    日间静坐修炼,夜间打煞体内散乱的真气。

    因为吸收了上百名武师的真气,陆凡的下丹田被胀大了数倍,经脉也被扩宽了数倍,以至于仅仅下丹田存储的真气就可以与真气七层的武师匹敌。

    日复一日,散乱的真气渐渐地消失,他自己炼化的真气渐渐地增加。

    此消彼长,修为没有增进,也没有倒退,八门之中还只是打通了惊门。

    转眼过了三个月,冬去春来,西城卫褪去了白衣,换上了绿衣。

    三个月,陆凡将体内散乱的真气全部散掉,取而代之的是他自己修炼出的真气。

    三个月,陆凡与司徒清薇朝夕相伴,他打坐练气,司徒清薇也打坐练气,他夜里静坐调息,司徒清薇也静坐调息。

    这天,春日明媚,春风送暖,杨柳湖畔,陆凡与司徒清薇隔着静心湖,相视而立。

    豁然,司徒清薇拔剑,身形一闪,脚踏湖面奔向陆凡。

    祖传的青冥剑法,在司徒清薇手中变了味道,不是转守为攻的剑势,变成了以攻为守的剑势,招招抢攻。

    剑气引动湖面升腾起一片水花,静心湖上空飘起了蒙蒙细雨。

    一剑刺出,陆凡挥剑一撩,将其攻势化解。

    又是一剑斩出,陆凡手腕晃动,挽出一朵剑花,使用引字诀将攻势再次化解。

    剑影层叠,身影变幻,瞬息间两人斗了十个回合。

    豁然,司徒清薇刺破了陆凡的胸口,身影消散,陆凡却是出现在了她身后,剑指轻轻刺在了她后心。

    “你输了!”陆凡淡淡地笑道。

    “三个月后再比!”司徒清薇冷冷地道。

    两人之间有约定,三个月一次比试,只要司徒清薇能够赢了他,无需司徒清薇将他杀了,他便会在司徒景宏坟前自刎。

    这个约定,司徒清薇很是痛快地便答应了,因为当初他与司徒景宏斗剑,是生面将司徒景宏击杀,司徒清薇想要报仇,也要用同样的方式将他击杀。

    第一次斗剑,十个回合,司徒清薇败了。

    日子依然平静,不起波澜,日间练剑,夜间练气,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偶尔家中长辈会来看望,见他进境飞快,便减少了来看望他的次数,让他静心修炼。

    下丹田当中的真气已经满了,涌入了惊门当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惊门当中的真气也填满了,开始冲击景门,很顺利便冲破了壁障。

    又是三个月过去,陆凡连续冲开了景门、杜门、伤门、生门,四个气门。

    三个月的时间,司徒清薇的剑法又有精进,修为也达到了真气七层。

    又到了约定斗剑的日子。

    这次斗剑,三个回合,司徒清薇败了。

    三个月的一次斗剑,成了陆凡静心修炼生活中的唯一的涟漪,平静的日子,修为急速增长,真气越发地深厚。

    这次斗剑后,司徒清薇一句话都没说,就像平日里一样,从不开口说话,静静地,冷冷地。

    唯一让陆凡感兴趣的是,这次斗剑后,司徒清薇找出了一本泛黄的经书,不在修炼司徒家祖传的青冥剑法,开始修炼起了泛黄的经书。

    翻看经书的时候,司徒清薇也不避讳陆凡观看,因为司徒清薇确信他就算是看了也不会修炼这部心经,因为修炼者不能同时修炼两部心经,如果想要修炼别的心经,必须放弃之前修炼的心经。

    司徒清薇从埋藏在地下的暗格当中取出这部经书的时候,陆凡看到了木匣上面的字:凡是我司徒家子孙,若非抱着必死的决心,万不可修炼此心经。

    陆凡看到司徒清薇从木匣当中取出了这部泛黄的经书,封面上三个古朴的字:修罗道。

    修罗道是杀道!

    修炼了修罗道之后,司徒清薇第一次张嘴,主动与陆凡说话,请她帮忙找人锻造两把刀,并说明了要求。

    三日后,陆凡让侍卫去锻造的短刀送了回来,一把厚重无锋,一把薄如蝉翼。

    自此,司徒清薇弃剑,使双刀,入修罗道。

    又是三个月过去,陆凡连续冲开了休门、开门,两个气门,只剩死门未开。

    约定的斗剑之日,司徒清薇出奇的没有找他斗剑,而是专心修炼修罗道。

    再过了三个月,陆凡将八门最后一个气门,死门,开!

    司徒清薇的修罗道修炼有所小成,刀法精湛,她给两把刀取了名字,厚重无锋的名为破天,薄如蝉翼的名为无情。

    约定的斗剑之日,司徒清薇找陆凡比斗……

    第三次斗剑,一个回合,司徒清薇败了!

    司徒清薇觉得与陆凡的差距越来越大,扔了双刀,转身就走。

    “等一下!”陆凡叫住了她,缓缓地道:“你已经生出了心眼,这或许是你们司徒家与生俱来的天赋,然而你却封闭了心。你的心已经被仇恨填满了,怎么还能容得下其它,又怎么能够领悟道法境界。”

    见司徒清薇停下了脚步,他继续道:“如果你不放下,你将永远无法领悟。你拿的太重,忘记了放下。想要得到,先要懂得失去。”

    “修罗道是杀到,恨天生,爱永恒!”陆凡叹了口气,道:“你的心已经被仇恨填满了,如何还能容得下爱,如何还会爱?只有爱了,你才能得道!”

    “爱?”司徒清薇转过身,捡起双刀,望着陆凡冷冷地笑。

    这次斗剑后,司徒清薇发现与陆凡的差距更大了,以这样的进境根本无法报仇。

    自此,司徒清薇不再冰冷了,开始与府上的两名丫鬟说话了,似乎是被陆凡的话开导了。

    然而,实际上却是相反,知道无法正面击败陆凡,司徒清薇开始无所不用其极,偷袭、下毒……

    一年的相处,很是平静,接下来却是波澜壮阔,狂风巨浪。

    无时无刻,只要稍有机会,陆凡就会被偷袭,吃饭的时候饭菜里可能会被下毒,静坐调息的时候看可能会被刀斩头颅。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前来看望他的长辈们也都替他提心吊胆,劝他不要让司徒清薇留在他身边,可是他却没有同意。

    终日不得安宁,持续了一年,陆凡忍了又忍,最后告诫司徒清薇,如果再胡闹的话,他绝对会给她惩罚。

    这天夜里,陆凡静坐练气,融汇精气神。

    豁然脑后生风,一刀斩过,将身影斩碎,陆凡剑指将司徒清薇封穴,让她不能动弹。

    以往,将司徒清薇制住后,他都会告诫一番,然后给司徒清薇解穴。

    然而,这一次,他没有解开司徒清薇的穴道,而是将司徒清薇拦腰抱起,走进了从未踏进过的内室,将司徒清薇横放在床榻上。

    接着,他脱掉了司徒清薇的鞋子,抚摸她的莲足。

    “你干什么?”被他捏玩着莲足,司徒清薇冷冷地喝问。

    “我说过,如果你再胡闹,我会惩罚你!”陆凡淡淡地说道。褪去了司徒清薇的衣衫,然后是裤子,再然后是肚兜……

    直到将所有遮体的阻碍全部褪去,陆凡坐在床边,静静地望着床上的美妙身体,伸手在美妙的身体上抚摸,一寸一寸,不留一寸空白。

    “你……你……”司徒清薇咬着牙,面色却一片红晕,冷冷地话语从口中出来却只有一个字。

    这一刻,她怕了,她不知所措!

    “嘘!”陆凡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俯身,封住了她的唇。

    这一年,陆凡九岁,初吻给了对他恨彻入骨的少女。

    这一年,司徒清薇十四岁,初吻被杀父仇人夺了去。

    被封住了穴道,不能动弹,司徒清薇恨死他,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但此刻她更多的是怕,害怕他接下来还要夺走自己最为宝贵的东西!

    [14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