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混元无极

第二十章 恩怨情仇

    战斗,尸鬼宗神秘人独自一人,迎战所有武师。

    这便是生出了灵源,拥有真武之力大能者的实力!

    不,拥有了真武之力仅仅是修为,并非是境界。

    精气神完全融合,去伪存真,生出了灵源,也就是真元力,这是修为。

    引动天地元气当中的灵气,寻得真理,这是境界。

    境界不可捉摸,却层次分明。

    陆正恩与吴天德的修为相当,境界相当,然而吴天德却在尸鬼宗神秘人手底下没能走出一回合,便被百鬼夜行吞噬了魂魄,吸收了精元,这就是境界的高低。

    通灵境,可以引动天地灵气!

    没有达到通灵境,只能引动天地元气,吸收天地元气。

    天地元气与天地灵气都是天地间的能量,天地元气就像是一潭死水,能够吸收,能量有限,而天地灵气就像是汪洋大海,有着莫大的能量,是更为精纯的能量。

    尸鬼宗神秘人是通灵境,场中只有陆云庭有着与之匹敌的通灵境境界。

    能否将尸鬼宗神秘人斩杀,眼下只有看陆云庭的手段了。

    陆凡深深知道这一点,他更知道尸鬼宗神秘人的厉害,因为他看到了神秘人手中的小旗子蕴含的威力,那个由千百个骷髅头形成的巨大骷髅头已经将陆云庭的攻击化解,更是将陆云庭的长剑吞噬。

    法宝,尸鬼宗神秘人手中的那面小旗子是法宝!

    法宝、灵宝、天地人三级,上中下三品。

    修为深浅,能够催动什么等级品级的法宝。

    境界高低,能够掌控什么等级品级的法宝。

    通灵境的真武,有了法宝,威力直线提升,几倍、数倍,甚至可提升百倍、千倍。

    传说中有至宝,先天地而生,有着毁天灭地的威能,若谁能得到,可倒转乾坤,破碎苍穹。

    先天地而生的至宝,有缘人得之,得道者用之。

    何为至宝,可能是一支笔,一把剑,一块玉碟,甚至可能是一块板砖。

    也可能是一面镜子!

    当然了,像是先天地而生的至宝,普通人根本无法运用,修为不够,境界不到,就算是得到了至宝在手中也只是俗物,甚至可能会被至宝所伤,消失于天地之间。

    眼下,尸鬼宗神秘人有法宝,陆云庭没有法宝。

    两者高下立判!

    巨大的骷髅头冒着丝丝黑气,将火蛇长剑吞噬,张嘴喷吐,黑气化形,成百上千的黑气形成的黑蛇在空中游动,形成了一个漩涡,内有雷电闪烁。

    豁然,一道道雷霆接连劈落。

    阴煞之气凝聚而成的阴雷,直劈人的魂魄,歹毒无比。

    陆云庭手诀变幻,周身火光绽放,一只只火焰苍鹰振翅迎向劈落而至的阴雷。

    “看你能坚持多久!”

    尸鬼宗神秘人一口鲜血喷溅在了手中的小旗子上,顿时半空中的漩涡涨大了数圈,雷电交织,形成了一道碗口粗的阴雷,轰隆隆劈落下来。

    陆云庭身后显现出一只巨大的火焰苍鹰,振翅,啄击劈落下来的阴雷。

    轰轰轰。

    火焰苍鹰消散,阴雷劈在了陆云庭剑指之上,没有任何伤口,却是一股巨大的威能袭向了魂魄。

    “喝!”

    陆云庭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手臂斩断。

    轰隆隆。

    威能爆开,地面土石翻飞,周围的武师与尸人被炸得尸骨无存,尽为灰烬。

    陆云庭也是被爆开的威能炸飞,衣衫破碎,伤痕密布。

    “啊……啊……”

    尸鬼宗神秘人忽然颠狂地喊叫,又是一口鲜血喷溅在了手中的小旗子上。

    见此情景,陆云庭面色凝重,一副视死如归的神色,摇晃了两下站了起来,手诀变幻,却是无法再引动天地灵气。

    如果尸鬼宗神秘人再施展一次刚才的阴雷之术,陆云庭必死无疑,场中的所有人都是在劫难逃。

    然而,阴雷没有劈落,半空中的骷髅头也消失了,巨大的骷髅头也消失了。

    “不……不……怎么会这样……”

    尸鬼宗神秘人痛苦地捂着头,疯了一样地喊叫。

    场中只有司徒清薇的心眼可以看到尸鬼宗神秘人发生了什么状况,她看到尸鬼宗神秘人魂魄之中的一丝暗红火焰冲破了阴寒之气,被压制的狠了,已经开始反弹,将尸鬼宗神秘人的魂魄包裹,焚烧。

    魔火焚魂!

    渐渐地,魔火扩散开来,焚烧肉身。

    一切法术尽皆消失,不受控制的厉鬼开始四下逃窜,没了控制的尸人变成了死人,纷纷倒下。

    将最后一个逃窜的厉鬼斩灭,陆凡与在场的所有人望着痛苦喊叫的尸鬼宗神秘人。

    “你是谁,为什么要设计陷害陆、吴、司徒三大家族?”司徒清薇冷冷地问道。

    “我是谁?哈哈哈,我陷害你们三大家族?”魔火当中,尸鬼宗神秘人忍受着痛苦,面目狰狞地道:“当年又是谁陷害了李家,吴家暗中策动,司徒家发动攻势,陆正恩得利……我陷害你们三大家族?”

    “你是李威?”陆正恩眉头深锁,想起了三十六年前那场杀戮,击伤了司徒无涯,放走了李家仅剩的一位男孩。

    “哈哈哈,陆正恩,你倒是记得清楚,没错,我就是当年李家的遗孤,李威!”

    “既然如此,当年我救了你,为什么你要恩将仇报,设计陷害我们陆家?”

    “陆正恩,你说什么?你救了我?李家的人都死了,我却活着,你可知道我这三十六年来都活在仇恨当中,你可知道就是因为你和你师弟当年半路杀出,夺走了剑卫令牌,放我一条生路,却是把我推上了一条绝路。”

    李威顿了下,继续道:“可惜,天不绝我,让我大难不死,我加入了尸鬼宗……”

    陆正恩重重地叹息,忆起了三十六年的杀戮,他与他师弟来到西城卫,看到杀戮,他师弟制止了杀戮,却将剑卫令牌给了他。

    师弟一心追求剑道,想要洗清身上的耻辱,继续游历,寻找机缘,现如今不知身在何方,是生是死。

    想到这里,陆正恩冷冷地道:“谁执掌剑卫令牌,就要保卫一方安宁,李威,当年放了你是我的错,如今因你又造成了这般惨烈的杀戮,你死不足惜。”

    李威仰面大笑,道:“哈哈哈哈,就凭你们也想杀我?陆正恩,你还不知道吧,你师弟诸葛沧月已经死了……没错,正是我设计陷害他的,没想到却便宜了那小子……”

    李威手指着陆凡,恨恨地道:“要不是他,你们,你们在场的所有人都要死……没想到,却是便宜了他……”

    话到这里,李威身上的血肉几乎已经被魔火焚烧化为灰烬。

    李威面目狰狞地手印法诀,随着手决的变幻,夜空中显现出一道道黑气,交织游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符文,将整个西城卫笼罩。

    “哈哈哈,就算今日不能杀了你们,来日必定会有人将你们全部杀光,所有人,所有人都要死,哈哈哈……”

    魔火焚烧,血肉魂魄化为灰烬,最后的话也被魔火一起焚烧尽了。

    夜空中的符文罩落,印在了西城卫的山河大地之中,隐没,消失。

    李威临死之时的话,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最后的那个符文是什么,没人知道。

    杀戮的主使者就这样死了,肉身与魂魄消失于天地之间,不入轮回,从此寂灭。

    所有还活着的人短暂地恍神,不知道接下来还要不要捉杀另两个家族的武师,呆愣着站在原地。

    豁然,一道剑光闪过,年仅七岁的少年将一名武师斩杀,仗剑高呼:“斩草除根,不留后患,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