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混元无极

第十章 祭天大典

    无论城中局势如何动荡,到了祭天大典这天,百姓们都会热络的拥挤在街上。

    今天也是如此,天才放亮,城中百姓已经梳洗换装,早早地出了家门,奔向祭坛。

    陆凡已经换好了新装,随着哥哥姐姐们出了家门。

    长辈们早已在家门口等待,坐进马车,长长地车队向祭坛驶发,从车窗看去,奔走在街上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微笑。

    真是个好日子!

    全城同庆!

    出了城,再行十里,祭坛高耸的石像已经落入眼中。

    望着有十层楼高的石像,人首蛇身,陆凡还以为是女娲圣人像,难道这个世界也有女娲圣人,问了母亲才知道,石像并非是女娲圣人,而是青蛇大仙。

    “娘,祭天大典是青州的传统,青州每个城卫都有这样一座青蛇大仙的石像么?”

    “当然了,每座城都有同样的石像,咱们这些城卫的石像比起青城的石像小了数倍,青城的青蛇大仙石像有数百米高。”

    这青蛇大仙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整个青州子民如此虔诚地膜拜?

    再想到自己得到的仙缘就是青蛇大仙的仙府遗迹,陆凡心中对青蛇大仙更是好奇。

    请教了母亲之后,才弄明白,为何青蛇大仙在青州子民心中有着欲与天同高的地位。

    “小凡,还记得小时候娘亲给你看的百州图么?”

    “记得,只是天下一百零八州,上面却是没有咱们青州。”

    “没错,三千年前,天下无青州!”柳月茹一脸虔诚地道:“三千年前青蛇大仙坐化,身化数十万疆域,这才让天下一百零八州又多了一州,也就是咱们生活的青州。”

    得闻真相,甚为震惊。

    青州是青蛇大仙用身体所化,难怪青州子民如此虔诚地膜拜。

    如果没有青蛇大仙,就没有青州,也就没有青州子民。

    这就等同于华夏传说中的盘古大神,如果没有盘古大神就不会有天地,更不会有炎黄子孙。

    车队在祭坛前停下,从马车上下来,仰望青蛇大仙石像蛇尾处延伸出百米石阶。

    今年是陆云天代为主持祭天大典,所以要率先登台焚香。

    有祭祀上前给陆云天三柱高香,陆云天登上石阶,三阶一跪,九阶一拜,真就是三跪九叩。

    祭坛下,万民跪拜。

    百姓们见是陆云天主持祭天大典,而不是陆正恩主持,悄声议论,看来传言属实,陆正恩真的被人重伤,以至连祭天大典都不能亲自前来主持,恐怕此刻正在家中卧床不起呢。

    陆云天登上祭坛后,祭天大典正式开始。

    万民虔诚地焚香,然后用青河之水沐浴,一项一项的下来,到了夜里,才是真正有意思的。

    放天灯!

    将自己的愿望写在天灯上,放飞天灯,传闻谁的天灯若是能够一直不熄灭,飞入九天之上,就一定能够愿望成真。

    虽然知道这只不过是一种精神寄托,但还是有不少巧合,被流传下来,成了传说。

    相传,有女子奇丑无比,许愿可以有倾城之貌,结果在放飞天灯后的第二天醒来,发现真的变成了倾城美女。

    相传,有六旬将死的老人,许愿可以在有生之年得尝真武之力,结果在放飞天灯后的第二天上山狩猎,偶然得到一颗灵丹,服用后便从真气二层直接生出了灵源,拥有了真武之力。

    无论传闻真假,陆凡都想将藏在心底的话写在天灯上面,放飞天灯,也就放飞了内心深埋的情思。

    入夜,城中百姓都来到了青河河畔,点亮一盏盏天灯,将心愿写在上面,将其放飞,双手合十,仰望心愿飞升。

    陆凡随家中哥哥姐姐们来到青河河畔,仰头望着夜空中一盏盏飞起的天灯,光亮胜过了夜空的星辰。

    “清薇,你看,我许的愿……”

    “你许什么愿与我何干,让开!”

    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让陆凡扭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位少年手捧着自己的天灯拦在司徒清薇身前。

    身旁的陆鸣也看到了,恨恨地对陆竹说道:“哥,你瞧,吴宇又在缠着清薇姐姐了。”

    陆竹脸色难看,冷冷地哼了一声,手捧着天灯,大步流星地奔了过去。

    见哥哥过去了,陆鸣也是哼了一声,转过头来,见陆凡盯着那边,拍了下陆凡,挪揄道:“七弟,清薇姐姐是不是很美,别看了,那是咱们的二嫂。”

    “五哥,她什么时候与二哥定了亲?”陆凡问道。

    陆鸣嘿嘿笑道:“还没有,不过也是早晚的事儿。”

    这时,一旁的陆巧巧盯着陆凡手中的天灯,奇怪道:“七弟,这就是你向天许的愿望,怎么跟鬼画符似的。”

    “六姐,你看不懂,不代表天看不懂,只要天能看懂就行了。”陆凡故作神秘地笑了下。

    他写的是华夏文字,而且还是繁体小篆,除了他自己,别人根本就看不懂。

    将手中天灯放飞,陆凡忍不住又转头向司徒清薇所在的位置看了过去,恰好看到司徒清薇向这边看了过来,四目相对,陆凡愣了神。

    她真的好像前世那个女杀手,若不是那个女杀手,自己也不会新生在这个世界。

    虽然知道她不是那人,但却勾起了心底的记忆。

    见司徒清薇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陆凡甩了甩头,见有人划船去了湖心岛,恰好岸边有小船,他便登上了小船,划船去了湖心岛。

    “他是谁,怎么会用那种眼神看我?”对面的小男孩让司徒清薇心头好奇。

    身后,陆竹追了上来,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翠玉盒子,“清薇,这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礼物,你猜是什么。”

    陆竹刚把翠玉盒子递到司徒清薇面前,豁然一把铁骨折扇将盒子挑飞。

    “呆子送礼,不要也罢!”吴宇一边不屑地笑着,一边摇着手中铁骨折扇。

    礼物被毁,陆竹大怒,咬牙切齿地道:“吴宇,你别太过分。”

    吴宇冷哼道:“手下败将,我过分你能把我怎样,想要与我动手?来啊!”

    虽然家中长辈嘱咐不要与吴家人冲突,但这样的侮辱,陆竹又怎能隐忍,二话不说,就动了手。

    河畔,陆竹与吴宇打斗起来。

    湖心岛,陆凡上了岸,见人们拾取石子在上面刻字后,再将石子抛入湖中。

    又见旁边一名男子将石子抛入湖中,跪在地上,对着河水念道:“青蛇大仙保佑我李老三今年可以找一个伴儿。”

    不用问,已经可以猜到,放天灯是给上天看的,抛石子则是给青河大仙看的。

    这条河是青河,青州是青蛇大仙所化,那么青河就是青蛇大仙的血脉所化,石子抛入河中,说不定可以被河水送到青蛇大仙脑中,看到人们许下的愿望。

    湖心岛上有许多青竹,虽是冬季,岛上却是雾气蒸腾。

    随意走走,陆凡看到有的青竹上被人刻了字。

    陆凡仰头望着飞上夜空的天灯,收回目光,折了一根细竹,手腕晃动间,面前的青竹上多了一行小字。

    “忆往昔,乘风破浪独追命;看今朝,对剑当歌欲成仙;浮沉笑叹,换了人间。”

    细竹在青竹上最后一点,身边忽然有人轻声将所写的词念了出来。

    侧首看去,见是司徒清薇不知何时来到身边。

    “换了人间!”念着最后四字,司徒清薇黛眉微皱,看向陆凡,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能有这样的心思。”

    陆凡笑了笑,道:“姐姐,书上说人有前世今生,你信吗?”

    “呵呵,看来小弟弟你还真是博学多识呢,那你说,若是有前世,我的前世会是什么?”司徒清薇对面前的小男孩越发觉得好奇。

    听到她发问,陆凡内心瞬间浮现两个字:杀手。

    沉吟了片刻,道:“姐姐生的这般漂亮,若是有前世,一定是仙子。”

    “呵呵……”

    司徒清薇捂嘴轻笑,直笑的花枝乱颤。

    这时,有两个小丫鬟过来,其中一名小丫鬟,道:“小姐,咱们该回去了,要是再晚,夫人要着急了。”

    “蓝儿、紫儿,稍等一下。”司徒清薇看向陆凡,道:“小弟弟,谢谢,你让我很开心,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陆凡!”

    “你是陆家的人?”司徒清薇面色忽然冷了下来,淡淡地看了陆凡一眼,没等他回答,与两名小丫鬟离开了湖心岛。

    最后那一眼,让陆凡记忆深刻。

    她的眼神当中包含着浓浓的恨意,为什么她知道自己是陆家的人后会有如此大的转变?

    “可能是家族之间的仇怨吧!”

    带着疑惑与猜测,陆凡乘舟离开了湖心岛。

    刚上岸,就听到了陆鸣的叫声:“哥,哥……吴宇,你也欺人太甚了。”

    “什么叫欺人太甚,我有欺负他么?”吴宇嚣张的声音特别刺耳。

    等到了近处,只见陆竹被陆鸣他们搀扶着,脸色惨白,嘴角还挂着血丝,显然是受了重伤。

    对面,吴宇摇着铁骨折扇,趾高气昂地笑着。

    “跟我抢女人,你也配?”吴宇冷冷哼了一声,铁骨折扇涌动着寒气,身形一闪刺向陆竹喉咙。

    陆家三代没想到陆竹都已经重伤了,吴宇还不罢休,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

    眼见铁骨折扇就要刺中陆竹的喉咙,就在这时,从旁忽然刺出一根竹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