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混元无极

第七章 司徒清薇

    陆家没有封锁陆正恩被人偷袭元气大伤的消息,因为就算封锁了消息也是无用,等到岁末祭天大典的时候是要城主亲自主持的,到时候一样会被人知道。

    家中修为最高的两位,一个重伤,一个不知去向,众人都已经嗅到了一股风雨欲来的味道。

    如今家中日常事务交给了陆云天掌管,临危受命,陆云天最先的一条严令,不许家中三代弟子私自外出。

    一个家族的兴起可以等数十年甚至百年,但衰败却只是朝夕之间。

    该来的躲不掉,家中三代是家族的未来,就算家族无法渡过难关,也要保住三代弟子,保住家族的未来。

    每一个家中三代都背负着家族的未来,陆凡也是如此。

    陆凡如今依然作息规律,日间练剑,晚间炼气,以他目前的修为能够为家族所做的就是尽快提升自身修为。

    不过,除此之外,陆凡还有些自己的想法。

    清晨,陆凡穿了一身下人的装扮从正门出了城主府,门旁的守卫看到他虽有疑惑之色,却也没有盘问。六爷只是下令看守家中三代不许外出,却没有让下人的孩子不许外出。

    在门卫的眼中,陆凡仅仅是家中下人的孩子而已。

    也难怪,陆凡自小有九阳断脉,生活在暗室之中。九阳断脉修复后,知道的人也没多少。加之见过陆凡的人并不多,能够认出他就是陆凡的人就更少了。

    见门卫没能认出自己,陆凡暗自一笑,就连自家的门卫都不认识自己,外人又怎会认识自己。

    陆凡私自外出,想做的很简单,他只是想在外面走走瞧瞧,看看有什么反常的现象,从而判断出是谁、是哪个家族想要对陆家不利。

    初冬的清晨,昨夜刚刚下了一场大雪,寒风吹过卷着细碎的雪花凌乱飘舞,脚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作响。

    这是陆凡第一次走出家门观看这个世界!

    银装素裹的西城卫,宽阔的街道上行人川流不息,街道两旁各样的店铺有伙计迎着寒风卖力的吆喝,贴着烫金图案的华丽马车经过时行人退避不敢正视,身份地位似乎已经打上了烙印一般。

    像极了华夏古时候唐宋时的情景!

    陆凡在街上走着瞧着,一切在他眼中都觉得新鲜。

    一家酒楼的门旁有几个小乞儿围坐在一起,衣衫破烂,蓬头垢面,哈着气,搓着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酒楼里奔出两名壮汉,对着小乞儿们又踢又打,将小乞儿们赶到一边。

    见此,陆凡不免感叹,无论在哪儿,都有贫富贵贱。

    这时,忽然一道身影从身旁掠过,啪啪两个清脆的响声在寒风之中特别响亮,酒楼里出来的汉子捂着脸在原地转了两个圈,一屁股坐在了雪地当中,张嘴吐出一口鲜血连带着有几颗牙齿。

    一个翩然身影进了酒楼,片刻后出来,将装了满满地饭食的布袋递给一个小乞儿。

    小乞儿连忙磕头道谢,抱着布袋与其它的小乞儿经过陆凡身边,跑进了一旁的巷子,想必是去他们寄身之地填饱肚子去了。

    出手帮助小乞儿的少女转过身来,望着跑走的小乞儿们摇了摇头。

    少女转身,陆凡看清了少女全貌。

    玲珑的身姿披了一件大红披风,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娇媚中带着几分清冷。

    陆凡内心一震,这张面孔,她不就是自己前世遇见的那个会东瀛忍术、巴西柔术的女杀手么?

    不,不会,她与她只不过是面容相像而已!

    见路旁有围观的人,陆凡上前问道:“大叔,刚才那位姐姐是谁呀?”

    路人哈哈一笑,道:“小娃娃,你怎么连咱们西城卫的天之骄女都不认识,她就是司徒家的三小姐,司徒清薇。”

    陆凡笑着点了点头,将司徒清薇这个名字暗暗记在了心中。

    在街上继续走走瞧瞧,走了没多远,发现前方有一群人正在围观什么趣事。

    从围观人群中挤到了前方,看到街上几名仆从装扮之人正围着几名身穿兽皮似从村寨中来的人。

    就听其中一名穿着兽皮的少年气恼地叫道:“你们想干嘛,俺们的草药从来都是卖给百盛堂的,百盛堂是陆家的药铺,陆家的东西你们也敢抢?”

    “陆家又怎样,小子,告诉你,陆家已经不行了!”一名仆从挽起了衣袖,冷笑道:“小子,识相的就将草药卖给我们春草堂,要不然讨一顿打不说,还得不到一文钱。”

    说着话,取下了身后背着的精铁棍,作势要打。

    少年不服气地叫道:“陆家不行了,你们吴家就行了?虽然俺们只是采药的,但俺们也有俺们的规矩,就算你打死俺们,也不会将草药卖给你们。”

    见此,陆凡不解,为何自家药铺里没人出来?

    同时,陆凡对死死守护草药的少年在心里点了点头,有血性!

    从人群中悄悄进了百盛堂,进去一看,才知为何自家没人出来,药铺里散乱一片,四下躺着几名仆人。

    见此情景,陆凡心中不免有气,爷爷虽然受了重伤,但毕竟现在还是西城卫的城主,吴家的人竟敢如此放肆,抢草药不说,还砸自家药铺,打自家下人。

    这时,忽然听到外面骏马长嘶,一声轻喝传来:“放肆!”

    听声音是位女子,是谁来了?

    陆凡出了百盛堂,只见街上停了一辆有烫金图案的马车,一位清丽女子站在村寨少年身前,手中三尺青峰已然出鞘。

    唰唰唰,女子手腕一抖,递出三剑,对面的几名仆从没等反应便捂着喉咙倒地。

    “你,你是谁,我们是吴家的人,你敢杀吴家的人?”对面仅剩的一名仆从惊恐地叫道。

    女子轻笑,道:“才离开西城卫十年,你们这些狗奴才都已经把我忘了,呵呵,听好了,我是陆云娇,杀的就是你们吴家的人。”

    话音落毕,又是一道剑光,没有取了吴家仆从的性命,而是将其双腿斩断。

    听闻女子名叫陆云娇,陆凡想起母亲提及过,家中二代有三最,大伯陆云庭修为最高,父亲剑法境界最高,还有一最便是当年未出阁的四姑陆云娇脾气最霸道。

    望着上了马车,向陆府驶去的马车,陆凡心里暗暗一笑,这位四姑果然够霸道!

    四姑回来了,想必另两位姑姑也应该回来了,家族风雨欲来,家中二代都要回来助阵了。

    忽地,陆凡暗叫一声糟糕,几位姑姑回来,爷爷一定会让家人齐聚共同晚宴,自己偷跑出来若是被发现免不了要被训斥,便赶快奔回家中。

    到了陆府正门,没能进门,再一次见识了四姑的霸道。

    只见四姑持剑站在门前,对面一位手持铁骨折扇的男子身后站着几名健仆,冷冰冰地道:“陆云娇,你刚回来就杀我吴家的人,未免也太不把我吴家当回事了。”

    陆云娇挑眉冷笑:“吴家算个屁,你吴长风又是个什么东西,别在这里大呼小叫的,要是有本事就亮出来让我瞧瞧。”

    “你……你……”吴长风气结,狠狠地一甩手,道:“你已出嫁,不算是陆家的人,我不与你说,让陆云天出来。”

    陆云娇呵呵笑道:“你这话说的对,既然我已不算是陆家的人,那人是我杀的,你要算账找我六弟干什么?”

    “好好好,陆云娇你给我记住了,这次是看在东城卫林家的面子上,要不然绝不饶你。”吴长风面色难看,用力地摇着手中折扇,转身要打道回府。

    陆云娇不气死人不罢休,高声叫道:“别走啊,老娘不用你看林家的面子……”

    这位四姑不仅脾气霸道,气人的本事更是厉害,陆凡在旁看的不禁捂嘴偷笑。

    忽地瞧见父亲走到了门前,陆凡赶忙低下了头,想躲是躲不掉了,被父亲捉了个正着。

    陆云天没想到儿子会站在门外,看了看门旁还在偷笑的门卫,冲陆凡瞪了一眼,陆凡赶紧跑了进去。

    进了家门,没跑出多远,就听到后面四姑问道:“六弟,听说你跟茹茹有了个儿子,给你儿子庆生的时候我没能回来……我那见光死的侄儿在哪儿,带我去瞧瞧……”

    陆凡脚下一个踉跄,这个四姑说话真不是一般的气人啊!

    不知为何,脑海中浮现出了司徒清薇的身影,拍了拍额头,陆凡向住处行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