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各地局势1

    也就在肖天健稀里糊涂拿下可笑的岳州的时候,湖广和河南、山西、陕西、南直隶等地,都燃起了战火。

    刑天军年后在肖天健的率领下大规模南下入犯湖广,使得朝野十分官吏们既惊又怕,崇祯更是为此夜不能寐,先是将杨嗣昌赶出京,到湖广坐镇阻挡刑天军入湖广,可是因为襄阳一战杨嗣昌所部大败,杨嗣昌自知罪责深重,同时加上身染重病,最终绝食而死。

    奈之下,先招陈新甲入京,为兵部尚书,主持军机大事,紧接着便调丁启睿赴湖广接替死了的杨嗣昌,继续督师对刑天军“进剿”。

    而这个时候崇祯同时令孙传庭督调辅南、山东诸军,对河南入剿,再令四川巡抚邵捷春派兵入湖广入剿,企图在刑天军周边对刑天军形成包围之势,趁着肖天健分兵南下,河南兵力比较空虚,拿下河南。

    可是虽然崇祯这么安排似乎很有道理,而且比较稳妥,但是崇祯却还是高估了各地官军的实力,也低估了刑天军的实力。

    先是阎重喜率领晋南刑天军兵马攻占了整个平阳府以南的晋南地区,接着王承平李凌风二人率部在晋北起事,席卷了晋北并且进入到了陕北一带横行,大大牵制了山陕、宣大一带的边军,使之法参与中原战事。

    而孙传庭虽然堪称能臣,但是眼下也是巧妇难做米之炊,麾下基本上没有大将不说,兵马数量也很是有限,即便是纠集起来了一批官兵,又新募了一批官兵,可是因为尚机会加之操练,所以战斗力很是虚弱。

    虽然孙传庭奉旨率兵南下,但是也仅仅是抵达彰德府之后,表面上虽然拥有一定的兵力又是,也仅仅只是能对卫辉府和怀庆府的刑天军形成威胁,但是在刘宝的调度之下,却力克复卫辉府和怀庆府,孙传庭率部这段时间多次在彰德府和卫辉府一带,和刘宝的手下李延田交手,但是面对着兵力虽然不多,但是却十分精悍的刑天军的人马,孙传庭悲哀的发现,其麾下的官兵,根本就不是刑天军的对手,而现如今他对付的刑天军,根本就不似当初他和洪承畴对付的其它各路义军那样,更法和李自成麾下的人马相比,刑天军显然是兵贵于精,而且拥有独特的战法,而这种战法和刑天军特有的军纪相配合,可以发挥出极大的战斗力,想想当初刁正在漳河边,以一当十,击败高起潜那一战,高起潜好歹麾下带的还是比较有战斗力的关宁诸军,都栽到了刑天军的手中,而他现在刚刚拉起的人马,又岂能是刑天军的对手,所以孙传庭在和李延田交手之后,数战数败,最终不得不承认,以他目前麾下官军的实力,是法克复卫辉府和怀庆府的,为了稳妥起见,孙传庭只得收拢兵马,陈兵于广平府和彰德府一带,恢复成了防守的态势,不求有功但求过,先守住彰德府再说!

    至于山东那边,孙传庭调集了一支人马,由山东总兵刘泽清率领,试图侧击开封和归德府两地,可是刘泽清乃是个嘴头功夫远超过手头功夫的钻营小人,这些年来,在山东崛起,基本上靠的是投机钻营才一步步攀上了总兵之职,而且因为登州之战,克复被孔有德占据的登州,年纪轻轻便又加封左都督之衔,所以说也算是平步青云了。

    可是年初鞑子入寇济南,这厮陈兵于登州一带,却不相救,而且鞑子在山东肆虐期间,他畏敌避战,最终使得鞑子安然从天津撤出山东,根本就没干什么事情,至多也就是跟着鞑子的屁股,护送鞑子离开了山东,干掉了几个鞑子喝大了而掉队的几个散兵,而年后因为济南被克的事情,朝廷议罪,他安然恙,倒是山东巡抚颜继祖被杨嗣昌摆了一道,承担了山东遭鞑子军入寇的罪责,被朝廷给逮去砍了脑袋。

    现如今让刘泽清发兵对付刑天军,刘泽清是不肯下死力的,虽然奉命出兵进抵济宁府,但是却迟迟不肯发兵配合孙传庭对开封和归德府用兵,使得刘宝得以抽调力量,先修理了孙传庭一顿,又在阎重喜打下解州之后,派出刁正入卫卫辉府和怀庆府,接替了李延田的防务之后,调动兵马赶到了开封府一带,彻底的堵住了刘泽清入寇河南的道路。

    刘泽清试探性的对开封发动了两次攻势,但是皆在刚出定陶,便被刘宝派兵堵了回去,所以最终孙传庭两路进犯河南的计划,也在八月初的时候,彻底破产,朝廷官方和刑天军继续维持各自的控制区,基本上谁都拿谁没有办法。

    倒是这几个月间,李自成趁着朝廷把主要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刑天军的身上的机会,而陕西兵力又比较空虚,趁机在汉中一带,率兵控制住了汉中周边的数个县的地盘,开始效仿肖天健的做法,以汉中为根据地,一边募兵操练,一边打造兵械,还安民种田,实力开始逐渐的恢复,而且他也开始接受刑天军的建军理念,决定走精兵路线,减少裹挟大批民众的数量,将百姓留在土地上安心耕作,仅留下部分精锐人马,加紧对他们进行操练,并且不断对四周川陕一带的州县进行袭掠,以资军需之用。

    如此一来,先是贺人龙率部入湖广被刑天军歼灭,使得陕西官军实力更加虚弱,到了这会儿,新走马上任的陕西巡抚傅宗龙,也基本上没有能力,再像以前那样,将李自成赶出汉中了,只能不断的派兵在汉中北部和东部一带,和李自成打打停停,始终法再将汉中给收复回朝廷控制之下。

    也正是因为李自成在汉中站住了脚,并且不断的派兵袭扰川北一带,原本朝廷令四川巡抚邵捷春入湖广协助对刑天军进剿,可是邵捷春怕李自成趁虚而入,杀入四川,所以只能派少数兵力入湖广助战,大部分川兵则陈驻于川北一带,防范李自成的入寇。

    某种程度上李自成在汉中一带的重振,正好给肖天健帮了一个大忙,使得肖天健免去了腹背受敌的可能,替刑天军牵制住了川陕两地的不少兵力,使得肖天健得以使用更多的兵力,加快对湖广的攻伐。

    至于丁启睿奉旨南下之后,在七月底抵达了南直隶,但是不待他调兵遣将,安排好对付刑天军的事情,等待他的却是湖广总兵,平贼将军左良玉在荆州全军覆没,而左良玉本人也兵败身死的消息。

    惊得丁启睿是一蹦老高,当场茶杯都掉到了地上,说实在的这次丁启睿南下,本来指望的也只有左良玉了,毕竟左良玉手中兵马众多,是湖广一带实力最强的官军力量,虽然骄悍了一些,好歹总是他们这边的人,有左良玉在,湖广的形势应该还有挽回的余地。

    可是现如今贺人龙和左良玉这两员大将,一个失踪一个阵亡,两部十几万人马,都转眼间在刑天军的兵锋之下烟消云散,使得他手头便更缺乏可用之兵,什么对刑天军的进剿,都成了笑话,现在他要考虑的已经不是如何剿灭刑天军了,而是该如何保住南直隶了!

    湖广一带局势可以说已经是彻底糜烂,想要保住湖广,在丁启睿的眼中,已经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了,而南直隶虽然还有些兵马,但是再将这些人马调往湖广,去保武昌,一旦再被刑天军所败的话,那么南直隶也将兵可用,到时候刑天军兵发南京的话,他又该怎么办?

    于是丁启睿连忙召集南直隶周边的诸官和武将,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办,现如今在南直隶数得上的战将,也就算是孙应元和黄得功了,但是这二位很不幸,都是刑天军先前的手下败将,提起刑天军便胆寒不已,更何况他们手头上虽然有点兵马,可是他们很清楚自己去湖广,照样还是一个死,肯定讨不到好处。

    所以南直隶诸官都力主先稳住南直隶一带,加紧练兵造械,待到兵强马壮之后,再挥师湖广,克复失地。

    丁启睿虽然有圣命在身,要求他保住湖广,可是何乃手头上实在是拿不出像样的人马到湖广对付刑天军,只能调集了一支浙江的人马,令浙江总兵候方统带,大致七千人左右,沿长江逆流而上,赶赴武昌帮助宋一鹤防守武昌。

    而这个时候,罗立已经在六月底先是攻下了随州,随即开始进兵光州,在刘宝手下的驻守汝宁府的刑天军部众的协助之下,在七月间一鼓拿下了光州,歼灭了光州一带万余官军,彻彻底底的肃清了朝廷官府在河南的最后的一个钉子,彻彻底底的将河南全部收归了刑天军的控制之下,然后在接到了肖天健的命令之后,他将光州一带移交给了暂时在刘宝麾下听命的东山虎驻防,而他则率兵开始南下先是攻打应山、礼山、孝感等地,而这些地方的守军和官吏们早已都没了死守的决心。

    当罗立率部抵达之后,当地守军立即降的降,逃的逃,官吏们有的逃走不及,便降了刑天军,有些则弃城而逃,奔向了武昌汉阳躲避,使得罗立基本上没有费多大力气,便将德安府北面和随州周边一带给基本肃清,迅速的占领了这一带的地方。

    只有当地的明总兵赖任率部在孝感和罗立死战了一场,但是赖任兵力不多,再加上碰上了罗立这个战争狂,根本就不是罗立的对手,一战之下,赖任当场被刑天军阵斩,所部大部投降抑或被杀,使得德安府暴露在了罗立的兵锋之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