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一百二十二章 糊涂胜利

    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过突然,肖天健在得知高建干掉了出城逆战的这支官军之后,便督师朝着岳州城杀了过来,可是远远的便听闻城中一片大乱,接着便有斥候飞奔过来报信,说大批官军正在从城南方向开城出逃,这一下连肖天健都被搞糊涂了,心道官军这是唱的什么戏呀?哪儿有这么打仗的,刚刚败了一阵,就全军大溃,连城都不要了,就要出城逃走?他打这么多年仗,也没打过这样的仗,于是立即派斥候再探,同时将手头上的骑兵都撒出去,绕城而过,一旦发现官军果真是要逃,就随后掩杀。

    李信也楞了一阵,琢磨了一番之后笑了起来,对肖天健说道:“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岳州城已经归于主公了!”

    肖天健看了一眼李信,问道:“此话何讲?”

    “启禀主公,卑职料定城中官军因为心思各异,有人肯定是想要撤兵长沙,但是也有人主张要据城死守,他们意见不一之下,有人率兵开城逃走,结果带动了留守的官兵也发生了溃乱,这一下主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岳州城了!事不宜迟,主公还是速速派兵追击!如果动作快点的话,估计是可以将这伙官军都堵在岳州,只要解决了这些官军,这样的话,咱们不妨就先将武昌之战放一下,先取长沙也不是不行!”李信脑子很活,立即便在乱局之中看到了机会。

    肖天健听罢之后脑子急转了几圈,马上便也想明白了过来,当即不敢耽搁,立即下令各营兵将,以营为单位,立即开始全力追击官军,务求要将官军堵在岳州一带,就地歼灭,另外派高建立即领兵去夺城南门,如果是能达到这个目的的话,他们不但可以轻取岳州,甚至说不定真的如同李信所说的那样,连长沙也一鼓拿下!

    这一仗刑天军胜的可以说是莫名其妙,官军败得也是莫名其妙,谁也说不清具体的原因是什么,但是肯定和李乾德率部要撤离岳州有关,整个官军就这么在毫组织之下乱了套,争先恐后的要逃出岳州城,而出城之后,将找不到兵,兵也找不到将,于是便彻底搅乱在了一起,紧接着刑天军便神兵天降一般的出现在他们周边,呐喊着吼叫着朝他们冲杀过来,铳声练成了一片,几乎没有停息过,不断有人被打倒在地,于是便更加重了官军的混乱,官军们像是没头苍蝇一般,在岳州城外到处乱窜,可是到处似乎都有刑天军的人马,不断的堵住他们的去路,给他们以迎头痛击。

    于是许多官兵为了活命,赶紧选择投降,他们当兵是为了吃饭,不是为了卖命,而且饷钱还时不时的不发或者拖欠,要么就被军官们给贪墨了去,现如今仗都打成这样,谁要是还给朝廷卖命,就是王八蛋!

    于是大批官兵走投路之下,只得投降,而且四面八方这个时候都响起了刑天军部众们的大吼声:“投降不杀!”

    于是更多的官兵反应过来,也不想再逃了,纷纷丢了家伙干脆坐在了地上,只等刑天军来接收他们,甚至有人坐在地上,还对着一些正在跑的官兵嚷嚷:“我说兄弟们,别跑了,跟谁吃粮不是吃粮呀!听说刑天军那边日子过的比咱们还好,从不拖欠粮饷!别跑了,跟着兄弟坐下等!大不了回家种田去,刑天军的好汉们可是早就有人说,不愿当兵卖命的他们便给田种,……”

    这一下更多的官兵想通了,于是坐下了,只等着刑天军来收拢他们,给他们安置新工作了。

    岳州之战,官军逃的是溃不成军,而刑天军这边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追的是溃不成军,各部为了追堵溃乱的官兵,先是以营为单位分头追击,接着又散开以连为单位追,后来干脆以队为单位继续追,最终甚至十个八个人便分散开到处去抓俘虏,甚至于出现两三个刑天军的兵卒,能一口气抓上百个俘虏,朝岳州城押回来。

    就连水营的兵将们听闻消息,也赶紧派快船和当地的洞庭湖盗们在水路上追,到处在水面上堵截试图渡河的溃兵,战场乱的最后连肖天健都控制不了了,他甚至不清楚自己的部下都追到什么地方了,奈之下只得派斥候去找寻手下们,将他们重新规整起来,勒令他们押送俘虏尽快返回岳州城。

    而高建率部本来去夺岳州城的南门,可是行到岳州城的西门,便看到西门被官军打开,大批官军蜂拥而出,于是高建也顾不上去夺南门了,干脆直接便扑向了西门,没经过多少拼杀,高建便率部夺占了西门,城内正在出逃的官兵一看西门被堵,于是便又都朝南门跑,高建则派兵入城在后面追杀,城内城外乱的都是一塌糊涂。

    等到肖天健彻底将岳州城控制住之后,却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时分了,大批的刑天军部众们也开始押送着各自抓的俘虏陆续返回了岳州城外,将俘虏圈在了城外一处三面环水的地方,直至第三天上午,所有各部人马才算是都返回到了岳州城下。

    肖天健脸很黑,从来没打过这样的仗,他本来是让手下去追击敌军,没让他们追的那么远,可是据最后回来的人马所说,他们居然一天两夜之中,甚至追出了近百里远,总之前面只要有官兵,他们就没停下来,一直到抓了这些官兵之后,看不到前面有人了,这才掉头返回。

    听着诸将的话,肖天健感到十分可笑,这仗也打的太过可笑,这么大这么重要的一个岳州,居然会以这种方式打下来,而且双方死伤都不算多,刑天军几乎可以说没什么正儿八经的伤亡,扭住腿的倒是有几十个,官兵那边也没死多少人,最多也就是击杀了几百人而已,剩下的基本上也都是直接跪地投降了,盘点一下单是抓回来的俘虏,就有七八千人,其中既有岳州守军,也有不少是长沙来的援军,虽然不清楚逃回长沙了多少人,但是起码从俘虏的数量上来看,长沙李乾德带来的七千多人马,基本上大部分丢在了岳州。

    到了第三天晚上的时候,有人通知肖天健,说在俘虏中发现了大人物,偏沅巡抚李乾德和监军许溃居然都穿了一身小兵的衣服,也在俘虏之中,最后被俘虏们给指认了出来,现如今已经被单独提了出来,看押在了城中牢中。

    另外在高建攻入城中之后,岳州知府黄鸣选投河自尽身亡,这么算一下,在岳州的主要官军主将和官员,除了孔希贵不知道跑到哪儿了,基本上都被刑天军给抓的抓杀的杀了。

    而岳州一带的百姓听闻刑天军攻下了岳州城,也纷纷涌来要投军,肖天健在岳州立即开仓放赈,同时又招募起来了数千人马,加上原来投顺他们的湖盗,水陆两军都又增强了兵力。

    而那数千官军,大部分人也表示愿意跟着刑天军干,所以肖天健在打下岳阳之后,兵力瞬间膨胀了一倍以上。

    “主公!不能犹豫!眼下可以说是攻取长沙的最佳时机了!偏沅巡抚李乾德被俘,长沙守军大部分在这里被歼灭,时下长沙城中兵力十分空虚,虽说取湖广要先取武昌不错,但是眼下罗将军和刘少将军都已经率部攻向了武昌,主公即便是拖延一下攻打武昌,也值得的!请主公不要犹豫了!兵贵神速,不能让长沙做好准备!尽快发兵!”李信心急火燎的对肖天健说道。

    肖天健低头想了一下,虽说现在他兵力很多,但是主力兵力不到一万人,大部分都是刚刚收编的降兵,和就地招募的新兵,这些人战斗力很弱,带这样的兵马出战,有点不符合他的口味,他长期以来,都在坚持着走精兵路线,可是这次南下湖广之后,因为用兵的地界太大,以至于不得不连连扩兵,使得军中兵将的素质大幅度的下降,而长沙也是一座坚城,带这样的兵马去打长沙,他有点犹豫。

    可是在听过了李信的话之后,他还是下定了决心,点点头道:“你们参谋部的意见不错,这却是是个极好的机会,放弃的话实在是有些可惜,下武昌是要紧,但是顺手先打下长沙也不错!就按照你们的意见办好了。

    只是这么下去,新军恐怕没时间编练了!”

    李信道:“主公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新兵编练虽然重要,但是官军眼下也并不强到哪儿去,眼下我们有几个战兵营作为核心主力,然后以新军为辅,在路上边走边练兵,虽然新军战力不高,可是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大不了在打下长沙之后,到汉阳一带,再加紧操练新军不迟,毕竟编练这么多新军,短时间后勤部也法提供足够的自生火铳来装备新军,所以卑职以为,还是先打长沙为重!”

    这一下肖天健的计划稍稍被打乱了一些,不过想想长沙城这么一个重要的城池,一旦要是顺手牵羊拿下的话,那么对于今后攻下整个湖广来说,将会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肖天健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挥师南下,直逼长沙。

    (今日鸣谢一醉人、白云过隙、梦之守望、心死了人还在几位弟兄们的打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