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三十九章 蒙古八旗

    这天下真是奇不有,这一次多尔衮和岳托分帅两路清军入关,目的就是要进大明抢劫的,而且这一路上行来,他们着实收获颇丰,眼下已经在京辅各地抢得银两超过几百万(一部分充公,当然也有一部分落在了鞑子兵的手中!充公的总是少数!)各种大牲畜数万头(匹),青壮男女十几万人,所以他们这一路上可以说是抢的不亦乐呼,可是万没成想,他们抢劫的居然会被人抢,这一下笑话闹大了!

    此次多尔衮和岳托率部南下之后,在通州合兵,一部分所抢来的物资还有奴隶被他们放在了通州,但是因为他们要继续南下行掠,担心这些物资和奴隶会被明军再给抢回去,所以南下之后,便命杜度率镶红旗的人马押送这些物资和奴隶以及各种掠来的大牲畜、粮食等物南下,以他们认为,只有他们抢大明的份,轮不到大明来抢他们,有杜度率领镶红旗和蒙古正红旗、镶红旗相佐,基本上可以说是万一失了。

    所以多尔衮和岳托集兵于巨鹿,要围歼卢象升所部的时候,便命杜度率部陈驻于内丘一带,看守这些物资,同时在内丘周边继续行掠,可是让他们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巨鹿之战结束的第三天,内丘一带的杜度却遭遇到了一支刑天军兵马的突然袭击。

    杜度并没有事先得到多尔衮和岳托的警告,所以根本不知道在这一带还有这么一支刑天军的人马存在,虽然哨探也发现了一些刑天军人马的踪迹,但是却没有引起杜度的足够重视,所以当这四千多刑天军兵马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杜度并没有认为这四千多刑天军会对他们有什么威胁。

    甚至于他根本就没有用正眼看一下这支朝他们杀来的刑天军,仅仅是派出了他控制着的蒙古正红旗的一千多人马去拦击这支杀奔他们的刑天军兵马。

    结果很显然,蒙古骑兵不可能拦得住罗立和李信所率的这支刑天军兵马,哪怕是这些蒙古骑兵同样也很骁勇,骑术甚至比女真人的勇士还要好上一些,可是他们的战术却还是几百甚至几千年游牧民族所惯用的那种战术,当然是在刑天军面前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了。

    罗立横刀立马于阵中,和李信对视了一眼,笑道:“这就是鞑子兵吗?就这么点人马,以为咱们是官军不成?太小看咱们了!”

    李信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摇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蒙古八旗的蒙古兵,今天他们来,确实有点小看罗都统了!”

    罗立和李信合作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相互之间也都了解对方的脾气,罗立呵呵一笑道:“李参议客气了!不是我老罗有本事,是咱们大帅有本事,想当初我可只不过是一个小庄子的庄丁,俺老罗有多大本事俺自己知道!来了!这边就交给李参议了,骑兵那边俺老罗来管!先使劲的敲打他们一下再说!”

    二人说话间蒙古正红旗的兵马便杀至了眼前,这些蒙古八旗兵骑术确实了得,来的时候一人双马,远远的他们开始换马,纷纷连地都不下,便跃到了他们的战马背上,留下了他们的副马,迅速的汇集在了一起,一个个呼啸着从马鞍上摘下了他们的弓箭,纷纷开始催动战马朝着刑天军冲来。

    这些蒙古兵如果论个人战技的话,其实不逊于女真兵,甚至不管是骑射还是骑术,都有过之而不及,之所以他们被后金鞑子征服,主要是因为他们内部的不统一所致,在归入后金之后,他们也被编成了蒙古八旗,但是实力上他们的八旗是没法跟任何鞑子八旗相比的,不过对于他们的地位来说,却跟投降鞑子的汉兵差不多,出征的时候多是作为炮灰使用,而他们也乐于被驱使着当枪使,毕竟跟着后金鞑子入寇,他们也可以捞取不少的实惠,所以上阵打仗也不含糊。

    这伙蒙古骑兵嗷嗷叫着便扑向了刑天军的大阵,以他们的战术,和后金骑兵的战术也差不多,就是先在敌军步阵外围依靠骑射不断袭扰敌军,而明军恰恰是因为军纪很差,战意缺乏,对于这样的被蒙古人使用了几百年的战术愣是没有办法,往往会承受不住,很快开始出现混乱,然后蒙古骑兵再发动突击,一击打散明军,剩下的就只需要满山遍野的追杀明军就可以了。

    可惜的是他们今天碰上的不是明军,而是刑天军,刑天军最善于的就是结阵和敌人对抗,军纪之森严,兵将的承受力之强,都远不是时下绝大多数明军可比的,在装备上就不用说了,刑天军战兵营已经近半实现了火器化,火力输出能力之强也不是普通明军可以企及的,这样的骑兵冲击步兵的战术,最终只能被刑天军排枪射击给打散。

    所以罗立根本毫不担心的便将步兵的指挥交给了李信负责,而他这个战争狂则跑到了骑兵营之中,去干他最喜欢干的身先士卒的买卖去了!

    李信也熟知罗立这家伙的脾性,所以也不客气,点头接下了战兵营的指挥权,一声令下火铳手便开始装上前,在方阵四角上形成了密集的队形,一排排自生火铳开始被平放下去,不待这些蒙古骑兵们冲到他们骑弓的射程之中,便开始了集火射击。

    在刑天军的五段击面前,这伙蒙古骑兵可算是倒大霉了,五十步的骑弓发射距离,成了他们的死亡禁地,每一排火铳齐射,都有两位数的蒙古骑兵会连人带马的被打翻在地,一时间蒙古兵战马的悲嘶惨叫之声响彻了整个战场上空。

    也仅仅是每个前列火铳手发射了三轮之后,这些蒙古正红旗的蒙古兵们便被打傻了,他们这些年跟着他们主子入寇的时候,哪儿遭过这样的杀伤呀!虽说他们也是按照牛录甲喇来编制的,但是他们的编制要比正儿八经的鞑子八旗编制小的多,一下被人割稻子一般的打死打伤这么多人,他们是根本法承受的,而且他们一旦损失太过惨重的话,回去之后要很长时间都法恢复过来,包括他们的旗主都会地位大跌,所以蒙古八旗的战斗意志却赶不上鞑子八旗,眼看着刑天军跟火山喷发一般,打得他们旗中的勇士们一个个跌落战马,率部的那个蒙古的甲喇章京当即便吓慌了手脚,呼号着拨马率部要逃走。

    罗立看到这伙蒙古骑兵要逃,知道这是他出击的机会了,于是大刀朝天一举,便嗷嗷怪叫着率领一营骑兵杀了出去,而这些刑天军的骑兵们也皆为精锐,骑术不见得就差到哪儿去,一看罗立这个都统都一马当先的杀了出去,哪儿会甘于落后呀!一个个也都欢呼嚎叫着催动坐骑,飞也般的蹿了出去,只朝着这伙蒙古骑兵追了下去。

    这一下可苦了这伙蒙古骑兵了,他们刚刚遭受了一通刑天军火铳的射杀,本来就吓慌了手脚,紧接着便被罗立率领骑兵追了个马头衔马尾,这些刑天军的骑兵本着痛打落水狗的想法,根本就不手下容情,在马背上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先是纷纷拔出早已装填好的自生火手铳,朝着蒙古骑兵开火,这些手铳多会装入成包的散,一大一大片,即便是丸打不穿鞑子兵的甲胄,可是杀伤面积却很大,一些蒙古骑兵当即便被打得满脸开花,惨叫着跌下战马,接着骑兵们便甩标枪、飞斧,近前便挺长枪去捅,长枪丢掉便拔刀猛砍。

    而罗立这个战争狂更是一马当先的冲杀在前,手中大片刀舞得是上下纷飞,这些蒙古骑兵几乎没有他手下一合之将,纷纷被他斩翻落马,直杀的这伙蒙古骑兵们哭爹叫娘,跟着他们的那个甲喇章京落荒而逃。

    罗立也不死命的追击,他一眼便看上了蒙古兵们留在远处的那些副马,杀散了这些蒙古骑兵之后,立即便率兵杀向了那群战马,蒙古兵也留守了一些兵将看管这些战马,但是他们哪儿挡得住罗立这帮凶神来抢马呀!结果不多时便被罗立将他们杀散,率领刑天军的骑兵将这一千多匹蒙古鞑子的战马给圈了回来,顺手还将战场上的那些已经主的战马也给顺了回来,结果是一个接触战,便抢得了上千匹的战马,把罗立给乐了个见牙不见眼,同时也让麾下兵将们士气大振,少去了对鞑子的畏惧之心,气势汹汹的便朝着蒙古骑兵逃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杜度在听罢了这个逃回来的蒙古甲喇章京的哭诉之后,当即气了个七窍生烟,本来他以为派这伙蒙古正红旗的兵马去,也就足以解决掉这伙来敌了,没想到去了一千多蒙古骑兵,结果回来了一半多点,小一半的蒙古正红旗的人马都丢给了人家,居然连他们的副马也被来敌给掳了去,气的他当即下令便将这个正红旗蒙古的甲喇章京拉下去使劲的鞭打了起来,直把这个家伙打得是满身是血,当场昏厥过去才收住了手,要不是蒙古正红旗固山额真恩格图求情的话,杜度还真想当即便斩了这个恩格图的手下。

    (第三更到!打赏了弟兄们!呵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