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三十七章 震怒

    看着这些官兵离开的背影,铁头不理解肖天健为什么要这么做,会不会因此纵虎归山,以后他们又成了刑天军的敌人,毕竟这些宣大兵是比较能打的。

    肖天健摇头道:“不必担心此事,这些当兵的自己心中自有一本帐,他们这次去投高起潜,并不见得命运就好到哪儿去,他们今后不会于我们为敌的!让他们回去最好!传令下去,继续加快速度行进,天黑之前要抵达顺德府城北,接应罗立、李信他们!”

    因为这个事情稍微耽搁了一些时间的刑天军随即便又开始行动了起来,而此时为了加快速度,步军和骑兵全部下到道路两侧的田地里面行进,而这个时候即便是京辅之地的顺德府周边的老百姓也基本上逃了个精光,土地大部分都被撂荒,所以倒也不必担心会践踏老百姓的庄稼,而坑洼不平的官道则都留给了军中的车辆使用,如此一来行军速度便又提高了一些。

    入夜的时候肖天健已经率部赶至了顺德府城北五里远的地方,而此时顺德府城门早已紧闭,城中守军得知刑天军的到来,如临大敌一般,把大炮都架了起来,大批的弓箭、滚木礌石也都运上了城头,比起抵抗鞑子,城中的官吏们还要卖力一些,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也都得知了刑天军已经在巨鹿和鞑子打了一场,并且救援了卢象升麾下的宣大军,可是这依旧没有改变他们敌视刑天军的态度,反倒是拉开了架势,摆明不让刑天军在他们这儿盘桓。

    肖天健也懒得理他们,现在反正他不是来找顺德府官府麻烦的,他也没指望着官府会因为他这一战,就给他提供什么帮助,抑或是改变对他刑天军什么态度,这一次他北上凭的是良心做事,至于这些大明的地方官什么表现,他也懒得去理会。

    但是入夜之后,斥候们送回来的消息却让肖天健的眉头紧皱了起来,林洛麾下的一支斥候小队在监视从鸡泽方向过来的高起潜所部的时候,和官军的夜不收发生了接触,刑天军的斥候主动亮明了身份,可是官军的夜不收却随即便开始朝他们放箭,并且集结夜不收试图截杀这些刑天军的斥候,双方随即开始交手,刑天军斥候最终突围回来,但是却被杀了两个斥候,还有两个斥候被官军夜不收射伤,气的这些刑天军兵将们不破口大骂。

    虽说这支返回的斥候小队没有能抓到官军夜不收的活口,但是事情也基本上已经明了,高起潜麾下的这些关宁军并没有因为刑天军救援卢象升麾下的官军,就改变对他们敌视的态度,这也说明官军还是对刑天军采取的敌对态度。

    那么这一次高起潜突然间率部朝刑天军移动过来的目的就值得思考了,高起潜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他坐视卢象升被鞑子军包围不管,可是在刑天军出现在战场上之后,却率领三万多关宁军朝刑天军开过来,而不是趁此机会,发兵攻打鞑子的兵马,那么他的想法就非常可疑了。

    肖天健当即连夜再次命林洛派出更多的斥候,前往官军所在的方向,一是继续监视高起潜麾下的这支官军的动静,二是争取抓几个官军的夜不收回来审问一下高起潜的打算,现在刑天军身处险地,周边都是敌视他们的势力,肖天健不得不小心一些,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派出斥候去监视鞑子的行动。

    后半夜的时候肖天健再次得到了几个护送宣大兵去投高起潜的斥候的消息,这些斥候入夜之后,将这些宣大残兵送到了任县境内,碰上了一支官军,随即便和那些宣大残兵们分手,但是他们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远远的观察着这支官军的情况。

    但是他们远远的看到这些奔至官军大营辕门外的宣大兵,并未得到官军的善待,不多时便有大批官军涌出辕门,根本不听这些宣大兵的解释,便将他们绳捆索绑了起来,带入了大营之中,同时还立即在营中派出了一批夜不收,搜寻刑天军的斥候。

    这些刑天军斥候们也不跟他们客气,利用他们提前发现官军夜不收的优势,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伏击了一伙官军的夜不收,阵斩三个官军夜不收,生擒回来了一个,然后夹着这个夜不收连夜便赶上了刑天军主力。

    他们在路上审讯了这个抓获的夜不收,这个夜不收挺不过他们的酷刑,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上峰的命令都告诉了刑天军斥候。

    原来高起潜下令移师追击刑天军之后,各路关宁军便开始出发朝着刑天军赶来,但是他们没想到刑天军行动很快,巨鹿一战之后,立即移师西进,结果让他们不得不半路转道追赶刑天军。

    而高起潜正在斥候遇上的这支官军之中,听闻有溃围逃出的宣大兵投奔他而来,急于知道卢象升的情况,于是便下令将这些宣大兵给抓了起来,入营之后对这些宣大兵严刑拷问这一次巨鹿之战的情况,得知卢象升力战而死的消息之后,高起潜既喜又忧,喜的是卢象升这个麻烦总算是死了,忧的是卢象升一死,他便有救援不力的责任,本来按照他的想法,卢象升带着的宣大兵最好是溃败,但是卢象升能不死溃围逃出来,这样的话对于他和杨嗣昌是最为有利的,如此一来,他们便可以将罪名都坐在卢象升的身上,说卢象升指挥不利,临阵脱逃,这样一来就没他什么责任,其实历史上也确实如此,卢象升死后杨嗣昌始终不肯承认卢象升战死之事,派人去战场上搜寻卢象升,被派出寻找卢象升尸体的是一个叫俞振龙的军将,俞振龙找到卢象升的尸体之后,回报说卢象升已死,可是杨嗣昌却并不想知道卢象升已经力战身死,连续让人鞭打俞振龙了三天三夜,想要逼俞振龙说未能找到卢象升的尸体,好把卢象升说成临阵逃脱,可是最终这个俞振龙死不改口,瞪着眼回答:“天道神明,枉忠臣。”一口咬定卢象升已经战死沙场,后来数月之后,朝廷才收殓卢象升的遗体,而且在杨嗣昌死之前,杨嗣昌都死不同意对卢象升家人抚恤。

    而现在高起潜得知卢象升“已死”的消息,同样也是这种感受,二三百宣大兵都一口咬定亲眼看到了卢象升的“遗体”这让他非常气恼,下令封口,不得让人说卢象升已经战死,并且派夜不收出来追杀护送这些官兵的刑天军斥候,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被刑天军斥候给抓了一个舌头。

    现在情况已经彻底明确下来了,高起潜根本就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把肖天健所率的这支刑天军人马留在顺德府这里,趁机打击刑天军的实力,在皇上哪儿捞一个大功,也正好可以洗脱他这次率兵督战不利的罪名,毕竟打败鞑子兵比起灭掉一支刑天军的人马的功劳,在当今皇上眼中,还是灭掉刑天军一支人马这个功劳来的更大一些。

    肖天健听罢之后当即气的是七窍生烟,险一些当场暴走,一把便将帐中的炭盆给踹飞了出去,大骂高起潜这阉货不是个东西,要挥师去把高起潜给干掉,出一口胸中的恶气,要不是近卫扑救的及时的话,保不准大帐就这么被烧掉了,好一阵子肖天健才算是冷静了下来。

    虽说高起潜这厮实在是其心可诛,以肖天健目前的兵力,对付高起潜麾下的这伙关宁军却完全有一战之力,通过和鞑子兵交手之后,刑天军这支精英兵团的战斗力之强悍,甚至连肖天健自己都有点惊讶,如果和关宁军干上的话,战而胜之丝毫不奇怪,但是如果他这么做的话,疑就让鞑子高兴坏了,不管是他打赢还是打输,都是多尔衮和岳托他们想看到的结果,最终占便宜的还是鞑子们,估计这帮野猪皮的子孙们会笑到傻,而他和高起潜麾下的这支官军死战一场的结果,最终可能会两败俱伤,以在旁虎视眈眈观望着的多尔衮和岳托的兵力,完全有能力在他和高起潜死拼之后,趁机将他们两伙人都给吃掉,这么一来多尔衮和岳托便等于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了。

    也难怪多尔衮和岳托会在巨鹿之战之后,表现的如此反常,他们吃了这么大的亏,可是居然能忍着不追着他死战,而是居然停下来开始休整了起来,而现在看来,多尔衮抑或是岳托二人确实有一个是战争天才,他们能迅速的在这种错综复杂的形势之中,理出头绪,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那就是观望高起潜这个家伙的反应。

    而高起潜也不负多尔衮和岳托的期望,果不其然作出了对鞑子最为有利的选择,那就是率领他麾下的那些关宁军跑来找他刑天军的麻烦,对于崇祯用这样一个蠢货来监军,还真是让肖天健语,也难怪这朱由检每天累的跟孙子一般,最终却还是把他朱家留给他的祖业给折腾光了,仅仅从朱由检选人用人的水平上来看,他这天下丢的就不冤。

    现如今肖天健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那就是在对付高起潜率兵来攻的这件事上,他该如何做,如果他选错的话,那么对于他们中原人来说,就可能会是一场灾难。

    (今日鸣谢jsufl、一醉山水二位弟兄的打赏!今日三更!敬请关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