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三十六章 去留自便

    鞑子对这一战之后的反应让肖天健多少有点惊讶,本来他已经做好了迎接鞑子疾风暴雨一般的报复,甚至对自己麾下的军将们做好了动员,只待和鞑子军死战一场了,可是没成想多尔衮、岳托他们吃了这么大的亏之后,居然选择了歇兵不战,远远的在小漳河以东安营扎寨下来,并没有再一次调集兵马,来找刑天军死磕到底。

    这种表现就让肖天健有点看不明白了,毕竟现在他早已跳出了历史,对于未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已经不知道了,未来的历史也隐藏在一团迷雾之中,具体历史巨车会朝什么方向开进,现在他已经是彻底不清楚了,所以他原来具备的优势,到了这一刻,也基本上被他消费的差不多了,一时间对于鞑子的表现有点看不透了。

    不过既然鞑子不动,他也不会就在这里干等着,以他目前带来的兵力,尚不足以和这次入关的鞑子兵决战,他也不会傻到蹲在这里,等鞑子耍花招,所以不管鞑子那边如何行事,他都按照他原定的计划行动。

    就在救下宣大军残部之后的第二天一早,肖天健便令大军开拔,继续以司徒亮的骑兵为先导,以李延田的战兵营为殿后,带着数百名宣大兵,开始朝着顺德府任县方向行去。

    而鞑子兵则没有立即衔尾追上来,只是派出了大批游骑哨探尾随在刑天军人马后面,远远的盯着刑天军。

    此时的顺德府地方老百姓们也早已因为鞑子兵南下,能跑的都朝南跑了,所过村庄几乎是十室九空,数十里之内几乎都见不到一丝炊烟,刑天军行进途中,时不时的还会看到沿途倒毙着许多百姓的尸首,这些老百姓都是没有来得及跑掉,被四处行掠的鞑子小股兵马追上,青壮被他们掳走,老弱之人则直接屠杀,其中不乏一些被鞑子糟蹋而反抗被杀的女人,其状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看着鞑子造的这些孽,肖天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后世在图片上看到的鬼子侵华时候干的那些事情,恨得是咬牙切齿,而刑天军兵将们看罢这些场景,也不一个个同样是恨得咬牙切齿,觉得这一趟他们北上,算是来对了,忍不住一边大骂鞑子的残暴,一边大骂起了朝廷的能,同时随着刑天军行动的那几百名宣大官兵,则一个个脸上光,他们毕竟算是朝廷的官军,保家卫国该是他们的职责,可是他们却没有能做到这一点,眼睁睁的看着鞑子深入到大明内地如此之深,把大明的百姓祸害成这幅模样。

    不过刑天军的兵将们倒是分的清楚,有人去安慰这些官兵,让他们不必多想,这种事怪不得他们,毕竟他们这些兵将们跟着卢象升卢大人,做了他们分内之事,虽说力回天,但是他们也各个都是好汉子,让他们不必介意,这才让这些宣大兵将们多少好过了一些。

    毕竟是在官府的辖地之中行动,肖天健此次北上非常小心谨慎,随时都保持着派出大批的斥候小分队,在大军周边警戒,最远的斥候队甚至于要远离大军数十里之外进行哨探,大军行动之后,斥候们便开始将他们侦得的消息不断的送回到了肖天健这里。

    有一小队斥候在下午的时候从南面快马返回了军中,禀报给了肖天健一个重要的消息,那就是连日来一直趴在鸡泽一带的高起潜所统带的三万关宁军,今日突然间有了动静,大军拔营一早开始拔营起寨,一批批的开始朝着刑天军的位置行来,而且速度还不慢,此时也已行进到了顺德府东南的南和县一带,距离刑天军只有三十多里,而且似乎还在朝着刑天军的位置过来,但是搞不清楚他们想要做些什么。

    肖天健立即便警觉了起来,高起潜这个阉货不是个东西,麾下带着三万多关宁精兵,鞑子入关之后,他们坐守京畿,眼睁睁的看着鞑子军在京畿之地肆虐,但是却畏首畏尾始终避战,鞑子南下保定、真定之后,他们才离开京师南下,这一路上据南逃的京辅之地的难民们所述,这帮高起潜所领的关宁军跟鞑子也差不到哪儿去,所过之处,到处抢粮抢钱,祸害起老百姓不比鞑子好到哪儿去,可是他们南下之后却还是不肯和鞑子兵寻求一战,尽是小心翼翼的猬集在一起,一直跑到鸡泽,才停驻了下来,并且眼睁睁的看着卢象升陷入危机之中,却坐视不救。

    而现在他们肯定是也得到了刑天军在巨鹿突袭建奴军,救援卢象升的消息,现在高起潜突然间有了动作,他们不去找鞑子,为何却斜着朝自己刑天军过来了呢?

    肖天健想到这里,顿时便感觉到事情似乎有点不太对头,难不成是高起潜听闻刑天军能打,率部跑来想和刑天军联手对付鞑子不成?不对!高起潜可是当今皇帝朱由检跟前最信任的太监,刑天军和朝廷是什么关系,肖天健自然心中跟明镜一般的清楚,以高起潜的身份,肯定不会来和他主动联手的。

    那么他率兵过来是什么想法?肖天健脑子里面闪现出了一连串的问号。

    “再探!盯紧他们!另外不妨亮明你们的身份,看看他们的反应如何!如果他们采取敌视你们的态度,就速速回来报知于本帅!”肖天健在马背上对林洛吩咐道。

    林洛立即在马背上敬礼接令,转身下去安排此事。

    而肖天健想了一下之后,招来了随军行动的杨路凯,将这个消息告知了杨路凯得知。

    杨路凯乃是卢象升麾下的掌牧官,此次卢象升“之死”杨路凯甚是悲愤异常,昨晚大骂了一晚上高起潜,哭的昏厥过去了两次,此时精神十分的委顿,得知肖天健召见他,于是便赶了上来,对肖天健抱拳施礼问找他何事。

    当听罢了肖天健告知他的有关高起潜的消息之后,杨路凯也有些疑惑,想不通高起潜这个时候率部过来是什么想法。

    “杨将军,虽然我们此次北上是为了抗击鞑子,但是毕竟我们的身份不同,在你们眼中我肖某还是一个贼酋,虽然将你们接出来,但是毕竟你们还是官军身份,我也不妨直说,这么下去总不是办法,现如今高起潜已经率领官军过来了,你们之中若是有人不愿意跟随本帅行动的话,我肖某可以理解,而且拱手相送!鞑子此时并没有追上来,你们之中谁若是想要去投高起潜的话,现在走是最安全的时候!但是要是有弟兄不愿回去给朝廷卖命的话,想要留在肖某麾下做事,我肖某也举双手欢迎,何去何从,尽由诸位自己选择,如果是有人想要留下来,又担心留在宣大的家人的话,这个杨将军也可以告知下面的兵将们,肖某不才,还是有点能力的,定可保得你们的家眷忧,自会派人去将他们接到我刑天军辖地之中妥善安置!杨将军可以去安排一下,问一下那些兵将的想法!”肖天健也不指望杨路凯能帮上他什么,开口对杨路凯说道。

    杨路凯听罢之后看了看肖天健,脸上的表情很是纠结,毕竟他是官身,肖天健乃是贼身,他这么说也是理所当然,可是杨路凯因为高起潜对他们见死不救,而且处处留难卢象升和宣大兵将的所作所为却十分痛恨,让他去投高起潜,他是万万不会同意的,而且他也知道,卢象升一死,他便今后即便是回到官府系统中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现在朝中的官吏们大部分都是城狐社鼠之辈,以杨嗣昌为首的那些当官的,肯定不会让他好过,肖天健现在给他一个选择,何去何从就看他的选择了。

    杨路凯犹豫了好一阵子,突然间跪下对肖天健磕头道:“多谢肖大帅危难之际对我等施以援手,此中恩德,如同再造父母一般!杨某在卢大人去后,这心也彻底凉了,这朝廷官府,杨某也不愿去给他们卖命了,大恩不言谢,如果大帅不弃的话,杨某从今往后,愿为大帅牵马缒镫,披坚执锐,追随于左右!还请大帅收留!”

    肖天健听罢之后立即翻身下马,双手将杨路凯搀扶了起来,连连说不敢当,问杨路凯可已经想清楚了,杨路凯则决绝的点头称是,指天发誓绝不反悔。

    肖天健这才点头答应了下来,直接便将杨路凯留在了他的近卫之中,同样任掌牧官,今后另行安排,杨路凯立即再次跪下称谢,从此杨路凯便摇身变为了肖天健的一个近臣。

    受肖天健所托,杨路凯回到宣大兵将之中,将肖天健的话转告给了这些宣大兵将们,听罢了杨路凯的话之后,许多宣大兵将都开始犹豫了起来,但是一些人当即便表明心意,决心不走了,也不回官军之中去了,留下来跟着刑天军干,但是有些人却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刑天军,去投奔高起潜,回头等到战事平息之后,各自回家去。

    对于留下来的,杨路凯命他们出列,另行安排,而那些想走的,肖天健也下令善加对待他们,每个人发给了十两银子充当他们的路资,另外又给每个人准备了一些吃的东西,让他们带上路上食用,也算是对他们仁至义尽了,于是这三百多宣大兵将在千恩万谢之后,在一个把总的率领下,脱离了刑天军的队伍,按照刑天军指给他们的方向,相互搀扶着朝高起潜大军所在的位置行去,同时肖天健还派出一队斥候负责引导他们保护他们的周全,看到刑天军对待他们如此宽厚,这些官兵即便是选择了回家,照样也是对刑天军感激涕零,一个个临走的时候指天发誓,这辈子不管在哪儿遇上刑天军,都绝不会和刑天军为敌。

    (明天三更!预报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