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二十九章 再战石桥

    黄生强来回在石桥上走动着,时不时的朝西面观望一下,从肖天健率兵突入战场,到现在已经有几个时辰了,这会儿已经距离天黑没多长时间了,可是肖天健还没有率兵返回这里,而且战场上的爆炸声,火铳声刚才也停下了很长时间,不由得让黄生强有点担心,生怕肖天健带的人马太少,进入战场之后会吃了大亏。

    可是好在过了一阵之后,从西面又开始零零星星的传来排枪射击的声音,黄生强便知道肖天健没有出什么问题,肯定是正在朝这边赶回来,于是一下便精神了起来,驻足用力的朝着西面眺望了起来。

    不多时几个斥候骑着马飞速的冲向了小漳河石桥,一看到黄生强便高呼道:“黄将军,大队鞑子兵奔这边杀过来了!快做准备!”

    黄生强一惊,但是马上便又镇静了下来,挥手让斥候撤到河西,大声的招呼和他一起留守在河西的辎兵营的营长李富生。

    李富生也是肖天健的老部下,性格沉稳,很早以前是赶骡车给人拉活为生的,后来活不下去,骡子让官府给没收了去,连大车也被拖走,老婆孩子都活活的饿死了,他便落草为寇当了强人,再后来便投入到了肖天健手下,开始因为会赶车,便被发到了辎兵营里面做车夫,逐步的刑天军扩张,他也渐渐的积功升至了辎兵营的营长,这一次被肖天健亲点跟着北上。

    听到黄生强的话之后,李富生闷声道:“全听黄兄的调派,辎兵营不是摆设,让鞑子见识见识咱们炮营和辎兵营的厉害也罢!”

    于是不多会儿时间,辎兵营的辎兵们便一队队的被调至了桥头,开始列阵,辎兵营的兵卒一个个体格都很健壮,其中不少都是车把式出身,是刑天军最能吃苦的兵种,平日里不显山露水,默默的支持着战兵营的作战,可是并不代表着他们就是弱兵,相反辎兵营兵卒的素质甚至还超出战兵营的兵卒不少。

    而且辎兵营的装备质量也非常好,虽说配备的甲胄不多,可是在火器方面却是刑天军配置比例最大的兵种,每个辎兵营七百人,编制比较小,可是营中单是鸟铳便有五百支,而且许多大车上还有从官军手中缴获的小弗朗机炮,其实每个辎兵都是小弗朗机炮的炮手,而且每辆车三个人之中两个人都是火铳手,真格比起来的话,火力甚至超过不少战兵营了。

    而且辎兵平日没事最多的就是训练操作小弗朗机炮抑或是鸟铳,只是因为自生火铳的数量不足以替换军中所有的鸟铳,现如今辎兵营的辎兵们还使用的多为老式一些的鸟铳,作战的时候要拖着一根火绳罢了,不过这对辎兵营影响不大,其火力还是相当厉害的。

    因为这座石桥乃是肖天健率兵撤往小漳河西岸的必经之路,所以到现在黄生强也没有拆毁这座小石桥,可是却在石桥下面堆放了两大桶火药,早已准备好了引线,不过这会儿他们可不会炸了浮桥,他们必须要坚守到肖天健率兵撤回来之后才行。

    而肖天健率部进入战场的时候,便对黄生强说过,以他为主,必须要守住小漳河,不得将鞑子放过小漳河。

    而小漳河河面不算宽,只有二十多步的河面,现在天寒地冻的腊月天,河水早就冻得有半尺厚了,上面供人马踏过没有一点问题,为此肖天健率兵走之后,辎兵营和随军的工兵大队便立即开始在小漳河上面凿冰,同时利用他们的辎兵大车,在河西一带以大车首尾相连,构筑起了一座兵营。

    而他们这些人没有白忙活,大半天下来便凿开了好长一段河面的冰凌,同时还在很长一段河面上凿冰嵌入了一个个的黑乎乎的木桶。

    黄生强的炮营还有各营的直属炮队这会儿全部都归黄生强统带,他们就在小石桥的西岸车营旁边的地势稍高一些的地面上构筑起了一个炮阵,在听到鞑子兵过来的消息之后,这些炮手们一个个都摩拳擦掌的纷纷揭去了炮身上的炮衣,迅速的便开始围着一门门三磅、六磅炮开始忙活了起来,就连车营留守的人员也开始将大车上的小弗朗机炮架在了车辕的立木上,从车厢里面的箱子里取出了一个个的小弗朗机炮的子铳,装填到了母铳里面,虽然小弗朗机炮威力和射程很是有限,但是近距离打散却很厉害,作为最后的防备手段却十分有效,所以它们才没有被肖天健弃掉。

    而黄生强一道道的命令发下去之后,辎兵们便汇集在了石桥桥西大道两侧,排成了两个五段击的发射阵列。

    五百火铳手以一人的间距整齐排列开来,形成了两个绵延五十人的阵列,正好牢牢的把持住了这座石桥。

    有工兵迅速的开始在石桥上布放起了铁蒺藜,一串串的铁蒺藜被从大车上取下,洒在了石桥桥面上,只是很短的时间,他们便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不多会儿时间只见大批鞑子骑兵先出现在了小漳河的东岸,一队队的远远的收住了马缰,马背上的那些鞑子兵们用冰冷而且怨毒的目光死死的盯向了小漳河石桥西岸,进而不多时一面镶红边的白色毒龙旗出现在黄生强的视线之内,一群清军大将缓缓的也踏足到了河东,不多会儿越来越多的鞑子的步甲兵和跟役们也开始出现在了战场上。

    “乖乖!鞑子兵还真是不少呀!这要是用刀杀的话,也要杀好长时间呀!”黄生强一边用望远镜观望着这些鞑子兵,一边嗒着嘴对站在他身边的李富生说道。

    李富生表情冷峻,没有回答,但是眼中也露出了一种狂热的神色,平日他们辎兵营很难捞到跟敌军正面交手的机会,所以战功不太好捞到手,而能成为刑天军军官的人,没几个不想要战功的,李富生即便是做辎兵营的营长,也同样想要这东西,今天好不容易他们总算是有机会,他全身上下都卯足了劲,要大干一场了。

    黄生强看李富生没有反应,有点没趣,不过扭头看了看李富生的表情,便立即呲牙几搓鼠须抖动着笑了起来,拍了拍李富生的肩膀道:“别急别急李兄!今儿个这鞑子不少,咱们炮兵营打不完的,有你们辎兵营杀的,看你的张脸,都要涨出血了,别激动,哈哈!”

    李富生这才脸皮抖了一下,对黄生强说道:“黄兄不厚道,平日里你们炮营最多露脸的机会,俺们辎兵营却没几次捞到上阵的机会,今天好不容易碰上这机会了,你们不能先开炮,让俺们辎兵营的儿郎们先过把瘾如何?”

    黄生强歪着头有点搞笑的看着李富生的脸,琢磨了一阵子之后点点头道:“你这法子也不错,先放鞑子跑到桥头,你们打完之后我们炮营再打,弄不好宰的鞑子更多,今儿个就依你的好了!让辎兵营的弟兄们也过过杀人的瘾,不过这一次你们便宜可是占大了,咱们这次杀的可是鞑子兵呀!哈哈!回去之后你得请俺老黄好好喝一顿酒才成!”

    李富生一听立即笑的只见牙不见眼,平日的稳重也顿时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说了声没问题,便一溜烟的跑向了他麾下的辎兵队列之中,不多时便听到他扯着嗓子吼了起来……

    (昨天晚上老婆生日,所以出去庆祝了一下,这一章写的字数少点,大家包涵一点,另外今天鸣谢lu、惜远、长刀痕客、辣死神、水蓝色往事、jsufl、梦之守望、等几位兄弟的不吝打赏,寒风领情!多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