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二十六章 胜利会师

    在一片铳声之中,围在卢象升这些官兵身边的鞑子兵们立即便轰然散开,朝着四面退了下去,本来还密集的挡着这些官兵们面前的鞑子兵一退,便是德这些宣大兵们压力瞬间散去,同时他们眼前也霍然开朗了起来。

    一大队继续保持着队形的刑天军部众们擎着一面猩红的刑天军大旗终于出现在了这些官兵们的眼前。

    仅剩下的数百名官兵都楞了一下,但是马上他们便意识到他们终于得救了,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片欢呼之声。

    许多官兵立即便全身脱力,一个接着一个的瘫软了下去,现在已经到了下午时分,他们从天蒙蒙亮便列阵迎敌,一直厮杀到现在,空着肚子能坚持下来已经着实不易了,而且这大半天时间,他们的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突然间鞑子退兵,使得他们的精神一下放松了下来,几乎所有官兵都瞬间便垮了下来,饿加上他们身上的伤,疲惫一下便将他们打垮在地。

    而三个刑天军的战兵营列阵迅速的将这几百残余的官兵们围在了中间,将他们保护了起来,有一匹高头大马立即出列来到了这群官兵面前,马背上同样是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银甲将军,放声对这群官兵大吼道:“卢象升卢大人可安在乎?”

    官兵们都听清楚了这个刑天军大将的吼声,不知道这个刑天军的大将会不会对卢象升这个曾经在中原四处剿杀流寇的大人不利,一时之间都变成了哑巴,刚刚被救的欢喜瞬间便又消散,一些兵将挣扎着站起来,渐渐的朝一处汇集,又一个个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警惕的瞪视着这个刑天军的大将。

    这个刑天军的大将立即便明白了他们的想法,哈哈一笑道:“在下肖天健,救援卢大人来迟,还望卢大人出来一见!肖某对诸位大明好汉,绝半点恶意!”

    这个时候一个浑身浴血的人从队伍中走了出来,哭着扑到了肖天健的马前,跪下大叫到:“原来是肖大帅亲临此地!李奇参见肖大帅!快救救我们大人!……”说罢便泣不成声了起来。

    肖天健心中一惊,他当然知道这个李奇了,当初卢象升就是派的此人来刑天军辖地给他送信的,此人乃是卢象升最亲信的家仆,听了他的话之后肖天健吃惊不小,立即翻身下马一把拉住他问道:“卢大人何在?他怎么了?”

    李奇大声哭着答道:“卢大人今日身先士卒,身负重创,刚才肖大帅出现的时候,卢大人便昏过去了,我们军中医官早已失散,还望大帅速速救救我们大人!”

    这个时候官兵们才都知道,这一天来,一直身先士卒带着他们跟鞑子兵死战的卢大人身负重伤晕了过去,一时间都紧张的大哭了起来,几百名官兵齐齐的跪了下去,对肖天健叩头道:“求肖大帅救救卢大人!”

    肖天健听说卢象升还没有死,多少冷静了一些,立即拍拍这个李奇的肩膀,扭头大叫道:“医官何在!速速救治卢大人!尔等速速将卢大人送过来!不要耽搁!……”

    多尔衮这个气呀!他和岳托、豪格等主将们眼睁睁的看着这支刑天贼军势如破竹杀入到战场之中,他们麾下的兵将数次试图阻止他们,但是居然一例外都被这刑天军给打垮了,愣是眼睁睁的看着刑天军最终还是和卢象升的人马汇合在了一处,另外更让他气的是另有一小股官兵,趁着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卢象升和刑天军这两伙人身上的时候,居然突出了重围,踏冰渡过了蒿水河,一路脱离了战场逃了个影踪。

    他们好不容易抓住的这个机会,就这么宣告功亏一篑,让他们这些清军主将们情何以堪呀!

    明明他们的兵力占据绝对优势,可是偏偏就是啃不动这支出现在战场上的刑天贼军,反倒是派兵阻击他们,屡战屡败,始终法挡住他们前进,甚至连咬他们一口都没成功,己方损失之大,几乎让他们法接受,正白旗和镶白旗还有正红旗以及随军汉兵,不都损失惨重。

    他的正白旗下面的一支骑兵居然伤亡了四五百人之多,其中当场阵亡了二百多人,伤者虽然救回了一些,可是大多数伤者都是受的铳伤,这么冰天雪地里面,他们的医疗水平非常差,即便是最终能救活一些,绝大多数伤者最终还是要丢掉性命的。

    反观这支刑天军贼军,始终结阵前行,猬集在一起始终不散,任凭他们如何冲击,都法咬下来他们一口肉,损失情况远比他们清兵要少的多,现在他们虽然还处于战场之中,可是却依旧保持着阵型不乱,就这么钉在战场上仿佛是在向他们清军示威一般,甚至于轮番开始在战场上席地休息了起来,在他们的军阵之中,甚至升起了火,似乎要在这里就地开饭一般。

    这种事情是他们以前连想都没想到过的,哪有人这么将他们清兵视作物的敌人存在呀!可是今天日头似乎打西边出来了一般,硬是凭空出现了这么一支人马,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多尔衮和岳托都气的脸色铁青,有心赌上去,将全军压上,和他们死战一场,可是多尔衮和岳托都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最终还是强压下了这个念头。

    倒是随军出征的阿巴泰气的是暴跳如雷,向多尔衮请战,要亲自率兵去进攻这支刑天军,和他们决一死战一场,但是多尔衮却最终没有答应,令阿巴泰稍安勿躁,下令收拢兵马,稍事休息一下再看情况而定。

    多尔衮和岳托商议了一下,他们不是没有担心,毕竟在这里的南面,就陈驻着三万多大明的关宁军,关宁军毕竟还是有相当的战斗力的,如果这会儿此地的战况传到了他们哪儿的话,一旦高起潜这个太监明白过来,率军赶向这里的话,他们清军就不得不要应付更大的压力,所以这会儿他们不敢将全部力量都投入到对刑天军的围攻上面,必须要留下一定的兵力,来保证他们手头上有一支可用的兵马。

    所以清军众将商量过一阵之后,多尔衮拿定主意,就是盯住这伙刑天军,看他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以刑天军目前的兵力,他们是不可能就地留在这里,跟他们清军死战到底的,他们在汇合了卢象升的残兵之后,肯定是要撤离这里,到时候他们率军跟上他们,瞅机会再报这一箭之仇,毕竟刚才刑天军像他们展示了一种全新的战法,同时他们所用的火器之犀利也是他们从未体验过的,突然之间他们有点被打怕了,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种战术,所以眼下稳妥起见,他们还不想真的就将所有老本都压上去。

    而且这一次他们受皇太极的命令入关,主要目的还是对大明进行洗掠,说白了就是来大明打秋风抢粮、抢钱、抢人的,而不是来灭大明的,他们的兵力也不允许他们这么在这里拼,何况他们正白旗和镶白旗的实力一旦在这里拼的伤筋动骨的话,以后便在他们清国之中,失去了话语权,这对他们兄弟今后可是没有一点好处,搞不好皇太极会趁此机会,削了他们的旗主之职,那么以后他们弟兄便再永翻身之日了。

    所以多尔衮不傻,他才不会跟刑天军拼老命的,这会儿即便是吃了亏,他也只有暂时隐忍,找个机会再捞回来,所以他和岳托都主张暂且休整一下,看情况再定。

    阿巴泰虽然暴跳如雷,可是他这个贝勒地位却远不如多尔衮甚至是豪格,只能在他们手下听命,别看多尔衮和豪格多为他的弟弟甚至是子侄一辈,可是他们大多已经进封亲王,可是他却只是个贝勒爷,这级别差的多了,所以多尔衮不准他出击,他也只能暴跳如雷干瞪眼,于是眼睁睁的远远望着这伙刑天贼军在战场上休息。

    其实肖天健也不是在故意气多尔衮和岳托他们,而是他在汇合了卢象升残部之后,这些官兵们几乎各个带伤,而且是疲惫不堪,就连卢象升本人也重伤昏迷,他现在是想撤也法撤退,必须要先让这帮官兵们休息一下,替他们临时救治包扎一下伤处,让他们吃点东西恢复一下体力,否则的话,他是不可能让人一个背一个,把这些官兵给背回去的。

    于是奈之下,他只能选择就地以三个战兵营就地在战场上围起一个野战阵型,就地升火烧一些开水,一边为这些官兵擦洗伤口,上药包扎,一边给他们吃点东西恢复一些他们的体力,随后将他们带离此地。

    这些卢象升麾下的残兵们这会儿已经彻底信任了这些刑天军的兵将们了,对于这些他们曾经视为贼人的汉子们,这些官兵们不心中感激万分,大明几十万兵马,可是没有一个来救援他们的,可是这支刑天军却放下了和官府朝廷的旧怨,悍然北上,并且是他们的大帅肖天健亲自率领,赶至这里,冒死来救援他们。

    他们这会儿也看到刑天军的军容了,一个个刑天军的兵将们也同样都是满脸的风霜,这一仗下来,各个都是一脸的烟熏火燎之色(火铳手开火,不熏才怪!)他们自从杀入战场,肯定是也经历了数番死战,才和他们汇合在一处的,在刑天军之中的一些随军车辆上,已经陈列了不少刑天军将士的尸体,同时也有不少刑天军将士的伤员,说明他们在杀过来的路上,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所以看在眼里,感激在心里面,这些官兵们许多人哭了起来,跪在地上连连对肖天健等刑天军的兵将们称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