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绝望反击

    当第一排鸟铳开火之后,肖天健便立即定睛望向对面的那些乡勇,只见一排枪响之后,对面当即便被放倒了二十余人,四十发鸟铳丸,八十步打翻二十余人,命中率已经是相当可观了,肖天健这才放心了下来。

    这个时候黄生强也督着麾下的炮手从方阵右侧快速的奔了出来,同时出了三门青铜弗朗机炮,还抬出了十门虎蹲炮布设在了方阵右翼位置,并且在火铳手开火的时候,他们也迅速的调整炮口,对准了对面的敌人。

    虎蹲炮在发射之前,只需将它的炮口对准敌军的位置,不需要仔细的瞄准什么的动作,只要完成装填之后,便可以立即开火,而这十门虎蹲炮在出发之前,便已经完成了装填,一经被抬出来布设好,炮手们便纷纷点燃了火炮。

    密集的鸟铳声之中,立即便接连响起了一溜儿的虎蹲炮的轰鸣声,紧接着便是那三门弗朗机炮的轰响,顿时枪炮声便笼罩了整个战场,一颗颗炮疾飞出炮膛,虎蹲炮更是以散取胜,各种形制的丸劈头盖脸的便像冰雹一般的砸向了敌军的人群之中。

    邵巡检站在乡勇队列之中,歇斯底里的吼叫着让乡勇们放箭,可是乡勇们手中只有一些弓箭,还不是正儿八经的军用的步弓,射程很是有限,本来持弓的乡勇被集结在了阵前,想要等着刑天军逼近他们之后,再齐射弓箭射杀刑天军的人马,可是没成想他们刚刚安排好了弓箭手,刑天军便在八十步外停止了前进,随即便朝着他们开了火。

    面对着这样的一支敌人,没有什么作战经验的乡勇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紧张万分的握着他们的武器,挤在一起,似乎是越靠近同伴,就越能获得一些安全感一般,而如此做法恰恰成为刑天军排枪射击的最佳目标,毕竟八十步外,想要靠着鸟铳这种原始滑膛枪,击中一个人体大小的目标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只能依靠集中火力射击,才能起到不错的射击效果,而乡勇们拼命的挤在一起,正好弥补了精度上的偏差,造成当火铳手瞄准一个人开火的时候,打中的却是他旁边的人,结果照样还是造成了有效杀伤。

    随着一排排的鸟铳齐射,和劈面打来的各种炮,使得处于阵列正面的乡勇弓箭手们几乎是没有一点还手之力,只有几个持有神臂弩的乡勇,慌乱之中放了几箭,倒是射倒了三个刑天军的兵卒,但是他们所付出的代价可就实在是惨烈多了,刑天军一刻不停的一阵排枪轮射,给这些乡勇们造成了很大的杀伤,一轮射击刚过,便有近百名乡勇倒在了血泊之中。

    新式的鸟铳口径很大,装的也是比较软的铅,打在人体上别看穿透力不怎么样,但是杀伤力却非常大,铅在命中人体的时候甚至还会发生破裂,即便只是射中胳膊或者是腿,也可能会当场卸掉伤者的一条胳膊或者小腿。

    随着每一排鸟铳施放之后,乡勇的阵列之中都会腾起一片血雾,随即便会倒下一片乡勇,引起一片惨叫和惊呼之声,中枪者惨吼不已,侥幸没有中枪者也被吓得赶紧朝后面挤去,生怕下一排枪就轮到他们倒霉了,刑天军几排排枪过去,再看乡勇的阵列,便开始出现了崩溃的迹象,一个个惊慌失措的乡勇们纷纷想要掉头逃离最前面的阵线。

    倒是那个邵巡检还多少有点明智,一看到刑天军居然用这样的战法对付他们,于是心知不好,在明知这个时候掉头逃走的话,他肯定也只会落得一个被斩的下场,所以一横心一咬牙,立即拔出腰刀,一刀砍翻了一个从他身边想要逃走的乡勇,厉声大吼道:“弟兄们!给我冲上去呀!他们的鸟铳虽然厉害,到了跟前就不怕他们了!给我杀呀!”

    说罢之后,他便带着身边的一些胆大的乡勇,一马当先的冲出了阵列,朝着刑天军的方阵冲去。

    其余的那些乡勇有一部分人掉头逃窜,结果立即便被他们身后官军的督战队给射杀的射杀,砍翻的砍翻,逼得想要逃走的乡勇们只得掉过头来,再次朝着阵前涌来,前有敌军后有督战队,乡勇们这会儿是上天路入地门了,虽然明知对方这路贼军厉害,但是眼看着率队的邵巡检都杀了出去,他们也只得跟着那个邵巡检朝着刑天军冲去,原本好不容易他们才列出的队阵,到了这会儿全化为了一窝蜂,再也没有规矩可言了,乱哄哄的干什么的都有,有人想逃,有人想要扑上去跟贼军拼命,还有人干脆抱头滚在地上装死人,总之是干什么的都有。

    邵巡检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巡检,但是这个人还是颇有些胆色的,明知杀过去对他来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但是不冲上去的话,对他来说那便是十死不生,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牛游击根本不是个好货,这次来压根就是要让他带着的这些乡勇垫背的,如果他此时逃回去的话,虽说可以躲得一时,但是肯定躲不了一世,那姓牛的还有那个姓王的监军,绝对会给他扣个临阵**逃的名声,到时候别说被斩了,恐怕还要落得一个被抄家的下场,那样的话他家人在这乱世上也都完了!泽州府那些同僚们可不会因为他们曾经是一伙的,待到他落难的时候就伸手帮他家人一把的,到时候那帮家伙们铁定比任何人都要下手狠,如果今天他擅自逃回去的话,后果可以说是不堪设想的,所以眼下他宁可冲上去被贼军杀了,起码也落得一个战死沙场的名声,也可以获得一些褒奖,起码保住他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那点家业,给后代留下点基业。

    所以想明白这一点之后,他最终选择了带人冲上去,和刑天军拼个鱼死网破,八十步的距离不算长,只要发足狂奔只是几息的工夫,但是这八十步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一场灾难,刑天军的排枪几乎一刻都没有停止,紧随着邵巡检的几个乡勇,当场便被打死在了冲锋的道路上,一个人甚至在近距离下,直接被打中了脖子,铅子本oo在击中他的脖子之后,碰上了颈椎骨,顿时便裂成了数瓣,铅的碎片几乎当场便将这个乡勇的脖子整个撕断,直链着一层皮耷拉在了后背上,仿佛头的尸体还是继续机械的朝前奔了两步之后才倒在地上,腔子里面的鲜血顿时四溅迸溅了出去,溅了这个邵巡检半边脸都是血肉。

    邵巡检几乎感觉到自己要疯了,他既惊又怒,虽然刚才他在刑天军逼过来的时候便有了会失败的感觉,但是他没想到这才一开战,他们这些乡勇便会败得这么惨,面对着敌军密集的枪炮,他们几乎是毫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的像靶子一般被人猎杀,事到如今他也知道他肯定是完了,但是他还是挥舞着他的腰刀,狂吼着扑向了刑天军的队阵。

    肖天健在阵中马背上看着这些乡勇们终于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朝着他的兵阵冲了上来,于是微微叹息了一声下令道:“指挥这支乡勇队伍的人值得尊重,传令停止射击!长枪兵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