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三段击

    不到二里路的距离,对朝前进的刑天军来说只是片刻的工夫,随着他们越来越近,刚刚才整队完毕的那些乡勇们便立即感到强大的压力向着他们扑面而来,一个个都露出了惊惧的神色,队伍中时不时的会产生一阵阵的骚动。

    幸好乡勇中还有个巡检在一直对他们压,给他们打气,否则的话,恐怕等不到刑天军走到他们面前,他们中有人便可能会被吓软了。

    即便是如此,随着刑天军越来越接近他们,他们逐渐可以看清楚了刑天军兵将们的面孔,只见得刑天军的兵将们一个个都紧紧的抿着嘴唇,脸上不带任何的表情,只是默默的握着他们手中的武器,脚下踏着鼓点一步步的朝前行进着,行进的同时还照顾着自己左右两边的同袍,始终保持着队列不散,仅仅如此这种散发出来的威压感,也已经是把不少乡勇们给吓得手麻脚麻,不知所措了。

    刑天军这次出战,其中也有不少的刚从新兵营结束训练不算太久的新兵,这些人被刻意按照惯例安排在了队伍的前列,而将有经验的老卒们排布在了队列的后面,对于他们来说,几个月时间的新兵训练,使得他们早已熟知了队列的变换,同时也熟练掌握了在战场上拼杀的一些技能,其中甚至有不少人还见识过阵仗,不过在从陕西过来的路上,他们主要担负一些辅助的作战,并未真格的给人动过手,而他们和老战兵唯一的区别,就是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真正的刀枪见红过,而这次出战对于他们来说,同样也颇有些心理压力,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肖天健才刻意的将他们安排在队伍前面,就是要让他们在这一战之中,真正的见血,并且在血火之中,真正成长为一群悍兵。

    虽然这些新兵当越来越临近战场的时候,还是有些表现出了他们的紧张情绪,不过长时间严苛的训练,雨点般落下的军棍使得他们已经形成了对命令机械般的执行本能,虽然紧张,但是却还是自动严格的按照一道道命令默默执行着命令,并没有因为紧张而使得队列产生出半点的骚动。

    两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可是位于阵中的肖天健却始终没有下达停止前进的命令,所以阵中鼓手还在有节奏的敲打着行军鼓,使得刑天军的兵阵一直如墙一般的朝前进着。

    终于在两军接近到二百步的官军队列前面的操作几门火炮的官兵终于承受不住越来越大的精神压力,纷纷点燃了火炮。

    而官军放于阵前的这几门炮不过只是几门虎蹲炮或者是中型弗朗机炮,虎蹲炮不用说了,二百步的距离根本就够不着刑天军,大子飞出百步之后,便砸在了地上,只扬起了一团土尘,小铅子就更不用说了,几十步开外,便没有了威力,飞的远一点的也没能落在刑天军的阵中,而弗朗机炮虽然射程勉强能够着刑天军的大阵,但是炮打到刑天军的阵中之后,也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威力了,更别指望会发生跳了,所以几炮放过之后,只打死了刑天军前排的两个兵卒,基本上对刑天军并未造成太大的杀伤,而这两个兵卒的伤亡,也并未打乱刑天军的阵列,整个刑天军的阵列依旧保持着异常的工整,缓缓的朝前如山一般的进着。

    而肖天健看到对面官军放炮,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难怪说官军之中白痴多,从他们这么远距离下开炮,就看得出官军平日训练的程度了,这一轮炮放过之后,充其量也就是给他们自己壮壮胆,而一点也阻止不了刑天军前进的步伐。

    所以他抿着嘴唇,依旧没有下令停止前进,继续率部朝前一步步的迈进着。

    而官军那边的乡勇们在看到自己人开炮之后,纷纷开始叫好,给自己打气壮胆,但是待到硝烟散去之后,却发现对面的贼军像是没事人一般,照样一步步的朝着他们行来,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于是都顿时大为泄气,刚刚被鼓动起来的一点士气,便顿时再次衰落了下去。

    那些操炮的官兵们一炮放过去,却发现打的早了,于是连忙手忙脚乱的进行重新装填,弗朗机炮倒还好说一些,装填很快,打下发射过的子铳之后,便可以放置入新的子铳,做好发射准备,但是那几门虎蹲炮就麻烦大了,忙的一群官兵手忙脚乱,半晌也没复装完毕。

    但是刑天军得势不饶人,在进入二百步距离之后,加快了行进的步伐,鼓手的鼓点声也急促了起来,兵将们各个都打足了精神,踏着鼓点大步朝前迈进,很快将两军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一百二十步……一百步……八十步……”一个亲卫在肖天健身边开始报出两军间的距离,当他叫道八十步的时候,肖天健立即抬起了右手,举在空中握成了拳头。

    “停止前进!”一个亲卫歇斯底里般的在军中大吼道。

    鼓手重重的敲了三声鼓点之后,所有兵将都调整了步伐,轰的一声停下了脚步,第一排藤牌手们随即便举起了手中的藤牌,在阵前形成了一道盾阵,遮挡住了他们的身形。

    “火铳手开火!炮兵队出阵!”肖天健在马上也勒住了马缰,停下了行进,然后沉声下令道。

    号手立即吹出了几声短促的号声,位于队列两侧的火铳手们随即便从肩膀上放下了手中的鸟铳,开始将火绳用随身携带的火折子点燃,卡在了鸟铳的龙头上,并且铳口放平打开了药池盖,将枪托抵在了肩膀上。

    刚才在队伍出发之前,火铳手们便都将火铳装填完毕,以节省第一轮发射的准备时间,接到命令之后的他们,这会儿根本不用毛手毛脚的再去装填鸟铳了,随着第一排的小军官一声喝令之下,他们便同时扳下了龙头,只见刑天军兵阵两侧一起喷出了一排的火焰腾起了一片的硝烟。

    经过重新调整之后,现在刑天军火铳手都集中在了方阵的四角,而每一侧的一角都是一百名火铳手,每排二十人,分做五列。

    第一排火铳手刚刚开火完毕,根本没人去朝对面张望,观察他们的射击效果,便迅速的侧身挤到了后排,让出了第二排火铳手,而第二排火铳手则立即便举起了鸟铳,瞄准了对面的敌军,扳下了卡着火绳的龙头……

    这一次肖天健之所以在八十步停止前进,是因为他要检验一下刚刚列装到军中的一批新式鸟铳的威力,同时也检验一下这种方阵的作战效能。

    而经过年后两个多月双峰寨那边杨昌寿的紧张工作,第一批二百杆新式鸟铳已经交付到了军中使用,这也是他们这种新式鸟铳的第一次上阵,所以肖天健现在也急于观察这种新式鸟铳的威力到底如何。

    对于这种新式鸟铳,火铳手们很是喜欢,就是嫌它有点太重了一些,不过加装了支杆之后的鸟铳瞄准起来并没有造成他们太多的困难,虽说是新式鸟铳,但是原理和原来的鸟铳并什么区别,所以他们很快便适应了这种新式鸟铳的操作,更加上第一批纸壳也发放到了他们手中,每个火铳手都配发给了一个带盖的皮匣子,里面可以装三十颗纸壳,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对于这些火铳手来说,也足够他们一仗的使用了,而且军中随行也有一部分辎兵,专门负责在战斗间隙之间,为火铳手提供备用药,所以火铳手们也不虞会发生尽的情况。

    在初步试用了新式鸟铳之后,火铳手发现这种纸壳取用装填比起以前的竹筒整装还要简单一些,他们只需先咬开纸壳的一端,将火药倒入枪膛之中,然后将剩下的那颗丸也放入铳膛,用搠杖捣实,再用引药壶将引火药倒入药池,盖上药池盖点燃火绳便做好了发射的准备,效率比起常规的装填速度高出了很多,肖天健亲自操作试验之后,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一个熟练的火铳手使用纸壳之后,装填速度完全可以达到两分钟三发的速度,即便是普通的火铳手,在训练一段时间之后,也完全可以做到一分钟一发。

    所以他将火铳手排成五列,采取了类似三段击的方式来进行射击,基本上可以在进攻作战之中,达到火力的连续性,一分钟之内五排火铳手可以完成一轮瞄准发射,并且做好下一轮发射的准备工作。

    只是在实验中火铳手反应开火的时候枪托蹬肩的感觉很强烈,有点不好掌握,但是肖天健当然知道这是加大了口径之后,装药量大幅提高,使得开火的时候后坐力加大了一两倍之多,如果开火的时候不产生更大的后坐力那就真奇怪了,这也正说明了这种新式鸟铳的威力比起以前用的杂牌鸟铳增加了不少,这也正是他需要达到的目的。

    而今天他第一个面对的只是一些乡勇,这些乡勇装备水平很差,基本上没有披甲,面对着刑天军这种新式鸟铳,八十步已经对他们可以构成极大的杀伤了,以肖天健在双峰寨试验这种新式鸟铳的时候,这种新式鸟铳,在一百步也能打翻一个未披甲的人是没有一点问题的,放在八十步,就更不用担心会威力不足了。

    而八十步也正是敌军虎蹲炮的有效射程之外,毕竟他们排列的是密集队形,如果让敌军虎蹲炮的散就近给他们来几炮的话,即便是刑天军前排兵将身上披甲,恐怕也难以抵挡住这样的轰击,所以八十步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可以发扬他们火力优势的最近距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