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二十四章 捷足先登

    (求红票,求打赏,求收藏了哟!呵呵!)

    肖长山怎么也没有想到,敌人居然会从他的背后杀出来,他正在督着手下的喽啰们玩儿命的朝着山门外攻山的那些敌军放箭、投石、放炮,可是却忽然间从他们的背后杀出了一哨人马,如同疯虎一般的闯上了山门处的隘墙,逢人便杀见人便砍。

    本来肖长山的手下在山门处就打的是胆战心惊,看着山门外那军容鼎盛的刑天军的队阵,一队队的进上来,反复不停的对山门猛攻,他们便已经是有些惊慌失措了,而且刑天军火力也很凶猛,特别是对方火铳手用鸟铳的齐射,一打一片,而肖长山手中鸟铳数量很有限,根本法压制刑天军的火力,结果是他们虽然占据着地利的优势,却还是被山门外的刑天军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在刑天军密集的火力打击下,损失可以说相当惨重。

    山门外的刑天军似乎也看出了肖长山火力方面的弱势,并不拼死猛攻,只是不断的齐射鸟铳,并且佐以强弓,不断的射杀在山门上露头的肖长山的手下,这仗打得肖长山相当郁闷。

    越是这样,他和他手下的人就越是紧张,几乎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山门之外,根本没有留意到身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直到他们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阵箭雨,接连射翻他们十几个人,知道这个时候,有人才发现这些箭居然不是从山门外面射进来的,而是从他们背后射过来的,一扭头才看到一群人挥舞着大刀片子从他们背后杀了上来,这一下肖长山手下的人算是彻底炸了营了。

    根本没人清楚这些敌军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也没人搞得清他们寨中到底进了多少敌人,被罗立这么一冲之下,肖长山手下当即彻底崩溃,满山到处乱窜,不多时便被罗立率人抢了山门,把山门从里面给打开了。

    肖天健在山门外一见山门被从里面打开,又听到山门内是一片大乱,便知道罗立已经得手了,立即下令冲锋。

    早已在山门外等得不耐烦的战兵们嗷的一嗓子,齐举刀枪便杀向了山门,肖长山站在山门上虽然歇斯底里的吼叫着指挥手下反击,但是这会儿他的手下们早已成了惊弓之鸟,一门心思只想着如何活命了,哪儿还有人听肖长山的指挥呀!

    肖长山只有几十个铁杆亲信还在山门处做困兽之斗,其余的人在看到罗立他们一行人之后,能逃的则逃入到山寨中的僻静之处,不能逃的干脆就丢了家伙跪地乞降,只剩下肖长山带着少量的手下还在负隅顽抗。

    林洛因为瘦小一些,被罗立放在了队伍后面,他也没抽出腰刀加入到混战之中,而是擎着他的那张猎弓搜寻者猎杀的目标。

    林洛从小便练就了一手的好箭法,虽然臂力有限,用不得太强的硬弓,但是手中的这张猎弓的准头却同样不能让人轻视。

    而且他最拿手的却是快箭,可以十分快捷的瞄准放箭,哪怕是敌人仅在几步远的距离下,他也可以不慌不忙的抽箭搭弦、瞄准发射,放箭的速度可以说是令人目不暇接,比起那些持刀的弟兄,他对敌人的威胁丝毫弱于他们,这一路上行来,被林洛射翻的人已经不下十人之多了,而林洛依旧还在搜寻着下一个目标。

    这个时候,他终于在隘墙上的敌群之中看到了一个跳着脚叫嚣最欢的家伙,一看那个大汉,他立即便断定此人定是一个头目,搞不好就正是这里的掌盘子肖屠户,于是立即食指一跳,便从箭囊中又扥出了一支雕翎箭,搭在了弓弦上,抬臂发力拉开了弓弦……

    肖长山绝望的挥舞着他手中的大刀,接连劈翻了两个试图抢上隘墙的刑天军的部众,敌人的鲜血溅的他满脸都是,越发使得他那张丑脸显得狰狞了许多,到现在他也没有弄明白这些敌军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摸上他的山寨的,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他今天可能会彻底完蛋了,但是他也不肯最后服输,依旧在隘墙上做着困兽之斗,打算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能赚一个。

    正当他如同疯狗一般的堵在隘墙上,和试图冲上隘墙的刑天军的部众们拼杀的时候,一支利箭几乎是声息的飞向了他,当他眼角余光发觉不妙的时候,想要躲避,却已经一切都晚了,那支疾飞而来的利箭如同毒蛇一般,射入到了他的咽喉上,虽然他身披有一套铁甲,但是颈部却并未被防护住,面对这支利箭,当场肖长山的脖子便被射了个对穿。

    肖长山身体猛然一顿,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左手捂住了正在喷血的脖子,眼神中流露出了惊愕的神色,他的大嘴大大的张开着,但是却发不出吼声,只是发出嘶嘶的漏气声,两腿一软,便跪在了隘墙上。

    他这么一退,通往隘墙上的通道立即被让出了一个口子,罗立率人立即抢上来,冲上了隘墙,看着肖长山这厮捂着脖子,呆愣愣的缓缓跪在地上,嘴里面嘶嘶的冒着鲜血,一个刑天军的兵卒二话不说抢到了他的面前,狞笑了一下,猛然将手中的单刀一挥。

    一股血箭噌的一下便飙起了老高,一颗硕大的人头立即便飞旋着飞上了半空,咕噜噜的滚下了隘墙……

    肖长山一死,他那些剩下的喽啰们便终于彻底失去了斗志,一个个面如死灰的丢掉了手中的武器,跪在了地上放弃了抵抗。

    刑天军如潮水一般的灌入到了山门之中,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控制住了整个莲花寨,将那些尚未被杀掉的肖长山的喽啰们给控制了起来。

    攻下莲花山,对于刑天军来说也算是真正的在阳城当地夺得了第一个立足点,而肖天健来不及处理这里的事情,就在攻占了莲花山之后的第一时间里,便安排阎重喜和付德明留下,并且将随军工匠以及辎兵、女眷等非战斗人员尽数留在这里,又给阎重喜留下了一哨战兵和二百新兵,令他们二人先行处理这里的事情。

    而他自己亲率剩余的一千多兵将,仅仅是在战后稍微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天一亮,便离开了莲花山,朝着东冶镇方向开去。

    在攻打莲花山之前,刑天军倒是先和赵大同打了一仗,并且设伏一举全歼了赵大同的近八百手下,连带着赵大同也当场阵亡于阵前。

    如此一来赵大同盘踞的老巢东冶镇便成了主之地,而且兵力也十分空虚了,如果不趁机夺占了那里的话,那么岂不等于给别人送上了一盘大菜吗?

    所以肖天健在解决了肖长山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了东冶镇,打算去东冶镇接收赵大同的遗产。

    但是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当他率部赶到东冶镇赵大同的双峰寨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了赵大同的山寨中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而山寨中还有一些微弱的惨叫和哭嚎声。

    肖天健不由得心中一紧,心道到底还是来晚了一步,于是立即督军冲入到了辕门大开的赵大同的山寨之中。

    一进到山寨里面,众人便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在赵大同的山寨中,到处都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具具的尸体,其中有男有女,甚至还有小孩儿,这些人有些是被刀砍死的,有些人是被用枪刺死的,更有人干脆就是被虐杀的,死状各异但是都可以说惨不忍睹。

    更有几具女人的尸体浑身赤裸一丝不挂的被绑在立柱上,显然是先被人强暴了之后,又虐杀掉的,如此这样被杀的人几乎有三百人以上,简直可以称之为一场大屠杀了。

    可见就在他们赶到这里之前,赵大同的寨子已经被人攻陷,将这里洗劫一空了,并且在离去之前,将山寨中的人基本上杀了个精光,这才裹挟了这里的财物在刑天军赶来之前离开了这里。

    肖天健看罢这里的情况之后,气的是青筋直跳,厉声吼道:“给我搜!找到活口,查清到底是何人所为!”

    跟着肖天健来的这些部下们立即散开,在山寨中搜索了起来,顺着哭声,他们很快便在一个关着的小厢房里面找到了两个钻在床下的人,并将他们带到了肖天健的面前。

    这两个人一男一女,年纪都不大,烟熏火燎之下,又躲在床下蹭的满脸都是灰,再加上刚才一哭,一个个都跟花猫脸一般,看不清他们的真面目,而他们两个在被刑天军的人搜出来之后,都吓的浑身直哆嗦,跪在肖天健面前筛糠一般的收起了哭声,连连向肖天健求饶。

    肖天健不耐烦的喝道:“休要害怕,我来问你们一些事,你们要据实回答!只要老实回答的话,我便不会杀你们!”

    这两个少男少女这才赶紧点头,不敢再胡言乱语了,等着肖天健问话。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里,这里在我们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谁杀的这里的人?”肖天健看他们有些安静下来,于是立即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那个少女没敢说话,而那个少年则立即哽咽着答道:“我们两个本是兄妹,家父乃是赵当家手下的管事的,前两天我们当家的带着人出去要办事,后来传回来消息说赵当家在莲花山那边被人给杀了,手下的人也死的死逃的逃,只跑回来了十几个人。

    这个消息传回来之后,我们二当家就急了,赶忙派人去找那冯天成过来商议该如何对付那些从外面来的杆子!

    可是没成想那冯天成昨晚带着他的人来了之后,突然间发难,夺了寨门,放了他手下的人进来,便开始在寨子中肆意烧杀了起来。

    我带着妹子躲在了屋中的床下,一支到他们离开之后,才敢出来,结果便看到寨子里面成了这等模样,接着你们便来了,我又带着妹妹躲回了屋中,但是妹妹被吓坏了一直哭,才被你们找到了!”

    少年虽然心中害怕,但是说话却还是有条有理的,这一点对他这样一个吓坏的人来说已经算是很难能可贵了。

    (近期开了个腾讯微博,欢迎大家去踩踩,顺便问一下,谁是黑龙江的哥们,帮个小忙,就近去帮我把方正县那块给死鬼子立的碑砸了,不想费力的话,就弄瓶盐酸泼上去,效果更好!我谢谢您了!这几天因为这事儿,气的我快没心情写书了,要不是实在太远的话,恨不得自己跑一趟去把这事儿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