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六十二章 标枪逞威

    (给力不?第三更到而且是四千字大章,万字以上更新!这老命我可是不要了!今天可是打了封闭针坚持写的!不容易呀!拜托弟兄们收藏!还有红票的别可惜!留下!)

    刚才马猴儿和两个头目带着近百人堵在路口,本来做的打算是抄肖天健这帮人的后路,阻住肖天健一行人突围,但是怎么也没料到肖天健逆势而行,不但没有突围的打算,反倒集结手下突然对王天龙发难,朝着王天龙所在处攻了过去,而且速度快的让他们来不及作出反应。

    当看到肖天健率人攻向王天龙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他们想错了,而且是大错而特错,于是这才慌忙招呼手下朝着王天龙这边奔,想要从侧翼冲击肖天健这伙人,支援王天龙救他出来。

    但是不待他们冲过来,这边的战斗便迅速的结束了,几个王天龙身边的家伙亡命一般的溃逃了过来,冲到他们人群中还心有余悸的乱喊乱叫,让马猴儿这边的人也顿时都慌乱了起来。

    再一看好么!王天龙却不见了,姓肖的带着人迅速的便打垮了王天龙,王天龙居然生死不明,这让马猴儿这帮家伙都一下子失去了主意,纷纷不由自主的收住了脚步。

    “辅兵留下看管俘虏!战兵整队!快点!都有!齐步走!”肖天健招呼着手下暂时放弃那些已经吓破胆的俘虏,掉转头来,立即便迎向了另外两拨冲过来的王天龙的手下,并且下达了齐步走的命令。

    竹哨声再一次响起,短暂的混乱之后,肖天健这些手下又组成了整齐的方阵,朝着剩余的那些那些王天龙的部众迎了过去。

    肖天健这帮人这段时间练的就是野战,别看攻坚能力不怎么样,但是正面对阵这帮乌合之众他们还是驾驭的轻车熟路,标枪的威力刚才让所有人都振奋了起来,这士气自然又猛然高涨了许多,所以即便只有战兵这三十来个人,当面对对方一百多人的时候,居然也一点不怵,反倒一个个脸上紧张的表情少了许多,连那个脸上受伤的也没退下,坚持带着一脸血,站在队列之中跟着一起继续打下去。

    对于肖天健这边的人如此凶悍的表现,让剩下的那些已经群龙首的家伙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冲上来和肖天健这伙人死拼到底,还是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好了!几个头目之间,便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有人建议赶紧走人,省的步了他们掌盘子的下场,有人提议,他们现在还算是人多势众,应该和姓肖的有一拼,鼓动其他人一起上,淹死姓肖的这群人。

    肖天健这会儿不会给他们商量的时间,一整好队,便立即吹响竹哨,指挥着手下,朝着那群家伙了过去。

    一看到姓肖的一伙人一刻不停的便又开始朝他们过来,这些刚刚凑在一起的王天龙的手下们便慌了起来,他们各自都有各自的手下,这会儿谁也控制不了局势,一看到肖天健一伙人压上来,他们便乱糟糟的吆喝着手下集合,准备和肖天健这伙人死拼。

    他们虽然不懂什么战阵之说,但是这么长时间干这种工作,自然也积累了一些经验,起码也知道,这会儿他们不能先自己乱了阵脚,否则的话,一旦被对方追击,他们会败得更快。

    于是几个头目纷纷叫道:“兄弟们别怕,咱们比他们人多,并肩子上呀!干死他们,救出咱们掌盘子!掌盘子不会亏待你们的!并肩子上呀!”

    凭着他们眼下人数比肖天健这边的人还多两三倍,他们一些人自认为还有一搏之力,于是便召集手下,作出抵抗的架势。

    其中蹦的最欢的就算是马猴儿了,这只猴子最恨肖天健,非要报昨天晚上那一耳光之仇,而且他手下有几个人掂的是鸟枪,他自认为还是能对付肖天健一伙人的,所以他招呼着手下赶紧向前,装药装,快点开枪,在他看来,只要打翻对方一些人,对方自己就会立即乱套了。

    几个掂着火枪的家伙,虽然惊惧,但是在马猴儿的连踢带打之下,还是不得不朝前凑,一个个手忙脚乱的装,准备开火。

    肖天健也知道自己的劣势在什么地方,面对敌人的远程火力,他们显得很奈,除了拼着命快速冲过去之外,他没有其它办法。

    对面的这群人乱归乱,但是还是有人开始放箭,一支支箭嗖嗖的从人群中飞出,朝着肖天健这边的人飞了过来,最前排的刀盾手立即举盾掩住身形,为自己也为后面的人遮挡这些箭支,在他们的掩护下,除了偶尔有一两支箭射入后面的人群中之外,他们基本上用藤牌挡住了大部分的箭支,而后面的长枪手则只有一个人中箭,但是箭头透过他的棉袄之后,刺入身体并不深,只能算是轻伤,立即便被那个人自行拔掉了。

    肖天健加快了口哨的频率,手下人也跟着哨声加快了脚步,冒着对方射来的箭支,他们迅速的朝着对面这些人接近着。

    “砰砰砰”就在双方越来越接近,眼看相互只剩下了四十来步的距离的时候,那些拿火枪的人总算是装填完毕了。

    也没人指挥他们,一装填好,他们便各自开始放枪,砰砰砰的朝着对面乱打了起来。

    一个家伙可能是太过紧张了,在装填的时候,居然连通条都忘了从枪口抽出来了,一声轰鸣之后,这厮的枪立即便炸了膛,通条嗖的一声便飞了出去,但是没飞多远便坠在了地上,而那个操枪之人,也立即满脸是血的怪叫着丢了烂枪,一头撞在地上满地打滚了起来。

    吓得剩下那几个拿着火枪的家伙,更是缩手缩脚了起来,这才两天,他们便炸了两条枪,这火枪还真是如同阎重喜说的那样,炸膛率高的吓人。

    几声枪响之后,前排的一个刀盾手立即便中,惨叫了一声扑倒在了地上,虽然他手中有藤牌遮挡,但是这么近的距离下,藤牌挡得住弓箭,却挡不住火枪的子,两颗火枪的子先后击中他的盾牌,打得他的盾牌碎屑乱飞,子穿过藤牌之后,一颗打在他的胳膊上,另一颗却镶在了他的小腹上,当即便将他打倒在了地上。

    另外还有一个人也中了一枪,但是那颗子穿透了盾牌之后,却力道不足,未能击穿他身上的皮甲,只是打得他趔趄了一下,随着惊呼了一声。

    肖天健立即紧张了起来,哨声都有些变音了,他想叫手下稳住,但是却又不能停止吹哨,那样会更使得自己这边乱了步伐,所以他只能加快吹哨的频率,让手下加快步伐,靠近对方。

    倒是铁头和阎重喜两人这个时候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铁头大吼道:“稳住!都不许给老子乱了阵脚!谁敢跑,老子便杀了他!”

    阎重喜则大吼着:“别怕!弟兄们别怕!他们就这一下子了!他们没时间装!继续走!快点靠近他们就没事了!别慌呀”

    有他俩在前面压阵,几个刀盾手虽然紧张到了想要崩溃的地步,但是最终还是在他们的吼声中稳住了心神,把心一横,继续举着盾牌朝前进。

    又有一个长枪手中箭,惨叫了一声扑倒在了地上,马上后列便有一个长枪手上前,补上了他的位置,这会儿没人有能力照顾伤员,一切只能等这一战有了分晓之后再说了。

    失败者是没资格抢救自己的伤员的,只有获胜一方才能打扫战场,收拢自己的伤员,这个道理大家即便是第一次上阵,也都想得明白,所以为了这俩伤员,他们也要继续朝前进。

    “标枪准备!”肖天健吐出了嘴里面的竹哨,大声叫道,这一次他为了看清对面的形势,同时也为了能鼓舞自己这边人的士气,他亲自持枪站在了第一排长枪手的左侧,当看到双方接近到二十步距离之后,他便大喊了起来。

    一支支标枪被长枪手扥了出来,持在了右手之中,做好了投掷的准备。

    “第一排!投”肖天健没带标枪,但是也从腰间摸出了一把短斧,瞪大了眼睛,接着便又是一声大吼,随即他便奋力挥臂,把那把短斧奋力的朝着对面一个跳的最欢的家伙丢了过去。

    马猴儿正在队伍前面跳着脚让手下几个火枪手重新装,平时他们很少训练,也舍不得拿火药让这些人操练,这时候用上了,这些人却慌了手脚,哆哆嗦嗦的怎么都法迅速的装填,加上这两天炸膛了两根火枪,剩下的这些人都一个个有些发怵,有点不敢再用这东西了。

    本来他们还有一门虎蹲炮,这玩意儿可是对付集群敌人的好家伙,近距离一炮过去就是上百颗散,能覆盖很宽的地方,几乎只需要一炮,便能把肖天健这队人的前排给扫光,可惜的是他们因为算计肖天健,为了不让肖天健发现他们的诡计,把那门虎蹲炮留在了王天龙哪儿,根本没来得及用上,这会儿就成了肖天健的战利品,否则的话,有这东西,肖天健这一次基本上就没赢的希望。

    蹦的正欢的马猴儿看对手越来越近了,一把从一个手下手中夺过了一支火枪,想要自己装填,这时候他便听到对面响起了一声大吼。

    惊慌之中他一抬头,便觉得眼前一黑,一个沉重的东西挂着风,便飞到了他面前,他吓得惊叫了一声,想要缩头躲闪,但是却慢了一点,只觉得脑袋猛的一阵,脑子嗡的一声,眼前便成了一片红色,仰面朝天的朝着后面便飞跌了出去,他眼中最后的景色是带着血色的天空,似乎连天上的云都变成了红色

    当他跌倒在地的时候,马猴儿已经不会动了,两腿突突的抽搐着,两只胳膊也剧烈的抖动着,他的脑浆从脑门的伤口流淌了出来,白花花的流在了地面上,如同豆腐脑一般混着鲜血,让人看着恶心。

    几乎是同时,几支标枪便落在了他们前排人群之中,这些人站的很密集,正好成了标枪的活靶子,几乎没有落空的,标枪都插在了人身上,甚至有一支标枪在穿透了一个人的身体之后,又插在了后面一个人的身上,将两个人串成了一个肉串,同时摔倒在了地上,瞪着眼嗷嗷的惨叫着。

    面对着这样的标枪,王天龙手下这些人几乎毫办法抵御,不待他们跑开,第二轮标枪便又飞了过来,只听又是一片噗嗤噗嗤的如肉声响起,又有几个人成了标枪的牺牲品。

    前排的这些人立即便乱了套了,一个个纷纷丢了手中的家伙,嗷嗷叫着抱头鼠窜,有人掉头朝人群里面挤,有人立即朝两边逃走,总之没人愿意留在队列前面了,这里在标枪面前,就是死地,没人嫌命长,所以便都想逃走。

    加上他们根本不跟肖天健那伙人一样,有着严格的纪律约束,上阵的时候全凭一腔之勇,能捞便宜就捞便宜,不能捞便宜立即便跑。

    一百多人的队伍,刚刚挨了两排标枪,便立即溃散了起来,后面的人尚还有些镇定,但是前面的人已经乱的不可开交了。

    “不许跑!不许跑站住!回来”有头目还在狂叫着约束自己的手下不许跑,想要稳住阵脚。

    但是肖天健这会儿已经再一次吼道:“枪放平,冲!”

    前排的铁头也大叫了一声,几个刀盾手立即便冲向了两翼,给长枪手腾出了位置,第一排长枪手随即便一起将长枪放平了下来,跟着肖天健便拔足朝着前面冲了上去。

    “刺!”

    “杀杀”第一排长枪手一边使出吃奶的力气,平端着四米长的长枪,朝前猛然刺去,一边从肺里面爆出一声杀的吼声。

    一排长枪如同撞锤一般的便撞入到了敌群之中,腾起了一片血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