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五十六章 再次失利

    眼看肖天健带人护着那些佃户们已经在壕沟上填出了一条通道了,而且肖天健那边的人伤亡不小,王天龙也不便立即便逼着肖天健跟着他攻打庄子,于是便自己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张罗着准备攻打庄门。

    但是王天龙还是亲自找到肖天健,让肖天健手下的刀盾兵跟着他们一起上,毕竟肖天健手下的刀盾兵各个都穿着皮甲,防御能力要比他手下强不少,这让王天龙颇有点眼红。

    肖天健看了一下铁头,点了点头,铁头很瞧不起这个王天龙的做法,有些不情不愿,但是看在肖天健的面子上,还是起身答了声:“是!老大!”点上了手下的几个刀盾手,跟着王天龙去了。

    眼看这会儿太阳已经开始西下,离天黑也没多长时间了,王天龙大声对手下们吆喝道:“弟兄们,加把劲呀!今天晚上争取灌进去,只要灌进去之后,老子让你们大块肉吃饱,还有酒喝!里面的女人也让你们睡!都他娘的别给老子朝后面缩,谁要是当缩头乌龟的话,老子一刀剁了他!抄家伙上!撞开庄门,吃香的喝辣的呀!”

    他那些手下们受了他的鼓动之后,一个个都举起手中的家伙什子嗷嗷怪叫了起来,士气倒是相当的高涨,这世上求什么?平安吗?狗屁,起码在陕西这一带算是狗屁!吃饱饭?更是狗屁!除了那些大户老财家有存粮之外,就连一些小地主也都破产了,想吃饱根本没戏,所以这命就不值钱了,有些人为了一口饭,能杀人,何况现在庄里面可是有酒有肉还有女人,这诱惑力可就太大了,所以这些王天龙的手下们,一个个兴奋的跟打了鸡血一般,冲动的嗷嗷直叫。

    王天龙把手一挥,大声叫道:“灌呀!弟兄们!给老子上!”

    二百多人在他的鼓动下,立即便疯了一般的朝着庄子涌了过去,有些人持盾在前,为后面的人提供一些掩护,也有人抬着长梯,更有人抬着一根原木,只听得人们大喊大叫着疯也一般的冲向了庄子。

    范家堡这一下也看出来危险到了,不待这些人靠近庄墙,便乱箭齐发了起来,几条火枪更是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对着这么多人,几乎根本不用瞄准什么,每一枪每一箭几乎都能伤到人,可是这些人真是穷疯了,虽然不断有人受伤或者被射死,但是剩下的人根本不管不顾,就这么踏着同伙的尸体继续朝前猛冲。

    肖天健在后面看的直摇头,这哪儿是什么打仗呀!简直就是在拿人命填呀!这人命在王天龙眼中还真是不值钱到家了,居然硬要拿手下的命填到庄子里面去!

    王天龙可不管这个,死人在他眼中那是正常的再也不能正常了,反正只要有粮有钱,即便是这些手下死光了,他还是能招来人马的,所以他丝毫不担心手下的伤亡的问题,在后面督阵,嗷嗷直叫着督促着他的手下朝前冲锋。

    可是这么多人,乱哄哄的冲上去,死伤不说,在壕沟哪儿还是遇上了麻烦,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朝着那条窄窄的通道挤,想要尽快通过壕沟冲到庄墙下面,可是路就这么窄一条,一群人呼呼隆隆的到了壕沟这儿之后,便立即挤作一团,正好成了庄丁们最好的靶子。

    庄墙上的庄丁也发了狠,弓箭乱枪齐发,顿时便将挤在壕沟处的这些王天龙的手下射翻了一片,惊得剩下的人一阵惊叫。

    可是前面的人却退不下去,只能眼睁睁的挨打,倒是铁头这几个肖天健的手下长了个心眼,虽然冲上去,却始终不朝那条通道挤,一个个都紧护着自己的身体,看上去似乎是在保护后面的人,但是聪明人仔细看看,便能发现,他们始终保持着一体,不融入到王天龙的手下之中,所以庄墙上的那些个庄丁,也都不怎么招呼他们,这也是肖天健偷偷交代给铁头的,让他们不要傻乎乎的给王天龙他们当炮灰。

    王天龙督促着手下朝着庄子猛冲,这时候他终于将手下那些弓箭手和火铳手也压了上去,让一帮拿着盾牌的人掩护着他们,冲到壕沟外面,便开始放枪放箭。

    两边顿时乒乒乓乓的便打了起来,一股股硝烟不时的喷出来,很是呛人,如此一来,倒是还真就压制住了庄墙上庄丁的火力,让他们不得不躲在了女墙下面。

    这个时候女墙上突然响起一声轰响,接着便传来一阵惨绝人寰的惨叫声,肖天健一直都在关注着战况,立即看到了这一幕的发生,一个庄丁满脸是血,在庄墙上东倒西歪的乱撞。

    “哈那厮的火铳到底还是炸膛了!活该呀!”肖天健乐了起来,刚才那一枪到现在他的肋骨还疼的要死,不生气才怪!

    可是王天龙好景也不长,他的火铳手显然训练也不精,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这边刚放了两轮枪,便有一杆火铳也轰的一声炸了膛,操枪的那个人当即便捂着脸惨叫着扑倒在了地上。

    顿时吓得剩下的几个火铳手有点缩手缩脚的不敢再放枪了,战场上的火枪声顿时都消停了下来,只剩下那些弓箭手还在玩儿命的发射。

    不过弓箭手射箭也有个限度,开弓可不是省力气的活,一个人的臂力有限,不可能长时间连续放箭,一个弓箭手能坚持连续放个五六箭就算是相当不错了,经过连番三次进攻之后,庄里面的弓箭手也已经有些力竭,渐渐的有些射不动了。

    趁着这个机会,王天龙的手下虽然伤亡不小,但是还是冲过了壕沟,有人不小心一下被挤得跌落到了壕沟里面,马上便被下面的竹签和尖木桩扎成了筛子,吓得剩下的人在冲过去的时候,都小心了许多。

    形势开始朝着王天龙这边倒了过来,一些杆子已经冲到了庄墙下面,忙活着开始将长梯架起来,支到庄墙上,可是这个时候,庄墙上的人也终于发威了,随着庄内的人一声呐喊,许多庄丁都一起现身出来,将一根根滚木还有大块的石头投了下来,顿时便将庄墙下面聚集的贼众砸了个头破血流,一架长梯刚刚架起来,便被对方用铁叉给叉住,了出来,一下子倒在了人群中,又砸翻了几个人。

    王天龙倒是还算是颇有经验,举着盾牌冲过壕沟,指挥着手下先朝着庄门处跑,想要先把吊桥的绳索给斩断,把吊桥放下打通更宽的通道。

    但是不待他们靠近庄门,庄里面便从墙上投下了几个火盆,一下子腾起了大股的火苗,原来火盆里面还装的有桐油,这些火油沾到人身上,便立即燃烧了起来,烧得几个王天龙的手下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有两个人忍不住疼,干脆直接就跳入了壕沟,一下便穿死在了壕沟下的尖木桩上。

    这样的打击让王天龙的进攻顿时为之一挫,而庄墙上又开始朝着下面倒起了开水之类的东西,烫得下面的人更是大声惨叫连连。

    一些人终于坚持不住了,掉头便朝着壕沟外面逃去,纷纷涌过那条窄窄的通道,又有两个人被挤落到了壕沟里面,一个人当场身死,另一个人却没被尖木桩扎死,躺在沟底抱着被扎穿的大腿疯狂的哀嚎了起来,求上面的人救他一命,可是谁这会儿会去管他们呀!大批的王天龙的手下如同溃决的洪水一般,从庄墙下面溃逃了出来。

    王天龙跳脚直骂,但是也止不住手下的溃退,于是奈之下,也只得放弃了这次的进攻,跟着人群逃了回来。

    看着溃退的杆子们,范家堡的庄丁们齐声欢呼了起来,原本连已经不敢放的火铳,这个时候也又一次打响了起来,结果正在奔逃的杆子中,又有两个人后背中,扑倒在了地上。

    王天龙狼狈的跑了回来之后,气的奔上去便将一个最先逃走的手下踹翻在了地上,二话不说,抡刀便剁了下去,一刀便将这个手下的人头斩了下来。

    “这便是第一个逃走的下场!奶奶的!老子还在拼命,你们倒是先一个个的撒丫子了,难道当老子的话是放屁不成?今天晚上你们这些混蛋,都不许吃饭!老子让你们看看,老子不是给你们说着玩儿的!”怒急的王天龙发狂一般的跳脚大骂着自己的手下,用凶狠的眼神扫过每一个手下的脸,使得他的手下们一个个都噤若寒蝉不敢应声。

    倒是铁头很完整的将几个手下都带了回来,只有一个人的身上中了一箭,但是因为有了皮甲的防护,这支箭又是一支流箭,力道不足,所以只是伤了点皮肉,不用别人动手,他自己就一把将这支箭给拔了下来,充其量也就是吓了一跳罢了。

    这一次进攻的失利,让王天龙的手下们士气大跌,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根本没人再跟刚才一样,嗷嗷叫着要灌进庄里面吃肉喝酒玩儿女人了。

    眼看此时天色已晚,太阳在西面山梁边缘做了最后的垂死挣扎之后,寂然落在了山梁下面,天地间顿时便开始陷入了黑暗。

    王天龙发了一阵邪火之后,看看天色,也知道接着打已经不可能了,只得颓然挥手,让手下人开始埋锅造饭,等待来日再战了,这一次进攻下来,王天龙至少损失了二十几个手下,还伤了十几个,对他的战斗力来说,损失不可谓不小,但是王天龙不在乎这个,反正没活路的人多的是,回头再招就是了,至于那些死伤者,他也懒得去管,没力气自己跑回来的就直接丢在庄墙下面了,也根本不管这些人是不是已经死了。

    (感谢这段时间给寒风打赏的诸位朋友!因为打赏朋友不少,寒风不再一一答谢,但是你们的支持,给予我了很大的鼓励,在即将下新书榜之际,寒风对每一个给我打赏的朋友以及投红票、收藏的朋友,衷心的说一声:“谢谢你们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