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五十三章 初战失利

    “你看看这次打范家堡,能有几分把握?”肖天健对阎重喜问道。

    阎重喜一边吃一边打量了范家堡一番,咽下了一块肉之后,搁下充作筷子的两根小木棍,抹了把嘴对肖天健答道:“不太好打!这堡子建的很牢固,别看不大,但是对攻打他们的人来说,地势很不利!要是单凭咱们的人手的话,保不准我就劝掌盘子回去了!

    咱们只有两张弓,根本压制不住守庄子的庄丁们的弓弩和火铳,即便是硬攻,恐怕也要死伤不少弟兄!东面和北面不用想了,西面冲过去那是当给人当箭靶,只有从南面打。

    好在这次遇上了王天龙一伙,要不然的话,咱们还真是拿这范家堡没什么办法!王天龙倒是比咱们多了一些鸟枪,还有一门虎蹲炮,这么一来倒是简单了一些!不过小的看他手下那些人的熊样,估计也够呛。

    今天肯定是打不下来,王天龙估计会先解决吊桥和壕沟的麻烦!我倒要看看这厮有什么办法!”

    肖天健点点头道:“说的不错,要是单凭咱们的话,这范家堡肯定不好打了!咱们以前也没这么干过,弟兄们经验不足!

    这样!一会儿先看看王天龙怎么安排,长枪手肯定是暂时用不上,铁头你们这些刀盾手,就先帮着他们攻一下看看情况,剩下的人一会儿听我的吩咐!”

    正说话间,王天龙的手下跑来请肖天健过去商量事情。

    肖天健搁下空碗,站起来便随着他走到了王天龙面前。

    王天龙正在给自己几个手下的头目嘀嘀咕咕的安排着什么,看到肖天健过来之后,便笑道:“肖当家过来的正好,咱们商量一下一会儿怎么打!”

    肖天健跟那几个王天龙的手下点点头示意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抱拳说道:“全听王当家吩咐便是,只是兄弟看这庄子不太好打呀!我那些长枪手恐怕暂时是用不上了!但是王当家只要能解决了吊桥的问题,兄弟我愿意带人朝里面灌,这不用王当家担心!”

    王天龙听了肖天健这话之后,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他看出来肖天健手下比自己这边的人精悍一些,但是肖天健手下却没有火枪火炮,连弓箭手都只有俩,大部分是长枪手,所以攻坚能力肯定是比不上他,所以这个表态,也算是中肯,他也没指望让肖天健的长枪兵直接上去送死,除非肖天健是傻子,要不然的话,他绝不会答应。

    “好!爽快!既然如此,那么兄弟我便发话了!肖当家把你手下刀盾手调给我使唤!其余的人暂时用不上,就帮忙打打下手,多去拆一些门板,顺便再去砍一棵树,抬过来当撞锤好了!这里我先打打看,要是把吊桥弄下来,之后就有劳肖当家兄弟们攻门!”王天龙大大咧咧的说道

    肖天健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到目前为止,王天龙表现的还算是大度,双方合作还没有出什么问题,这个要求他自然可以答应,要不然的话就显得他太小气了。

    王天龙又安排了一番之后,便招呼人准备动手,肖天健也回去把铁头招来,让他和那些刀盾手先听王天龙的吩咐,包括石冉等几个骑马的手下,他也招呼过来,交给王天龙调度。

    然后两伙人便合并在了一起,朝着范家堡围了过去,范家堡的气氛顿时便紧张了起来。

    庄墙上面的庄丁们也纷纷在庄墙上乱窜了起来,纷纷跑到了自己把守的位置,看架势倒是经过一些个操练,虽然有些乱,但是好歹也算是稳住了阵脚,有人马上便在庄墙上立起了大块的木板,用来遮挡庄外可能发射的弓箭或者火铳枪,做好了抵御进攻的准备。

    王天龙显然还是颇有经验的,他在咋咋呼呼的吆喝了一通之后,稳住了自己的手下们,又大喊了一通什么打进去大口喝酒大碗吃肉之类的话,给这些手下们打气,也算是战前动员了。

    经他这么一通吆喝之后,这些跟着他来的手下们士气还真就被调动了起来,这乱世他们干这个不就是图个吃饱穿暖吗?来了这里怕死是不行了,只能跟着上了。

    于是二百多人站在庄外纷纷举着手中的家伙,嗷嗷的叫了起来,还真就别说,这么多人狼嚎一般的嚷嚷,还真就有点千军万马一般的气势,惊得附近山林中的鸟纷纷飞了起来,惊恐万状的朝着远方飞去。

    “弟兄们,骑马的先上,那出来绳钩,给我先把吊桥给弄下来再说!”王天龙对着那些牵马的手下们大声叫道,其中也包括了肖天健手下的石冉等人。

    石冉等人没有准备什么绳钩,倒是王天龙手下的骑兵一个个马鞍旁边都挂了一盘绳子,前端都绑了一个三叉铁钩,看上去这东西更像是用来攀墙使用的家伙,但是却不知道他们骑马的用这个东西作甚。

    肖天健确实对这种攻寨的打法不熟悉,于是便驻足一旁,冷眼观看王天龙到底要怎么干。

    这些骑兵们听罢之后,一个个都纷纷飞身上马,从马鞍上摘下了那盘绳钩,同时这些人略带鄙视的看了看没有准备绳钩的石冉等人,有人对他们叫道:“别傻愣着!跟着咱们,等一会儿给咱们帮忙!”

    石冉等肖天健的人点点头,他们也不熟悉这种打法,只能跟着上,到时候看看需要帮什么再说。

    只见那个王天龙的骑兵头目,把手指塞在嘴里面,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呼哨,这些个骑马的杆子们,于是纷纷奋力一夹马腹,同时压低了身体,将身体尽可能的贴近马的脖子,然后一起吆喝着对着庄门冲了过去。

    这些人显然一个个骑术还算是不错,控制战马的水平还行,冲出去之后,迅速的冲上了庄外的那块平坦之地,一个个在马背上开始抡起了绳钩,然后排成一队,朝着庄门冲去。

    肖天健有些紧张的看着这些人的动作,这个时候才多少有些明白了他们要做什么,心中暗叹,看来干这个确实还是有许多道道的,自己入行时间还是太短,许多事情上,根本没法和这些老杆子们相比。

    原来这些王天龙手下对付吊桥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利用骑兵的速度优势,尽快的冲到庄门外面,用他们手中的绳钩,甩出去钩住吊桥的绳索,然后把绳索栓在马鞍上,集中所有马匹的力量,来拖拽吊桥,如果顺利的话,很可能便一举将吊桥给拉下来,这样一来攻打庄子便简单多了。

    这一次王天龙发动进攻,也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想要尽快先解决吊桥的麻烦,打通这道壕沟,使步下的人可以冲过吊桥攻击庄门,而且这个办法一般情况下,只要防守方经验不足,远射程的武器缺乏,用起来应该还是相当有效的。

    随着骑马的杆子一发动,庄外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嗷嗷叫着给那些骑马的家伙们叫好打气,希望他们一举成功,其中当然也包括肖天健的手下,因为现在冲过去的人之中,也有他们的弟兄,所以大家还是很希望他们能得手的。

    但是事情似乎并没有王天龙想的那么简单,他们的骑兵刚刚一发动,庄墙上的庄丁便也开始动作,从寨墙那些竖起的木板之间,立即便伸出了十几张弓,还探出了几根黑乎乎的铁棍。

    显然庄里面的人也防着杆子这一手呢,做好了抵御的准备,待到这些骑马的杆子一靠近壕沟,庄墙上的庄丁们便一起放箭,而且从庄墙上还喷出了几道浓烟,随即便听到了几声嘭嘭嘭的乱响。

    冲在前面的几个骑马的人,立即便惨叫了几声,有两三个人随即便人仰马翻,摔倒在了庄子外面的空地上,也看不清他们到底是中箭了还是中了火枪,前面的人一摔倒,顿时便打乱了后面人的队形,随后而来的那些人不得不赶紧带马,避开前面摔倒的人和马,本来还算是整壮的队形,一下子便混乱了起来。

    虽然他们还是朝着庄门方向冲去,但是防守一方,也马上便将火力集中到了庄门处,乱箭齐发,逼得这些骑马的人根本不能准确的抛出他们手中的绳钩。

    这些骑马的人即便是胆大的人,也不能说他们就不要命,一个个拼命的伏低身体,尽可能的减少被射中的几率,如此一来,即便他们操控着战马,靠近了吊桥,也法将手中的绳钩抛出很远,一个个骑马的杆子们,冲过吊桥前面的时候,纷纷抛出了绳钩,但是只有一两个绳钩挂在了吊桥的粗绳上,其余的不是落在了壕沟里面,便是挂在了吊桥边缘,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瞬间又有一个骑马的人被范家堡的庄丁射中,惨叫了一声跌倒了地上,落地之后控制不住惯性的冲力,居然骨碌碌一直滚下了壕沟,随即他的惨嚎声便戛然而止,让人心中一寒,都知道这个人肯定是已经被插在壕沟下面的尖木桩给穿死了。

    王天龙看着乱哄哄的场面,嘴里面骂了一句什么,随即一摆手,有一个他的手下马上便咣咣咣的敲响了一面铜锣。

    那些王天龙的手下闻声之后,马上一个个都拨转了马头,撒手丢了那些绳钩,掉头朝着这边狂奔了回来。

    “好个姓范的老东西,难怪这厮敢如此嚣张,他庄子里面居然有这么多弓箭手!娘的!老子倒是小看了他了!”王天龙骂骂咧咧的说道。

    肖天健眼下倒是不怎么关心这个事情,他最关心的还是石冉和大牛那几个弟兄的安危,待到这些骑马的人冲回来之后,他马上清点自己的手下,当看到石冉和大牛等人都回来之后,这才放心了一点。

    这一次试探性的攻击,以进攻方的失败暂时告终,王天龙折损了四个手下,其中两个人死在了庄外,另外两个被自己的人给抢了回来,一个人左肩上中了一,火枪的丸打得他肩膀上血肉模糊,虽然被抢了回来,但是这条胳膊估计也算是废了,疼得他嗷嗷惨叫,被人给抬了下去,另一个人是胳膊上中了一箭,伤的倒不是很重,回来之后这个人咬牙让人帮他撅断了箭杆,也忍着痛下去起箭头去了。

    而肖天健这才看到,跟着石冉回来的虎子,趴在马背上脸色苍白,回来之后,身体歪了一下,险一些跌下马来,于是马上被人扶住,从马背上把虎子给搀了下来。

    这个时候,肖天健才看到,虎子的后肩胛上居然插了一支箭,在他身上晃晃荡荡,原来虎子跟着冲过去的时候,也挨了一箭,这是强咬着牙才坚持着跑了回来。

    肖天健赶紧让人把他身上的那支箭的箭杆折断,让人把他搀下去,交给一同过来的吕荣轩救治,这一次他出来的时候,早已料到会免不了损伤一些手下,所以便把吕荣轩也给一并带了过来,充当随军军医使用,现在看来,这应该是个很明智的决定。

    (求红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